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已不在穆里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the tightrope.| 從群居至獨處,正值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在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自忖跳出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沒糧資的在獻世表演。眼鏡弄丟,不再懼高。滿滿正能量隨火山噴發,轉化成不知所謂。| 最近愛在 liker.social 的時空尋找平衡。

廣場恐懼症

是驚恐症其中一種困擾著我的情況

Agoraphobia, that is it!

不是一直認為的人群恐懼症(enochlophobia),雖然意義上是相近,後者又比較廣為人所識。

一組詞就能輕易道出我其中一種被情緒困擾的情況。從前我光是在向別人描述時也感到害怕,然後愈說愈變得 1999 沒條理,沒誰能聽懂。大家就會說哦是怕去人多的地方。久而久之就沒有再去解釋為何不喜歡待在酒吧商場甚至公司裡。

我剛剛嘗試將意思濃縮成一句,

就算待在很熟悉的場合裡也會因為認為自己會被困住而沒法再回家而產生不理性的恐懼。

只要把它牢牢的記住,就可以在很繃緊的時候好好的向人解釋了。從前我就算是不停的講個十分鐘,對方臉上的黑人問號也就沒幾個能散得去,而且在急著希望以不同的方式去描述時,我就會感到更加焦慮。

不過一句而己,就是怎麼也背不起來。

發現的一瞬,像是突然找到能夠完美對應廣東俗語的書面語一樣,無比舒暢。不過,對恐懼本身起不了作用,下一步是要去面對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