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已不在穆里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the tightrope.| 從群居至獨處,正值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在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自忖跳出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沒糧資的在獻世表演。眼鏡弄丟,不再懼高。滿滿正能量隨火山噴發,轉化成不知所謂。| 最近愛在 liker.social 的時空尋找平衡。

|鬖絔睩拾|多了一根,也少了一根

生理上多長了一根,神經卻少了一根的米妮

2022/一四二

最近,米妮在出門前都不會去看一下整理一下衣履。不是說妝容也不是穿搭品味,而是是否恰當和能否蔽體。

衣服的基本用途。

玩得太高興時會飛天的小女孩你聽好了,我向你投以奇怪目光,並非因為你在生理上多長了一根,而是懷疑你的神經是否少了一根。怎麼愛穿迷利裙也好,好歹也先量一下裙子長度夠不夠遮蓋身體的重要部位吧。

多元城市裡的大家都已慢慢懂得去接納彼此的不一樣,不會再看成是異類等等帶歧視的眨義了。不過,周遭環境愈是開放,就愈是要更加好好的去保護自己。

好不好,米妮?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