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已不在穆里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the tightrope.| 從群居至獨處,正值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在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自忖跳出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沒糧資的在獻世表演。眼鏡弄丟,不再懼高。滿滿正能量隨火山噴發,轉化成不知所謂。| 最近愛在 liker.social 的時空尋找平衡。

字高的固態

字高是個趾高氣揚的人,有著頑固的故態
2018 年 攝於家中。

子高只想繼續氣揚
看他花大錢時的盲目
看他不把人放眼內的脾氣
瞎得如此貫徹

一天買來握不住的浮光
煙火禮炮盡責的響過後
熱鬧堆疊至高潮時的溫度
固態自然熔化

我不明白

所以 故態 就不復萌?


  我懶散又愚笨,沒風流過卻要無奈遣散一伙好員工。在從前的工作領域中找不了自己的位置,一直向下碰撞跌宕不感到痛楚。阿Q及時附身,安慰著說是樁好事,就假裝來個漫長的放空。
  趁記憶力還好,立下一個目標,以照片輔助文字,用力拾回並重組前半生零散於不同城市裡的生活碎片,當中或能找到方法讓我在乎的人活得更開心。從馬爾代夫的泡沫中沒回頭一直跑回香港的家,笨拙的傲骨贏來自己才懂的自豪。從前忙得只想能多睡一點,今天過分地實現了。
  生活精彩萎靡開懷悲痛,也只有我會無恥地無矢放大。別人眼底,不過又是一篇你我他。能換幾兩咸魚青菜?無論是給我的贊助支持,或是拍手鼓勵,都是讓我能繼續自嘲說肺話的力量。感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