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zi
lizi

文化记者,什么都写一点

长恨此生非我有

江死了

死的时候群里在说60天的菜该从哪里囤起,同事丢了一个链接。江死了。

同事说,好了,世界只剩下疯批了。

他在的时候也都是疯批,我想。上半个月和朋友一起吃寿喜锅,咕噜咕噜在封闭的小包间里,四周是布帘,传音效果极佳。我说啊冬天到了,这是冬天的第一个锅。他们说他不行了住在建国西路华亭路十号,每次在那停一会就被边上便衣呵斥,干什么干什么。快挂了急送瑞金医院,续命呢,不知道能续到多少号,推上的人天天+1.

服务员笑嘻嘻端来玉子纳豆,你们是交大的学生吗?

是是,我们赶紧说。

我有个ex喜欢膜他,买点周边就觉得自己是自由派,我烦死了。

死的时候我在客厅,室友出来问我,你知道消息吗,我说死了?她说你还知道别的吗,我说我怎么知道。

但是我拿着相机准备走了,家就在交大对面,每天骑车经过大红门,总是关紧,一刷tinder就是那里的弟弟们,从来不好好打招呼,喝完酒会聊数学多少分。

上海已经非常冷了,四度,我和室友包成粽子,她说穿得丑一点,现在都在查亚逼。我们没带手机,每人背着相机,去交大。

吃面吃到一半的时候,我看着室友,你要早做准备,她说我还能混一会。但你别乱花钱,攒着。她刚续了心理咨询,500一个小时,很有必要,知道男人为什么可以玩弄自己。

吃完面没有那么冷了,我们低着头走路。突然想到失联的朋友那天周六问我有没有时间,我说没有,上周问的是什么时候喝热红酒,我回复哈哈哈哈哈,我很后悔这些事情。

上海四点多就天黑了,这周开始每到下午我就想抽烟,皱眉,睡觉。到了晚上就想见人,什么人都可以,聊数学多少分都可以。“长恨此生非我有”,y从北京跑到贵州,想着再继续跑的时候就选两三本书,带不走一把烧了,离愁别恨,那都是“长恨此生非我有。”

我说那我不会烧,趁还能卖换点钱。

交大附近停着警车,绿色荧光背心在边上晃,我们远远拍了几张照,没什么可看的,只是发现边上新开了家永和豆浆,早上可以吃油条了,我想。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