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力尼安
郭力尼安

法学研究生,关注社会情绪与文化艺术评论。

简体字版《威尼斯日记》被删了什么


前两天翻完阿城的《威尼斯日记》,看的是简体字版,书中凡四处「(此文有删节)」的提示。彼时编辑尚且文明,对创作有起码的尊重,虽有删节,好歹在书中醒目地标出。不像出斯诺登(Edward Snowden)《永久记录》(Permanent Record)简体字版的民主与建设出版社,招呼不打一声就把书稿大刀阔斧删得亲妈都不认识,搞得斯诺登本人后来出于义愤在网上直接分享无删节的简体字版PDF,自己抢自己的版税。这是闲话。

这本小书翻来轻松有趣,删节提示也就惹我注意。虽说删节一事在本国是常态而非例外,但也好奇这样的日记又有什么不得不割去的棱角。奈何上网看了一圈,既找不到繁体字版的电子书,也没有找到网友分享的未删节版。倒是有意大利文版——考虑到这本书的书名,出意大利文版是应有之义——但那是一项我还未习得的语言。

于是点两下手机,发现十年前台湾出版的二十周年纪念版(本书写于1992年5-7月间,这一点读者在后文还会注意到)出奇好买且不贵(约摸60大洋),于是直接下单,只为看看这四处究竟删改了什么。就像名人的私隐,本来没有兴趣看的,一遮遮掩掩,反倒让我这样的俗人好奇。 现将两版对照附上以飨诸君。

第一处,也是最「魔改」的一处,是1992年5月12日的日记。说它「魔改」,是因为已经不是简单的删去,而是将全段换了个意思。也怪作者将那不适合国情的意思与文体结合得太过紧密,让编辑删无可删,只好整段替换了去。至于这扯到禅宗的新段落出自作者还是编辑之手,我无从得知。

因为删改后的段落与「面子」无涉,「意大利人懂『面子』」这一让人会心一笑的段落也就一并删去。这里本有妙趣,损失不小。

第二处在5月23日。这一天的日记作者上来就盛赞苏童,并谈到了他的长篇《米》与母题「宿命」的关系,顺着评价了一些意识形态与「宿命」之间的张力。




第三处在6月1日,讲到北京的新华门,作者又「多嘴」了。阿城是北京人,对北京的地理是熟的。



第四处在6月4日,简单明了。其实看简体字版的读者也不会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因为只要用本书出版的年份减三,可能的意思便只有一种。可见当年的编辑,尚有手下留情的空间;换作当下,这篇不整个拿掉恐怕是难以出版。



这本新经典文化于2012年出版的二十周年纪念版《威尼斯日记》在开头还附了一张阿城手绘的威尼斯地图,一段朱天文对阿城的评价;书后附了一段侯孝贤谈阿城的记录,和一段阿城与张大春的对谈。挺值得一买。


另外,我还发现纸书中原有的一些留空的整行,在微信读书中被略去。说明微信读书上电子书的编排与早前Kindle电子书一样,还有很多不严谨、不能100%还原之处。



2022.6.18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