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已不在穆里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the tightrope.| 從群居至獨處,正值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在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自忖跳出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沒糧資的在獻世表演。眼鏡弄丟,不再懼高。滿滿正能量隨火山噴發,轉化成不知所謂。| 最近愛在 liker.social 的時空尋找平衡。

無題

無聊時想到的無題,不必合邏輯,思想才能繼續在跑,或許一天就能衝出欄柵。

單向的供與求

沒被賦予生命的房子無論如何寬敞如何堂皇
都只能以無聲的單向式來讓回家的人感到舒服
直到坍塌 也不要求回報
起碼它從沒向我問過

人呀 是師心自用又相互吹噓的靈長類
不吝嗇的去浪費有限的光陰
奉獻著貢獻著 以為滿足了別人  就一定換得來自己的快樂

直到秒針快動不了

記不清楚時針走過了多少圈 搞不懂做到了做對了幾多
帶不走雙手緊握的雙腳踏過的懷中牢記的幾何

我們以磚瓦蓋房子 遮風擋雨讓自己有更好的生活
又會用知識來武裝自己以笑容來築起人設 不太希望別人把自己看得太透澈

有貪婪的還會試圖讓別人也能夠過他們認為是最佳的生活裡

能當房子真好 鐵石心腸 
不知道自己永遠被需要著 人類的單向需要
聽不到 所以不需反饋些什麼

房子單向的提供庇蔭
人類單向卻持續的需求著
你走了 房子猶在。▋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