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二百五十章 獨戰下忍(七)

吉法師拿著 生駒吉乃的裏衣,也不說有何用意,真讓人猜不透……

  吉法師將 生駒吉乃的裏衣折好放進懷裡後,又看向 瀧川一益,上下打量了片刻,見其整身標準忍者裝束,仔細一看卻見其一身勁裝,竟在黑夜中隱隱約約散發出,濃厚的肅殺氣息,吉法師思索了一下說道


  『那個……一益啊~你這身衣服好像還不錯是吧』


  『喔~我這衣服比起中上忍的服裝,還算不入流的了,雖然是在甲賀里訂製的,不過還算便宜』


  『忍者服裝還有分別』生駒吉乃聽聞忍者服裝立時便來了興趣,便默默的靠過來,見 吉法師沒有任何反應,才放下心來好奇的開口問道


  『當然有分別……一般的忍術初學者,根基還未足夠,也不知能否承受高質量的訓練,考量到淘汰率及放棄率,一進門便只會送最基本的忍者服裝一套,一般都是簡單的黑色布料採單面縫製的,因為是基本款,所以製造手工比較粗糙,所以是大多是送的,而我這種也是下忍裝束,不過是比一般款式還要好一些,我這是雙面兩用式的,外面是黑色,反過來則是藍色,平時如果想走入人群,就穿藍色那一面,就與平民一樣的服裝,所以我這是訂做的』瀧川一益解釋著道


  『喔~是嗎……你不是中忍嗎,怎麼還穿著下忍的服裝』吉法師疑惑的問道


  『喔~是這樣的,我不算是正統的忍者,雖然中忍考核過關了,但是因為不屬於任何忍眾,所以不被承認,而忍者服裝只有忍者里才買的道,一般城町的商家是不會賣這類服裝的,所以頂多是買下忍服裝的訂製版』


  『喔~那中忍跟上忍的服裝差別在那裡』生駒吉乃問道


  『中忍的服裝也分兩種,不過在布料上就比較講究,比較耐穿透氣,而且不像下忍的服裝這麼樣的鬆垮,好似穿布袋似的,中忍的服裝還是比較合身,畢竟已經升中忍了,稱得上是一名合格的忍者了,而且所接的任務難免有打鬥或是撤離,所以服裝上就比較有講究,畢竟誰都不想在逃命時被樹枝勾住衣服的是吧』


  瀧川一益說完見 吉法師與 生駒吉乃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便接著道『而上忍就更是獨特,除了顏色保持暗色系之外,其餘部分自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透過所屬忍者里專人量身訂製,畢竟已經貴為上忍的檔次,出門在外足以代表整個所屬忍眾,而且要成為上忍,那個不是經過刀山血海的,所以在穿著上比較沒有太大的限制,不過最特別的是其專屬緊身衣,因為照價相當的昂貴,材料取得不易,所以只有人數非常稀缺的上忍才有配給,那緊身衣輕如毫毛、薄如髮絲、貼身如皮膚,防水排汗伸縮自如,抗勾抗劃不易脫線,穿上彷彿未穿的一般,貼身的就像不存在的一般,倘若下忍的服裝是布袋,中忍是合身顯身材,那麼上忍的緊身衣等於是將皮膚塗黑了一般,彷彿赤身裸體一樣,所以上忍們在緊身衣外大都會再加上自己構思的服裝來穿搭,畢竟不是每個人腹部都有個六塊八塊的,像我的就是比較團結的那一種,而且有些比較私密的部位,男的到還好,女的就比較尷尬,出門那個曲線畢露的總是不太好,所以女忍者都會套些其他的衣物來修飾』


  『喔~女忍者……還真沒見過上忍,上次那個好似也只是過下忍……』吉法師思索著道


  『那是……上次那女忍者在服裝上只是個下忍沒錯,不過見其身手已經超過同級許多下忍,看她能從容不迫的閃躲甚至反擊 池田大人來看,中忍的實力因該是妥妥的』


  『喔~是嗎……在下到不那麼覺得,不到一寸的距離她必是一具屍體』吉法師不削的道


  『這……怎麼能跟少主比,少主的劍法又快又狠又準,她怎能跟你比,她那是運氣運氣』


  『夠了~好聽的話在下不愛聽,保羅傳道說過,聽人一句愛心指責的話語,勝過千萬句偽善的美詞』吉法師正義凜然的道


  『一益大叔~妳有見過女上忍嗎,感覺女忍者不多見的樣子』生駒吉乃不理會 吉法師正發表著正義宣言,便從 吉法師身側站出來好奇的道


  『嗯~不瞞妳說,前幾天還真的見過,雖然只是匆匆一瞥』


  『是嗎~她長什麼樣,美嗎』


  瀧川一益歪著頭回想起,那驚鴻一瞥的風華『喔……身材曲線是我生平未見,凹凸有緻,美的沒話說,至少在京都一帶,我還沒有見過,尤其是她那一雙眼睛,簡直是……』


  吉法師見兩人有些聊開了,便出聲打斷的道『行了~阿草這問下去就沒完了』然後又接著說道『那你這件衣服……在下因該合適,看你的身形好像跟在下差不多……不如』


  『少主……我只有這一件』瀧川一益聞言後退半步緊張的道


  『喔~這樣啊……這就不好辦了呀』吉法師無奈的搖搖頭說道,然後又突然看著 瀧川一益,一邊眉頭跳呀跳的


  感受到 吉法師不懷好意的眼神,瀧川一益默默的在退後一步,頗為防備的說道『少主……這大半夜,荒郊野外的,我若是不穿衣服……好像不太合適吧……況且身邊還帶個女的……這要是別人見了,我的名聲就算了,這 阿草夫人……喔不,阿草小姐的明節不就被我給敗壞了,你看是否……』


  生駒吉乃聽到 瀧川一益稱自己為夫人,立時羞紅著臉反駁道『大叔你別亂叫……我什麼時候成為夫人了,是小姐……小姐知道嗎』


  『想那去了,在下是看你這頭套好像也蠻適合在下的……是不是方便頭套……』


  瀧川一益聞言愣了一下,弱弱小聲的回答道『少主我這套衣服一個禮拜洗一次……今天是的五天……你確定』


  『……』生駒吉乃聞言立時屏著呼吸,默默的退後,只差沒有捏著鼻子


  『不了……你自己戴著吧……咦~那你身上有沒有可以隱藏身形的物品譬如……你剛剛從草堆裡蹦出來的那個那個啥』吉法師問道


  瀧川一益聽到 吉法師不要自己的忍者套裝,立馬鬆了一口氣,後又聽聞 吉法師要另一件物品,想了一下立馬回答道『喔~隱身布,有有有我這兒有』


  『那太好了,拿來給在下瞧瞧』吉法師興奮的道


  『少主,我這有三件,對應著不同環境使用的,這綠色的適合森林跟夜間譬如現在,那土黃色的適合隱身在土石壁或稻穗中,這灰色的就是城町裡的牆壁,你瞧你要哪一個』瀧川一益從身上拿出三件忍具,並且攤開來向 吉法師介紹道


  『喔~為什麼需要那麼多』吉法師隨手拿起一件,攤開來隨意晃著晃說道


  『是這樣的,我們出任務時,會依據任務的提示地點環境,來做判斷,找出可能的環境,再決定帶那些忍具出門,不過這深綠色的算是比較泛用的,所以綠色的隱身布是忍者必帶的忍具』


  『喔~就沒有個萬用的嗎』


  『嗯……有是有,不過跟緊身衣一樣,照價昂貴,我只見過一次,它居然是透明的……嚴格來說因該是,會反射周圍的景象……大概是這樣,反正此類忍具除了個別首領會有以外,其他人身上因該是找不著』


  『喔~是嗎……那這綠色的在下就拿去使用了……對了這要如何使用,雙手是不是要結什麼印,還是要喊一些咒語啥的』


  『什麼』瀧川一益不解的道


  『……不用喊一些咒語,譬如媽咪媽咪宏或是天靈靈地靈靈的嗎』吉法師說完又雙手合十的放在胸前,十根手指頭迅速的穿插交疊,說道『雙手像這樣的結印』


  『……』瀧川一益與 生駒吉乃見狀都一臉呆滯的看著 吉法師表演,只見 吉法師雙手快速的交互結印,然後口裡突然喊著『媽咪媽咪宏做機羅代誌~隱身術』然後將布自己身上,就這樣站著還露出雙腳,完全沒有隱身的樣子


  『在下成功了嗎,你們不是看不見我了,一益啊~這樣就行了嗎』吉法師說道


  『……』瀧川一益愣了一會兒,便拿起自己手中的土色的隱身布,披在身後,往地上一趴,土色的隱身布蓋住整身的剎那,瀧川一益便憑空消失,地面上依然還是地面,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


  『……』吉法師見狀便尷尬的將身上的隱身布拿下來,自嘲的道『其實……在下也知道不用,就說那 大野薰肯定是胡謅捏造,平時看他在 清洲町到處說故事,說的煞有其事似的,在下剛剛也是一時玩心大起……草率了草率了』


  『噗嗤~哈哈』生駒吉乃聞言終於忍不住的在一旁暗自偷笑,要不是環境不允許,放聲大笑都有可能


  『少主……其實做的不錯,只是沒到位罷了』瀧川一益突然起身說道


  吉法師見 瀧川一益又從原地突然出現,心裡更是好奇,便問道『真的都不用喊什麼的嗎』


  『少主……真的不用,你只要找個合適的地點,或蹲或站或趴,然後隱身布往自己身上一蓋,記得別露出腳或手,一般情況之下這樣就可以了』瀧川一益為了讓 吉法師破除迷思,便再次的演示一遍


  一旁的 生駒吉乃得著機會,立馬出聲嘲諷『少主~人家是忍者,那裡有要隱身了還大喊著,我要隱身了……又不是你,出招還耍帥喊著~月牙閃啦什麼星芒斬的,你砍人就砍人還玩什麼帥啊』生駒吉乃為了學 吉法師的動作,還特意撿起地上的細木條,學著 吉法師使用招式的動作,甚至連眼神、表情、說話的語氣,簡直是一模一樣,相當的到位,尤其是那句『奧義~星芒斬』然後竟真的單手拿著細木條,往前腳步一踏,一劍刺出


  生駒吉乃學得唯妙唯俏,竟讓旁邊的兩人,看得是目瞪口呆,雙雙心裡暗自喊著『錯覺……覺對是錯覺』


  吉法師回過神後說道『阿草……妳怎麼越來越會頂嘴了,是月牙斬星芒閃……再說武士比劍,比的是氣勢,喊是肯定要喊,而且還要霸氣,在氣勢上勝過人家,這叫先聲奪人……況且先喊著自己要出的招,顯得在下對自己的一招一式有著充足的信心,而且事先告知也是尊重的一種,妳懂不懂這叫做武德』


  『是是是~隨便你,反正我又不打架』生駒吉乃雙手一攤,細木條隨手往旁邊一扔,俏皮的往旁邊一站,彷彿不甘自己的事情一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無雙立志傳 第二百四十九章 獨戰下忍(六)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