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六十一章 小米酒

布離開後,神識空間內只剩下,呂布與 那人,那人聽到 呂布形容天道的戰力,著實是嚇了一跳,不過心中的疑問卻更深。


“天道是什麼?”


呂布愣了一會兒問道

“汝莫不是不知天道為何?”


那人搖搖頭,顯然對 呂布口中的天道,及死後該魂歸何處,是一知半解


呂布見那人身上的攻擊氣勢已然消失,身上一點戰鬥氣息都沒有,料想對方以無反抗之心,既然對方想要了解天道的事情,自己也有一些事情想詢問對方,便將方天畫戟收起了。


緊接著場景又突然變換,漆黑的神識空間,再次轉變成一處,遠有青山綠水,近鄰小喬流水,涼亭在橋邊,另外有一顆老桃樹栽在流水旁,流水東流,微風徐徐,如詩亦如畫。


涼亭裡桌子上擺著,一壺酒及兩個茶碗,呂布身上不見盔甲鳳翅,手中也沒有方天畫戟,髮型自然的束在後頭,一身儒服輕鬆的坐在涼亭石椅上,獨自斟酒細細平常。


那人再次被這說邊就變的場景所驚嚇到,從初時來的漆黑一片,到虎牢關的肅殺戰場,再到漆黑神識空間,現在又再一次變化成郊外清雅之地,每一次的變化,幾乎都是在一瞬之間完成,那人甚至都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地動山搖或是山崩地裂,只在一眨眼不到的瞬間便完成。


那人蹲在地上,左右擺頭疑惑的查探


呂布淺嚐一口酒水後,說道

“不用再深究了,坐吧”


那人聞言,轉頭看向涼亭中的 呂布,果然見其一身白色儒服,氣定神閒的坐在那兒,適才身上那令人感到窒息的壓迫感、恐怖的氣息、閃電、紫色紅色黑色的光芒,全然在 呂布的身上,不留一絲絲,完全不見適才那強大的氣勢,就像個平凡中年人一般,如要計較,就是雙目依然炯炯有神,讓人感到深不可測。


那人小心翼翼的走近,呂布見其緊張兮兮,猶豫不決的模樣,便伸手示意其請坐,那人見狀這才全身緊繃的坐在 呂布的對面。


呂布拿起酒壺,為其倒了一碗酒水說道

“恕某地方簡陋,沒什麼拿得出手的東西來招待,今日就以這桃花釀與汝品嚐一二,還望見諒,請上坐”


那人遲疑了半倘,可桌上酒水的香氣卻是深深的吸引著自己,至終那人內心不斷的掙紮下,最終還是端起了茶碗,挨近了鼻子,卻防備性的聞了聞,面對這桃花香味濃厚的香氣,那人眉頭深鎖依舊不敢入口。


呂布似笑非笑的看著那人,又獨自飲了一茶碗。


那人見 呂布正看著自己,未免對方笑話自己,於是把心一橫,茶碗挨至嘴邊,將要張口,猛然一見 呂布雙眼瞇成一線,盯著自己,便嚇的停下了手,茶碗便尷尬的停在嘴邊,充滿桃花香味的酒水,就這麼的覆蓋在那人緊閉的唇上。


呂布見狀,對比著此人稍早持劍向自己攻來的架勢與那股狠勁兒,與現在一只茶碗的酒水便將其難住,便覺得相當有意思,便突然開懷大笑了起來


“怎麼,汝莫不是覺得,某會下毒於酒水之中哈哈哈哈,某見汝劍法卓越身負劍意應是個勇往直前光明磊落之人,如今卻為一茶碗的酒水所難住,莫非…汝看某做那卑鄙陰險之輩,還是汝不削與某吃酒”


“不不,我只是聞聞…這水…香氣十足…好酒…好酒哈哈”那人心事被戳破尷尬的道


“那還不與某痛飲三碗,來~某先乾為敬”呂布說罷便連飲三碗


那人見 呂布豪邁的連下三碗酒水,面色表情都沒有任何變化,而自己卻遲遲滴酒未沾,心中難免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愧疚感。


於是便小口地飲了一口,正在感受酒水滑落喉嚨之際,呂布冷不防的,竟伸手將那人嘴邊的茶碗尾端往上一抬,充滿桃花香味的酒水,瞬間流進那人半開的嘴裡,還未來得及反應,酒水已經順喉而下,直達胃俯。


那人一時間嗆的,將茶碗隨意丟棄,雙手緊緊抓著喉嚨,面露痛苦的喊道

“想不到…想不到啊…你果然還是下了…”


那人話還沒說完,一股辛辣中帶有桃花香的氣味,從自己嘴裡發出


那人猛然停頓,猛吸了幾口氣,舌頭在嘴巴上劃過一圈,雙手將嘴旁及下巴上的酒液掃至嘴裡,然後不停的吸允,將遺留的酒水在舌頭前後端來回流動。


突然閉起了雙眼,徑直地享受,桃花釀酒水獨特的香氣及濃醇的味道。


那人猛然睜開雙眼,單手撈起地上的茶碗,不管上頭是否髒污,竟衝上前,不管 呂布是否在場,抄起酒壺,拔開塞子,倒了一大碗,直接仰頭便飲


感受到香醇的酒水入喉,興奮的喊道

“痛快~”


或許是茶碗不夠大碗,那人不理會 呂布鄙夷的眼神,竟將茶碗放在桌上,直接便將酒葫蘆高舉過頭倒下,那人仰頭張嘴在葫蘆下方,酒水如同瀑布般涓洩而下,來不及進入喉嚨的酒水,溢滿出來灑向四周,胸膛、肩膀甚至桌面及地上。


呂布見狀立時感到不對勁,立馬出聲阻止

“止住止住,汝莫要將酒水飲盡,釀造不易,且飲多易醉啊,汝且止住止住啊”


那人聞言這才將酒葫蘆放下,豪邁的將臉上的酒水抹去,不削的道

“什麼~你稱這水為酒,我怎麼喝不出來,這分明是帶點桃花味道的水,硬要說是酒…不就是用桃花或是桃子泡水…讓他發酵罷了,而且發酵的時間還不夠,也沒蒸餾過,唉~這東西在我那個時代,只能算有味道的水罷了,既然是水又有何醉之有”那人也不知道是藉水壯膽還是個性天生如此,說起話來竟學起 呂布說話的方式,差點兒之乎者也都要脫口而出


呂布聞言,也不生氣,一手將葫蘆搶回,搖一搖秤秤重量,發現裡頭酒水果然所剩不多,便將剩餘的酒水盡數倒進自己的茶碗,只倒得八分滿,可惜的道

“就汝這喝法,再好的酒,汝也喝之無味也,可惜可惜”


“切~喝你們那種,不如喝我們山上自己釀的小米酒,蒸餾過的喔~”說罷,那人從身上不知何處,竟拿出一只奇怪的瓶子,紅通通的瓶身,卻是上窄下寬,造型奇特


那人將瓶蓋拔開,一股濃烈的酒精味立時便散發了開來,呂布第一時間便忍受不住,繞是有著戰神之名的 呂布,竟被這濃厚的酒精味所吸引,目不轉睛的盯著那人手中的瓶子。


那人見狀,嘴角都誇張的上揚,見 呂布盯著自己,便也不敢造次,卻是一手捂住瓶口,雙眼盯著 呂布面前的茶碗,示意 呂布做出選擇,是要茶碗裡的桃花釀,還是自己手中的小米酒。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