关令尹
关令尹

兴趣使然的专业历史小说家 文化考古 画骨剖心

被解放的阿土生 01 二次亡命

僭主蓄奸奴。奸奴被解放。奸奴不愿被解放,于是弑僭主,夺其产,占其巢,食其髓。历经革命之火的淬炼和摩登化的洗礼,奸奴跻身为全新一代僭主,更狡诈且更猥琐,他成了“人民公仆”。系列小说《钟少德秘案录》第十一案,作为2023年。

阿土生连滚带爬出了渔阳里,身边踉跄着大少爷金定一,后者依旧一身长衫皮鞋,一面孔失魂落魄,好像新死了爷娘,这架势就跟一年前两人从O县逃出来一样。那辰光和他们一道溜过黄浦江进租界避风头的还有五位难友,现如今,其中一人几分钟前刚翘了辫子,而剩下来的四位仁兄正赶着为新死人报仇——火线追杀阿土生和金定一!

眼下这四位在黑红两道上正混得风生水起,人称四大金刚,分别是:

青金刚——胡子很多却总是剃得很清爽的“青胡茬”,擅使驳壳双枪。

白金刚——白脸高个头万年长衫打扮的“白大模子”,擅用麻绳背娘舅。

红金刚——右额角头有一块红色胎记的“红额角”,是个做炸弹的行家。

黄金刚——秃顶蜡黄面孔一身横肉的“黄腊肉”,除杀手之外还兼任保镖,一把斧头使得虎虎生风。

狂奔在阳光明媚的霞飞路上,阿土生头也不敢回,脑后枪响不绝,耳畔不时有子弹呼啸而过。街面早已沸腾,行人狼奔豕突,汽车堵成一团,红男绿女们统统失了摩登颜色,尖叫声此起彼伏。正是借着这股乱势,阿土生和金定一才暂时躲过那四个一流杀手的枪口,堪堪逃到了吕班路口。

眼见马路对过赶来一小队制服巡捕,也许是看情势危急,也可能是被匪徒的嚣张气焰激怒,这群青皮狗索性省去鸣枪警告的环节,竟直接端平枪口,隔着阿土生和四名匪徒对射起来!

娘额皮!还好阿土生反应够快,一把拉过金定一,闪进了街边商店的长门廊。

廊柱够粗够新,钢筋三合土浇筑,外头还镶了层汉白玉,挡几发子弹应该问题不大。奔得几近虚脱的两人瘫坐在了廊柱后。

转眼之间,马路行人已经散尽。警匪双方索性是各踞掩体,拉开打仗的阵势,步枪对驳壳枪大射特射起来。

阿土生被困住了。他觉得累,发自身心最深处的累。死不死,活不活,不止是今天,这一年来的折磨早已令他心力憔悴,悬在崩溃的悬崖边上。要是就在这里结束,倒也未尝不是……

趁着枪战双方换弹夹的功夫,他向对过柱子下的金定一叹了口气:

“唉……大哥,看来今朝我伲是真到头了……”

岂料一闻是言,前一刻还一副死鱼相的对方竟突然板起面孔,冲他瞪出了盛气凌人的一眼。

阿土生一阵诧异,不晓得哪里又得罪了对方。是嫌“到头了”太悲观触伊霉头?还是讲……这声“大哥”叫错了?都落到了这地步,难不成还要叫伊“少爷”不成?也对,如今虽然在公共场合,但身边其实并没外人,按照从小做下的规矩,好像也确实应该叫伊一声少爷……

正一面暗自苦笑“乡下人规矩大”,一面用怜悯多于内疚的眼光打量着面前这位“前大少爷”之际,阿土生忽闻身后传来一声怒吼,响如炸雷。

借着商店橱窗里的大镜子望去,只见是黄腊肉,这赤佬竟亮出他那把精钢斧头,一面乱挥一面朝这边直冲过来!

巡捕们已换弹完毕,有活靶送上门自然不会放过。黄腊肉胸口肚子上立马中了两三枪,打得火星四射。

然而黄腊肉并没倒,实际上连伤都没受。娘额皮!阿土生这才记起来:这赤佬是贴身保镖出身,为帮主人家挡子弹,身前的衣服下头常年绑了块钢板。

巡捕们哪见过这架势,弄不好还以为是啥拳匪妖术,一时间阵脚大乱,不少人连枪也忘记放了。

黄腊肉面目狰狞、横肉暴凸,手中利斧在太阳底下金光四射,真如金刚下凡。在他的掩护下,青胡茬、白大模子和红额角也杀了过来。

士气彼长此消,尽管离匪徒们尚有三四十米距离,巡捕们却已禁不住开始后退。

“看来今朝是真到头了……”阿土生又一声叹,“娘额皮,这世道……”

累到极点的他失去了求生的意志。

正伸头一刀之际,却见众巡捕阵势一分为二,跳出一个大风衣宽檐帽打扮的男人。男人人高马大,冲着四大金刚的阵势,他笑着耸耸鹰钩鼻,手中一支银色勃朗宁已经喷了火——

砰!!黄腊肉膝盖中枪,硕大的身躯摔了个狗啃泥。紧接着第二声“砰!!”,他光秃的头顶开了花。

不意阵法被破,剩下三金刚大惊失色,第一时间夏侯惇。

众制服巡捕士气大盛,争相乘胜追击,不过十秒钟就冲过了阿土生所在的门廊。

追至吕班路口,忽闻一声“当心!!”,半空中飞来一枚自制小炸弹,那是红额角的秘密武器。

众巡捕卧倒之际炸弹“轰!!!”一声炸开,震得街边店铺的橱窗玻璃粉粉碎。

阿土生早看呆了。在爆炸弥漫的硝烟中,刚才那个使勃朗宁枪的便衣探长来到了他身边。

眼见三名匪徒已经遁得没了影,探长鹰钩鼻子又是一耸,吐出一句:

“册那妈!”

“这两只瘪三也不像好角色,”探长用枪指了指阿土生和金定一,对手下人道,“一道带回去,等一歇我亲自审——”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