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gunshock

浮沉於跟自己過不去的執著中/ 是邊緣回望後滑進的一界混沌/ 自火山爆發 血管裡滿是灰燼/ 皮膚下的性格 互不認識 互不相容/ 自以為是攻佔主性格/ 忘形以為全都是假貨/ 咆哮碎念自以為詩/ 悲觀在簾後扯著木偶線/ 散漫說他沒事。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a tightrope/ It chokes/ to elope.▐

鬖絔睩拾|富山駅的 mutant

(edited)

▌2022/二八九

Not an easy life being a mutant. This one gets himself so busy on picking noses in the morning.

那天是 2019 年的 10 月 16 日。清楚記得是我從富山駅走出來過了馬路,在對面的一幢建築內碰到他。第一眼我看到的他正在挖鼻孔。,只是覺得好奇,用手指這樣挖的話就得挖很久。我不害怕他,反而差點想開口問他能否同時呼和吸。在很久之前我已經好想學這招。

他靜靜跟著我走到一個狹小空間,突然感到身體不由自主的在移動,好像是向上升起來了!未及回神,頭的上方有一道聲音,說了一句很簡短的話,現在已記不起來內容了。

空間好像又變回靜止狀態,我也奪門而出。他跟著我,不,他是在我褲子的前袋裡面。且看我的!我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把他扁平的身體緊緊夾住,輕易的就從褲袋中給他抽了出來。他一動沒動的,我以為他已死。

一直我都將他握在手中,直到我們與面前的一扇門非常接近時,我又聽到怪聲。這一次是「噠噠」的,像是由金屬互相撞擊而導致的。我們走過那門後,又是一個讓人舒服的新空間。我認得出這兒就是我要待上四天的地方,雖然狹小,但與剛才相比,已算很寬闊。

從車站一路走來,有點兒累。隨便的就把他甩到小桌子上,就沉沉的睡了幾小時。醒來時天已黑,想起今天未完的事,匆忙走到建築物的門口時,摸了摸褲袋,他不見了!咦,等一下,他好像還擱在那小桌子上。

看到一旁燈火通明,逕自走過去,有一個人笑著臉的,向我說了句:

"Hello sir, how may I help you?"

我尷尬的回答道:

"I forgot my room key in the room. Possible to get me another one please?" 

那人給我又一頭同樣的 mutant,是的,我飯店房間的門卡。

Day 289 of Gunshock in 2022

早已不在穆里。
 在平行時空裡抱怨過太多,擬不再無理。
 未及回頭,世上匆匆已三年,唯望能以筆載毛利。

■ 根叔的平行時空:
PotatoMediaMediumNoise.Cash|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