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已不在穆里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the tightrope.| 從群居至獨處,正值中年危機的走狗。思想在跑,雙腿擱在沙發。大愛到不再愛自己。自忖跳出舒適圈,其實流連邊緣回望。被良知禁錮,沒糧資的在獻世表演。眼鏡弄丟,不再懼高。滿滿正能量隨火山噴發,轉化成不知所謂。| 最近愛在 liker.social 的時空尋找平衡。

向下跑的煙縷

我就說這房間的地心引力特別厲害

我家就在快速公路旁。每當自以為是的賽車聲此起彼落,就是深夜。

昨晚,靜謐得感覺不到空氣的存在,聽不到時間在耳邊流逝的聲音。房間雖然比去年侷促,我還能從容作息。可是看到自己的心胸愈變狹隘,連自己也覺得非常討厭。

讓線香霸佔整張桌子,以為短暫的遼闊會安撫心跳125的顫動,也可循上升的煙去確認空氣還是好好的。我就說這房間的地心引力特別厲害,煙縷直直往桌邊跑,跳到木地板上,不再讓我看得見。我確定那不是倒流香。

沒差,我不需要看得到你。引力把我黏死在床上,線香氣味又一直有在,黏附在我鼻孔內壁。不過我再忍不住私心,拿起了空調的遙控。

聚散有時。殘忍的不是分別,而是沒能好好目送你離開。

之後,舊式空調的馬打聲繼續吵耳,再沒有靜謐。我?睡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