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已不在穆里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the tightrope.| 從群居至獨處,正值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在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自忖跳出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沒糧資的在獻世表演。眼鏡弄丟,不再懼高。滿滿正能量隨火山噴發,轉化成不知所謂。| 最近愛在 liker.social 的時空尋找平衡。

|鬖絔睩拾|820 天

(edited)
2022/一一三

又是舊事一樁。

在 Soho House Hong Kong 的吧枱,晚餐前的小酌。2020/1/20。

雖然是看過照片的 exif 才肯定是兩年的哪一天,卻清楚記得那幾天我是在久違了的 Upperhouse。一大早我在廁所裡試圖戰勝便秘兩天的阻力,你走過來說,非得要當天就帶我到那裡不可,然後在刷牙時說了一個故事。隔著一片厚玻璃,你的 mumbling 變更嚴重,我怕我聽錯了什麼。因為你的即興我很了解,但我沒看過幾回這種隨性。十萬個為什麼,沒問,先打去確定一下有沒有開比較重要。我不會對所有事情都一樣的著緊,只是經驗告訴我,閉門羹嚥不下的一股氣,老闆多不會忍,然後我會很無辜。


你努力不斷給予,不見得就一定對得上我的需要。偏偏那又是我未癒合的傷口,不是個你隨便能戳的洞。我一直咬牙忍著痛,因為我明白你是希望我過得比現在好。我是你睡了十年沙發的戰友,從不怪你錯誤解讀與一廂情願。我底線早已褪得比底褲還要低很多,但並不是你的一夜夫妻,百二蚊就硬來的純粹交易。

我沒向誰訴苦說過程有多艱難,為什麼我就不能好好的過日子?我可能是不理智的選擇了自己去面對,可是,差一點就熬過去了,差一點點而已⋯⋯

無心的撒撒鹽就算了,為什麼死要往我的傷口裡鑽?

我掉到在五光十色的谷底裡,數數指頭,已快四年。是誰從後用力把我推下去,還沒弄得清楚。開始時感到的憤怨和不值沒有了,我喪失了寄托,對什麼也提不起勁。

我換了個想法,在崖邊那時候,是我決定要尾隨在前面的你。不過你沒有掉進去,我有,你也沒有想過要拉我一把。

2020/1/24 與 2022/4/23 之間,是 820 天,當然我不會那種奇怪雞婆用語。說說實在的吧,連 au revoir 也沒一句,所以,就這樣了囉。

*****

' ▋|鬖絔睩拾|一更天,登溷軒;卷一煙,記一篇。2022 的三百六十天,盡力繼續不修邊幅,務求維持頭髮與生活的散亂。在不清醒的時候才願意為補漏拾遺而眼觀六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