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已不在穆里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the tightrope.| 從群居至獨處,正值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在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自忖跳出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沒糧資的在獻世表演。眼鏡弄丟,不再懼高。滿滿正能量隨火山噴發,轉化成不知所謂。| 最近愛在 liker.social 的時空尋找平衡。

羅卜根|塔羅我只懂個皮毛

(edited)
咳咳,我只是偶爾能領會到塔羅牌要說的,卻被誤以為是開店替人占卜的根叔。沒錯,沒抓好時機去招搖撞騙,是有後悔到。Damn it,我那種該來不來的忠直笨性格!

⎕⍞ ɪ ᴅᴏɴ'ᴛ ᴋɴᴏᴡ ᴀ ᴛʜɪɴɢ ᴀʙᴏᴜᴛ ᴛʀᴀɴsᴍᴜᴛᴀᴛɪᴏɴ ⚡︎

2019 年 6 月中旬,人還在馬爾代夫,正躊躇著如何去實現敗娃老板的想法,在一片荒地農地上徒手搭建海水化淡設施,然後將農地內全數的大小石塊變成適合播種的土。馬的!我看起來是會點石成土?

You all heard me wrong. Am only a magician FAKING  (not making) miracles! 
Find alchemists to transmute things for you.
I gotta admit that I failed my Chemistry 101 class. 

ᴥ︎ 貓神,給我再那麼一點時間 ⌚︎

這幾趟我都睡在修建中的單層泥屋中,日間在房子外七嘴八舌一堆男的、工程的嘈音。隨時又會冒出誰的一家老少走進來看,因為玄關一邊的牆壁和內裡的門窗都已拆去,只剩敗娃老板和我的房門還算是完整,不會被看光光。原住民島上好久沒有這種規模的修葺,大家都藉故不經不覺的就進來了。不在房內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是動物園裡的什麼動物,被嘰嘰呱呱的圍著,就只差沒跟我拍照而已⋯⋯

要等很久,我內心才可以靜下來,跟貓神牌溝通溝通。還得在房間內進行,否則準會又一堆好奇心滿滿的問這問那,而且,我非常不喜歡別人碰這副我認為很特別的牌。

對不起,我在年底最後一次回港時把你珍而重之的鎖進行李中,跟被虎視眈眈眈的平價小米檯燈、晚上不燒上一兩根就會被不知什麼蟲子叮到超痕癢的香薰、25kg重的食物罐頭放在一起,遺落在小島。

我以為你們會很安全,直到我在幾個月之後收到 WhatsApp 裡傳來的照片和滿口大道理的不尊重,我才意識到昇華版的家賊除了是更難防,還會在你最不行的時候來挑戰你 EQ 的底線。

你讓我從曼谷帶了回來,又指點了戲稱你為貓神的朋友們提問過的疑慮。我不在意表面的工夫,不屑為搏取信任或求心安而儀式感滿滿,寧願多放心神去思考如何開發大腦的未知區域。我相信緣分這種奇妙東西,有緣分的話你一定會再回家,雖然或會以另一種形式重遇,還得看我慧根多少。這也是我不怎麼會替自己塔羅的原因。

請你相信我對你的信任,再給我一點點時間。我不會特意的再飛去那邊,然後面對又一波的挽留攻勢來測試我的選擇困難症到了何種程度。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