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四十四章 終成天下一

兩人過招已過百,若貴花丸是越發的驚奇,心裡暗自讚嘆眼前這 織田信長,的確給自己太多的驚喜。


要不是適才開打前,信長便開誠佈公的說自己的境界不日已跌至名人初期,在境界上是幫不了自己,但是以 信長所展現的實力,要是沒跌境,自己能否與之一戰還是兩說。


自從境界停滯不前,為了打破自身的境界,幾年前就一直在尋找對手,可惜但凡境界與自己相同的人,要嘛就是某家氏族的重臣,不然就是周遊列甚難見著,境界比自己低的又幫不到自己,境界比自己高的通常都是劍聖級別,光是從劍聖手下或擁護者,一個一個打上去就得耗費許多時間與體力,別說是破境,光是體力就很難支撐。


好在無意間在 江戶居酒屋的酒客閒談間,聽到尾張有個少主境界是達人境巔峰,與自己相同,而且還聽說這少主不似其他武家氏族,有著眾多家臣的擁護,反而在家臣中不受待見,自己心下便有了主意,至少因該少打幾場就可以直面 信長了。


故從 江戶出發後,沿途經過各城下町都暗地的打探 信長的實力,所探得來的消息,都大至相同,果然是難得的劍術天才,三歲學劍,四歲上手,五歲名人,八歲便達到達人境,十歲創招,十二歲達到達人境巔峰,可以說是,打從握劍開始,便毫無阻礙,一路直升,將平常人必須刻苦練劍長達數十年才可能摸著的境界,織田信長只用十年便達成了。


甚至越靠近尾張國,對於 信長的傳聞就越多,不過所傳的竟都是 信長平時所做所為,對於他劍道方面的傳聞,就僅止於目前眾人所知,而與人動手方面的傳聞就更少,大多是與人相撲等等,就沒有什麼重要線索可以參考的。


不過好在自己沒有找錯對手,這才幾場便直接面對正主,而且剛剛 勘十郎還不斷的使出 信長的成名招式,這才讓 若貴花丸對對方的招數如此熟悉,可就在自己見識到 信長本人的實力時,自己才知道,不是自己小看對方,而是對方真的太強大,強大到不用境界,單單依靠實體的力量,竟然可以打的自己難以招架,而後來這臨戰改變劍型,更是讓自己完全摸不著對方的實力真假。


當然 織田信長當下沒說,其實自己不是從達人境跌落的,而是 天下一境,這要是讓 若貴花丸知道,恐怕得當場吐出好幾口老血,畢竟自己已經四十歲,而此時的 信長也才不過十三歲。


此時面對 若貴花丸頻頻出招,信長冷靜沉著應對,在八字訣的薰陶下,單手架檔之餘,信長透過觀察,已經可以看清楚對方出手的方式

“果然,保羅傳道說的對,複雜的招式下,其實都有一定的方向,只要看清對方攻擊的位置,其他的都是掩護,這招明明就是砍向我的的脖子,為何還在做其他的動作,前面兩刀雖然看似有力,都是為了逼我閃躲,自己進入第三刀的攻擊點,這麼複雜卻有裏可尋,可是…知道了又能怎麼辦…傳道所說的貌似出手的道理,可…怎能破招…啊對了”信長一面接招一面閃招一面擋招之下,心裡更是不斷的回想 保羅傳道所說的,突然心裡一陣清明,當時那一瞬的感覺又回來了。


於是 信長攻勢一變,在一次的閃躲之后,竟轉守為攻,主動出擊,單手持劍,一劍一劍的打在 若貴花丸的木劍上,登時讓 若貴花丸感到壓力倍增。


於是畫風又變,面對 若貴花丸的出手,信長竟能果斷的截下,讓 若貴花丸出手還未過半便被對方擋了回來,為了怕 信長趁勢反擊,自己只能變招,一來一往,信長只需也出手一次,對方便要兩次出手才能保住自己。


若貴花丸見狀,便覺得如此下來自己恐怕會敗下陣來,於是出手只出半招見對方動了,看清方向後便強行變招,當然 信長也不是省油的燈,竟不慌不忙的以不變應萬變,出手角度更為刁鑽,讓 若貴花丸更是心驚。


於是場上兩人的戰鬥變得更為詭異,明明雙雙出手數十次,交擊聲竟不過十數,也讓周圍眾人看的是呆若木雞,有些人更是一臉矇逼。


若貴花丸強,織田信長更強,兩人出手越來越快,前者攻守速度超絕,後者出手詭變多端,如此攻防數百招下來,不僅僅 信長受惠,連帶的 若貴花丸也從如此攻防下有所領悟。


若貴花丸使出花田流,盡數遭 信長所破,而奧義又大多是需要境界上的加持,即便無用,唯一可用的就只有拔刀術,可此時雙方出手飛快,怎會有時間施展拔刀術。


畢竟 若貴出手,信長打其弱點,若貴斷其招式,信長趁勢反擊,雙方戰到末期,竟對對方的招式路數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最後兩人竟然一劍又一劍,出的招式已經不是花田流不是連斬改,而是初次接觸劍道時的基本刀法,至極至簡,毫無變化,小孩都會。


最終兩人分佔兩邊,彼此對望,若貴花丸將刀插入腰間,雙腳一前一後,雙膝微蹲,做足了拔刀術的準備,而 織田 信長則是單手持刀擺放隨意,三七步輕鬆而站。


相較於 信長的輕鬆,若貴花丸此時已經冷汗直流,全身緊繃,意識到自己已經到了極限,雖然適才與 信長用那樣的方式對招,也收穫頗多,但是此時卻不是消化的好時機,畢竟自己是來尋求破境機會的,破境才是自己的主要目的,可事到如今都沒有出現 信長所說的生死之際,雖然幾番將要落敗,卻還不是必死之局,如今是最後的機會,只能賭在這最後的一招,這一招也是自己的拿手招術,拔刀術。


若貴花丸右手再次緩緩靠向右腰,信長見狀,也收起了那不可一世的笑臉,劍眉倒豎雙眼如炬的盯著對方。


手握在刀把的剎那,若貴花丸將拔刀的速度崔到了極致,難以計數的刀影,瞬間包覆著眼前的 信長,一旁眾人見狀一個個大氣不敢接下氣,緊盯著場上兩人的舉動


“奧義 桃花紛飛”


“奧義 星芒閃”


幾乎是同時,數十刀影如桃花紛飛般的襲來, 信長也動了,伴隨著驚天氣勢拔地而起直達天穹,眾人更是驚呼聲四起,紛紛出言咒罵,信長竟然不守承諾的使用境界之力,名人境的境界即便是跌落的,在對方沒有動用境界的當下,要傷人也是輕而一舉,以 信長高超的劍術,擊中 若貴花丸的面門不死也得是重傷,何況 信長與生俱來的王霸氣勢加持之下,就算是木劍也能奪人性命。


織田信長單手持劍往前一刺,直至 若貴花丸的面門,若貴花丸見狀想要提起境界之力,卻是為時已晚,信長 星芒閃如同星辰閃爍,一瞬即至,木劍直指 若貴花丸的眉心,一旁眾人或閉目或側頭,竟皆不忍看向場上。而,彷彿已經可以預見一代強者,死於 信長的劍下,還是最憋屈的那種,木劍穿腦而死,


生死存亡之際,為了保命 若貴花丸氣勢丕變,全身力量集於一點,置死地而後生,奮力提起自身的境界之力,可惜 信長來的速度太快,此時出手擋下已經是來不及,強行提起的境界恐怕也抵擋不住信長那奪命的一閃,只能後悔的看著眼前的劍尖離自己越來越近,直到劍尖觸到自己額頭。


破~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四十三章 原始的戰鬥本能(三)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