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gunshock
根叔|gunshock

⎡邊緣回望後,滑進一界混沌,從不掙扎。跟自己的過去過不去,執著地浮沉著。⎦ Still hope/to hand stitch my book/of ups & downs on a tightrope./No plan to elope/coz it just chokes.

【舊日軼事怕未能償】第二波裁員

又不是今天才當垃圾車,分類回收你隨喜而丟得滿街都是的一袋袋。不過你也行個好,綁一下袋口才丟可以嗎?

2016/9/22

第一波是在去年十月,刀子只劈到在遠處的我們。即便其他人的行為主觀,在職務的立場上我也不能偏袒。以個人對公司的理解,我認為那是無眼屎乾淨盲。

今年,早了一點,除了希望沒我們的份,我沒法做其他。

前幾天來了個預兆,大陸財務要離職。細老皮說要找個也能兼任香港財務的。去年我向他說如非不可要再開香港的刀,就兩位設計師,最多,而已。我馬上補說那不是撤掉而是找替代,本地合約員工省很大。

下周一便有分曉。集團要裁150人,算算香港有8個人,以員工比例作準則交人頭的話,2人。今年沒人工加是已知的事實。EXPAT 與本地員工待遇落差的這顆地雷,親眼目睹被埋下淺淺的堆肥中⋯⋯就算過了裁員這關,年關又如何是好?

到現在的小成功,我感到自豪。

絕不誇耀自己的能力,那只會讓自己慢慢墮落。我自豪的是能跟這一班同事水一起工作。功勞不在我,我只是逐一把摩打、齒輪、螺絲、發電⋯⋯的湊合在一起,成為集團的無名基石而已。

LUBE, is my name.

團隊擁有的同理心、價值觀、思維方向一致,而且不只掃門前雪。年青的幹勁確實有讓我自慚形穢了不知多少次。

我不建基於堆肥,馬步還可以,隨波而不逐流,浪有多高多凶也肯定不會影響到我。去年差點打散了剛扎好根的,然後在意料之外的要我打倒昨天的自己,要讓人知道一波真的有三折?!

我沒抱怨過要我這種外行而又「沒 sense」的加以鞏固餘波後的,就連維繫我也沒信心做得到。事情不單一,也不只分黑與白,不像某些人作決定時只想到要避沙蟲,後來的就如垃圾般塞過來。

就算我真的能「make miracles」,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將自己變台垃圾車去分類回收你隨喜而丟得滿街都是的一袋袋。不過你也行個好,綁一下袋口才丟可以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