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gunshock

浮沉於跟自己過不去的執著中/ 是邊緣回望後滑進的一界混沌/ 自火山爆發 血管裡滿是灰燼/ 皮膚下的性格 互不認識 互不相容/ 自以為是攻佔主性格/ 忘形以為全都是假貨/ 咆哮碎念自以為詩/ 悲觀在簾後扯著木偶線/ 散漫說他沒事。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a tightrope/ It chokes/ to elope.▐

鬖絔睩拾|你想點樣劈?

早上在養和完成日本入境要求的 PCR test。我不記得在網上預約時是有唾液測試方法的選項,既然幫忙做登記的職員說可以接受吐口水,誰還會希望被深度挖鼻?馬上改!別的不敢說,口水的話,要我吐多少也可以。

▋2022/二九四

購物慾早已被扛在肩上太久的擔子壓得徹底認不出是啥,長期副作用是連提不起勁踏出家門。所以這次解放後的日本遊,我是有點不情願。幾年前這不可能會是我的心態,無論是出差還是藉出差為名的旅行。久沒出城,難得來到港島東,就忽悠一下太古城,只差沒自拍打卡⋯⋯ gosh,我連打卡刷存在感的習慣也消失了,Instagram 上最後的一次更新,差不多是五個月前的事。逛誠品才想起我需要一片滑鼠塾,就普通的一片 EVA 塾,不帶無線充電的款式。尺寸也有要求,一大片的横在桌上,實在沒法挪出那種奢侈空間,我滑鼠的活動空間,比 A4 紙還小,對不起是有點虐鼠。邊走邊喝完大杯芋頭鮮奶,就被催命似的離開,急得連在開車前慣常的一根煙也沒有抽。

以為他是要趕回去上班,哼,我果然是「重未太清醒,佢放半天假」。那剛才是在急什麼?既然荼靡早已盡,開到大埔墟伸個懶腰吃個難得的二人午餐,總可以吧。

以為他想吃熟食街市裡的上海麵,沒有。他也沒說話,卻以鮮有的自信步伐朝另一方向走。剛好紅燈亮起,就想原地點根煙,充電一下。差不多把身體都自摸了一遍才找到充電開關的位置,按下去,喀撻。深深抽了一口,怎麼城市裡的綠燈都是來去匆匆的⋯⋯唯有叼著煙追上去。沒走兩步,就適應了他的步伐,好歹我也是種記憶金屬。

「食乜?咩事今日行得咁有目標性嘅?」我問。

少時的確有幻想過自己能夠隱形(那時還不知道那樣做會瞎掉),覺得這是一眾XX俠當中最厲害的特異功能。我前世修來的善德或感動了天,就滿足了我的這個幻想。後來我發現不對,跟送我電視機卻不給我遙控一樣,沒辦法控制得來。天啊,別這麼隨便好嗎,難搞呀,真係前世!剛剛大概是隱身術又在不自主的發作吧,因為一路上他沒別過頭也沒回答。我的自介裡就有說過,思想跑很快,雙腿卻長期擱在沙發,they simply don't sync。開始擔心會追不上前面那神速,還沒轉念,他終停下來了。

阿霞餛飩。手中的煙還燃著。

從來沒有很認真的去想,好啦,是不敢去想,我們之間的默契是如何從無縫接軌潰蝕至幾乎蕩然無存。抑或只是我隱形的次數過於頻密,真瞎了,才看不到默契一如以往好端端的坐在這裡?不要責怪我太閒所以會亂想,每次我也得小心翼翼的處理這些想法的突襲,不然就算沒被牆角無底洞吸進去,也會被牛角尖戳到未癒的傷口。這些日子我內外的變化都是夠誇張的大,幸好我仍可以看到自己把芝麻事情放大的時候。我相信你所說的,亦會繼續相信你會在我歪倒在地之前扶上一把。

你兩邊的A字膊很重,這幾年。謝謝你。

該說說餛飩了,化悲傷為食量,強項也。

大埔墟這家小店,看得出來很用心的餛飩。不單是底部的平面,連肉餡滿得鼓起的兩邊也有煎到。每咬一口都感受到焦脆,卻沒有油油的。我常被駡拿筷手勢不正確,加上對手遊的專注,一般都會出現兩三顆皮肉分離的醜態,就奇怪這家是皮的厚度還是純綷的手工剛好,竟然一粒也沒夾破。

離開小店,揮一揮衣袖,帶走了一身油香。我馬上跟愛挑骨頭的性格說,不許要求得太過分,你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

● 本日 XD 點 ●

外省阿姐大概粗氣慣了,霸氣的問坐下很久卻還沒點餐的食客:
「你想典劈先?想典樣砍吖?」

雙拼:洋蔥&西洋菜鮮肉煎餛飩。56元10隻。
Day 294 of Gunshock in 2022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