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已不在穆里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the tightrope.| 從群居至獨處,正值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在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自忖跳出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沒糧資的在獻世表演。眼鏡弄丟,不再懼高。滿滿正能量隨火山噴發,轉化成不知所謂。| 最近愛在 liker.social 的時空尋找平衡。

原罪的黃色

因光線反射而生的黃色是種原罪。內容和內涵,是表皮膚淺從不會拿來討論比較的。

██ 黃 ▋色 ▋的 ▋口 ▋罩 █

〈專責法官〉小組認為在有關情況中,練官的指示恰當,認同法庭並非進行政治運動的平台,法庭使用者的權利,亦已得到充分保障,因為他們如不打算更換口罩,可到隔鄰法庭繼續旁聽。

法官練錦鴻要求黃口罩人士離庭 司法機構指投訴不成立 張舉能予以提醒

《法庭線 The Witness》。2022/5/20。

有點怪的邏輯,不是嗎?

  • 若是不允許在一個法庭內戴上黃色口罩旁聽的話,為什麼隔鄰的法庭就可以?雙重標準?
  • 准許與否,是否由當庭法官定奪和執行?
  • 是依據/引用律法裡的哪一項?

既然某些口罩被指涉及政治運動,其殺傷力度和煽動系數均讓人如臨大敵又草木皆兵似的,何不直接從源頭禁售甚至禁止本地生產?無眼屎乾淨盲,就不再需要這種明顯又做作的逃避。口罩本為中性之物,硬要冠它不忠之名,那應該是顏色在搞的鬼。有了顏色的加持後,不再是垃圾箱裡看到用完即棄的平平無奇!

想了想,春風吹野草,不行。要完美的杜絕黃色可能拉扯得到的所有歧見,禁售的不應只是薄薄的口罩,凡是外表帶有黃色的產品,亦應去之。《黃色大門》,光看歌名已不得了!在 KTV 內曾經有點唱過的人,腦袋肯定是在想著煽動什麼的歹念了,自首吧。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弄不明白。

前陣子「社會運動」的日子裡,某些前線執法者在制服繡上非官方認可的玩味徽章。上面有著不同的語句及設計,大致上也是在表達對警察的支持,並無一般用於識別部門/身分/官階的用途。在同一標準下,不允許民間一方相互「加油」的同時,為何卻容得下另一方支持的「勁揪」公僕?




██ 黃 ▋色 ▋的 ▋校 ▋服 █

喂,郵政部門,美感這種高尚情操,豈容你隨便就能亂蓋? 黑/白的設計從不會過時,但設計者的概念、審批者的拿捏卻會。此款慶回歸 25 周年的郵票,因迎合「美感」而改變的校服顏色之外,不算挑剔也不懂設計的我,也看到了些幽默感:

  • 既然校服是白色,四邊的框架可以不也是白色嗎?郵票尺寸很小,對比不足甚至黐地的顏色,就是美感?
  • 還是校服的黑白配。我想起了大酒店內哀傷的永恒搭配。百無!
  • 構圖過分複雜。這麼多不同的元素縮到一般郵票的大小,主題就不能做到一目了然。
  • 我不明白月球上的旗幟能於無風中飄揚,大概這種修圖完美的解說了。有風沒有風不打緊,重點是,若不扯旗,怎會有被擊落的飛機?

有一些人的口中永遠在勸喻別人不要什麼事都非得要拉到政治的頭上去。然而原來他們才是什麼都愛套一番的賊喊捉賊。

內容和內涵,是表皮膚淺從不會拿來討論比較的。他們所信仰的用以作秤砣的,是只憑肉眼分辨到的的黃色和非黃色。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