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已不在穆里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the tightrope.| 從群居至獨處,正值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在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自忖跳出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沒糧資的在獻世表演。眼鏡弄丟,不再懼高。滿滿正能量隨火山噴發,轉化成不知所謂。| 最近愛在 liker.social 的時空尋找平衡。

|鬖絔睩拾|揹鍋牛

(edited)
揹鍋的蝸牛
用力從沙灘向樹頂爬去的寄居蟹。穆里島。馬爾代夫。2019。

2022/一五六

看了一個下午
不明白寄居蟹為何要向樹頂爬去
原地不動也幾年了
也沒想好自己的下一步

旁人從旁觀的角度指手畫腳的說
明明就有著不同的康莊在我面前

只有我在操控著第一身
再好看的都不著邊
我也不會反叛到偏要往窄巷去探險

只有走和不走
而不是選擇怎麼走
就只有一條單行道的膠著狀況

不曉得什麼詞語來形容如此疲憊
這一轉我算償還夠了吧

背上駝著不是保護我的殼
是個甩不開的鍋
如鑄鐵般重的鍋
非要把我拉下去的

羨慕寄居蟹可以換殼
隨遇而寄居
媽的 我揹著的卻愈來愈重
連蝸牛的影子都已追不上

才發現
我原來不是蝸牛
我記得我是頭開荒牛。 ▍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