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享玖

永葆好奇去探索這世界/超喜欢《小王子》

房屋招租 | 为我的室友找一个能成为半个家人的新室友

广州越秀杨箕村带阳台次卧招租,4月初可入住。

我计划三月底四月初搬回江西老家暂住,具体原因将另写文章分享,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是为我的室友找到一个能成为半个家人的新室友。


去年十月,我写了这篇文章:我的十年租房史:从农村到城市。在这篇文章中,我提到,我对“家”这个词有某种洁癖,在我这儿,目前只有一个地方对我来说是“家”,那就是父母所在的地方。我有意识地观察过,每当我说“回家”的时候,我一定说的是回父母所在的地方,而回我自己租住的房子,我几乎总是说“回租的地方/回租的房子”。


不过,最近一年,我突然意识到,我开始把在广州租的这个房子也称为“家”了,会很自然地说出“回家”、“来我家”、“我们家”等词语了。第一次意识到这种表达上的变化,我很惊讶,心中在想:是什么带来了这样的改变?


细细想来,那一定是因为我遇到了一个很好的室友。


我的室友叫做一亿,我们2016年因为工作认识,那个时候,我还在深圳,偶尔会在一些线下场合见到她。一亿比我小六岁,有一双大眼睛,初见时,她是一个非常活泼开朗、精力旺盛的姑娘,对于个性相对安静的我来说,那时,我与她并没有太多深入的交流。


2019年9月,我从深圳搬来广州,与一亿成为室友,我得以在日复一日的日常生活中,更多地了解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同理,她也更多地了解了我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她热爱阳台上的所有植物,总是细心地照顾它们,而我总是忘记给它们浇水,常常让植物处在生死存亡的边缘,每次都是一亿紧急救活了它们;她喜欢洗衣服晒衣服收衣服,而我正好相反,极度厌恶洗衣服晒衣服收衣服,是尽量能少做就少做;她心情好和心情不好都喜欢拖地做家务,而我心情不好,就什么都不想做,心情好了就更不会想做家务......


我们一起去了青海的绿色江河做了一个月的环保志愿者,她在驿站,我在保护站,期间通过一次电话,服务期结束后,还一起去了拉萨玩;我们常常突然就想去散步,然后就会走路去花城广场那边,以逛永旺超市结束,只是后来一亿新换了996的工作,我们就很少再去散步了;我们俩都会做饭,周末常常你做一顿我做一顿,一起在阳台晒着太阳或看着落日吃饭,只是后来忙了或懒了,就会一锅乱炖,或电饭锅乱炖,虽不精致,但也吃得满足......


我们都在彼此面前流过眼泪。比如,2021年的8月,我遇到一件无法理解的事情,心中憋屈,开口跟一亿说,说着说着就流了泪,后来,这件事有了转折和好消息,我也是跟一亿说着说着就流了泪,还有最近,我跟她说今年我终于送给了自己我最想要的生日礼物时,我也忍不住红了眼眶;一亿曾做过一份压力很大的工作,那一阵子,她常常身心疲惫,聊着聊着,就会流泪。


我们也互相激励着对方。一亿的行动力很强,比如决定要跟我一起去绿色江河做志愿者后,就立马报名投简历,而我这个早就喊着要去,却拖延一直还没交简历的人看到她的行动力也马上投了简历;一亿热爱尝试新事物,比如她去报名学了脱口秀,并且真正站上舞台上去讲了好几场脱口秀,我虽然没有去看她的演出,但也被她带动去看了好几场开放麦;我鼓起勇气向喜欢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男生表白了,这个事情也激励一亿去向她喜欢的男生表白,虽然我们俩都被拒绝了,但是我们都觉得勇敢表达喜欢的我们很棒!


......


最近,在我们的对话中,我们常常会感恩对方成为自己的室友。我私下也常常感慨自己真是走了狗屎运,能住进这么好的房子,能遇到这么合得来的室友,才让我搬来广州的生活免受了很多苦,能享受到那么多的乐趣,让我在疫情的这两三年,能感受到类似于在“家”的安心感。


我想未来不管我在哪里,我肯定不会忘记和一亿共同生活的这段时间,在这段不算短也不算长的时光里,我们更加了解了对方,也通过这个过程更加了解了自己。


所以,希望在我搬离广州后,会有有缘人能住进这个房子,和一亿一起,像半个家人般在这个动荡的世界里相互陪伴、相互鼓励,相互宽慰,共同成长和进步。



(客厅有一块白板,我们常常在上面留言或写一写什么)



◆◆招租详情◆◆





这是一套三室一厅一厨一卫带阳台的房子,约90多个平米,位于22楼,简单装修。房子在杨箕村(对,就是那个土豪村)周边,交通极其便利,地铁,公交,走路,骑车,去哪里都方便,周边步行可到的区域包括体育西,花城广场,动物园,东山口等等。


要找室友的是次卧,面积约有十多个平方米,特点是采光非常好,有阳台。房间里有简单的双层架子床、桌椅、书架、布衣柜等家具。









租金


现在房租1770元/月,加上物业、水电等,每月1900元到2100元左右,押一付三。



可入住时间


4月初(具体时间再商议)



特别说明


这个房子是一个半开放空间,除了我跟一亿外,主卧和客厅是一家做心智障碍(比如自闭症)青年社会融合服务的公益机构的办公区。工作日的白天这家公益机构的工作人员会来办办公,但频率也不会很高,周末固定会有一个上午客厅要做一些集体活动,就我和一亿住了快三年的经验来看,大部分时候(80%)是我和她使用这套房子。


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无法理解这种半开放、功能混合的居住空间。但我觉得这样的一种居住空间倒真正将一个空间的作用发挥到了最好,首先,不仅帮这家公益机构节省了成本,也让我和一亿可以用很少的成本在非常市中心的地方住到了不错的房子;另外,也不用出门,就在这个空间里可以认识很多的人,不仅包括这家公益机构的工作人员,也包括来参加活动的形形色色的人;最重要的是,我和一亿的私人生活和这家公益机构的活动完美错开,既保证了我和一亿对隐私的需求,也保证了这家公益机构的开放性。


所以,如果你想尝试这种居住体验,欢迎试一试。



其他说明


女性优先。你几乎可以拎包入住,除了电视和微波炉,我们该有的生活用品和电器都有了。








联系人


一亿,请加微信号:Suyiyi_out,添加时注明“租房”。



了解更多


你可以点击以下推文,了解一亿对于房子更多的介绍和查看更多的图片。

我的合租生活(内含室友招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我的十年租房史:從農村到城市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