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gunshock
根叔|gunshock

⎡邊緣回望後,滑進一界混沌,從不掙扎。跟自己的過去過不去,執著地浮沉著。⎦ Still hope/to hand stitch my book/of ups & downs on a tightrope./No plan to elope/coz it just chokes.

慣於關於| 紅

(edited)

@Red 的邀請,就寫一些的事情吧。

攝影:Achira22 : https://www.pexels.com/zh-tw/photo/751373/

🎈臉皮

我沒有停止懷疑過單薄臉皮下的血管,充血與裡面東西流動的速度往往讓我臉紅得超快。從四歲到四十幾歲從沒減慢過,無論是經驗已不算少的 public speaking 或只是被旁人說起關於我的事。

喝酒卻是喝到不省人事也不怎麼會紅。Blackout 過後又是一條好漢,繼續語無倫次。

🎈血手

小學六年級,在家對面的超市裡,踮高腳尖拿到一個玻璃杯子。腳板重新著地,杯子就墜地花開富貴。因為怕被看到,就徒手拾起碎片,不覺得痛,直至店員走來發現才看到自己紅色的右手掌。

Am sure I have started shaping up my PEACEMAKER character back then.

🎈屁股

那時候還容許體罰。學校裡的體育老師(也是訓導老師)在小休時總是拿著乒乓球拍,學不乖的同學都要被罰站原地和狠打屁股。我是個怕惹事的人,不過我也有被打過一次的經驗,雖然是隔著褲子,但一片又紅又燙的球拍烙印誰也沒法在餘下的課堂裡坐得安穩。

我敢肯定,只打一邊屁股所帶來的不平衡的疼痛,比起兩邊都打更入心入肺。

🎈大字

中學成績一向只屬中上,三年級中期段考,破天荒的拿到全級第十二名(班裡的第三名)。班主任用紅色原子筆在成績表上揮上的八個大字,到今天還記得。她叫江玉芝。Gosh,怎麼連名字也記得如此清楚?

等等,不都是差評才會寫得如此大的嗎,難怪我媽一直很懷疑我那次成績的真假。

🎈渣男

第一次真正交往是在大二那年,我讓女孩落紅了。然後我們沒有了然後。回港重遇後,斷續離合數次,我媽很喜歡她。

我的確是個渣男,對不起,不過我受不了一個晚上她一百幾十通的追魂來電。幾年後得知她與「提昇自我」課程裡的中年禿頭男結了婚。原來這麼多年我們沒幾個 mutual friends,所以彼此再沒有交集。是關係維持得最長的一個女朋友,但我沒此福份。

讓我們打聽對方,天天過得一切平安

Nope! Life went on.

🎈股息

就上一份工作,十年間從八人的小公司擴展成為四百多人的集團。以便宜格價買來一點點股份,年底的花紅很不錯,可惜沒幾年就倒了,連當初的成本也沒划回來。好啦,不想再抱怨了。

我想今天就這樣吧。
想到更多的話或許會繼續寫下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