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六十四章 成就陰陽,極強亦極弱

神識空間裡 呂布與 沙善北戶喝的痛快,聊的暢快,外頭的世界,大廳裏,瀧川一益、池田恆興等人早已喝的酩酊大醉不醒人事,其他人離開的離開,醉倒的醉倒,而母親雪子為首的眾取女子們,泡完澡後各自回到我他們準備的房間歇息。


因著別院可供人歇息的房間只有三間,所以雪子拉著 千年睡一間,阿國與 阿草睡一間,因著 雪子與 千年睡一間的緣故,光及 布想當然的就不可能與 雪子他們處在同一間,只能睡最後一間空房,與其他醉倒的男人睡在一處。


然而,雖然一切都進入了往常的寂靜,大廳卻依然點著燭火,織田信長盤腿坐在大廳深處,照著 布所贈與的基本內力修習法門,開始修煉起了內力。


織田信長不愧是武道天才,屏息凝神這才過沒多久,便已經順利的從天地間感應到那一絲的天地靈氣。


感受到靈氣的當下,信長沒有絲毫的考慮二話不說,立時便全神關注並且直接便進入了空靈的狀態。


於是天地間那一絲又一絲的靈氣,便在人眼所不能見的速度,緩慢的進入了 信長體內,信長依照著基本內力修煉法門,立時便將天地靈氣,慢慢的引入體內,緩慢的在體內周天運轉,信長不急不徐的讓天地靈氣彙集在丹田氣海裡,過程雖然緩慢卻順暢不已。


而另一方面,此時別院的庭園中,布站在場中央,左手拿著拉烙刀,閉目佇立著,久久沒有動作。


拿著拉烙刀的 布,本已經躺在床鋪上,但是卻輾轉難眠久久無法入睡,心裡總是避不了,時不時便睜眼,好奇地看著身邊的拉烙刀,最終還是拎著拉烙刀走出了房間,來的庭園中。


布拿著這把拉烙刀反覆的查看,在月光下好奇地摸著,並且試著將刀拔出。


布站在庭園中,學習著那些武士拔刀的方式,可是不論 布怎麼嘗試,就是找不到一個能夠順利拔刀的方式,站著拔、蹲著拔、左手拔、右手拔都沒有辦法很流暢的將刀拔出,但是 布並沒有氣餒,趁著夜深人靜時,默默的不斷嘗試,試圖找尋自己拔刀的方式。


殊不知,拉烙刀看起來雖然與太刀的長度一般無異,但是其厚重的刀面,筆直的刀背,導致拔刀時沒有那麼順暢,總是有那麼些說不出的卡卡,完全沒有一般武士那樣迅速拔刀的順暢及俐落,因此 布陷入了一陣沉思。


許久之後,織田信長終於成功的將天地靈氣彙集在丹田氣海裡,雖然沒有成丹,不過氣海中已經有一坨相當凝實的靈氣在裡頭,只差壓縮,靈氣便能轉換成內力,信長一做二不休,直接便衝著氣海內的靈力壓縮。


天地靈氣一受到壓縮,便產生反震,壓縮力道多強,反震的力道就多強,信長強忍這反震的劇痛,咬著牙關,汗流浹背,硬是將天地靈氣壓縮成液體,使其緩緩旋轉,卻是處於不穩定的狀態,好似隨時要瓦解一般。


感受到液體的不協調,織田信長心下道

“不協調…喔~是嗎…都到這地步了,你還不給我成~”


信長心裡低聲吼著,緊閉著雙目,全身顫抖著,瘋狂的運轉內力心法,此時天地靈氣不斷的湧入,狂暴的在 信長體內經脈中肆虐,好似無數把刀在體內千刀萬剮般,信長強忍著爆經的痛苦,硬是將天地靈氣引入氣海,強迫壓縮成液體,再催動其旋轉。


隨著液體越來越多,旋轉的速度也越來越快,隨之而來的便是極度的疼痛。


即便 織田信長強忍著疼痛,硬是要將液體凝結成丹,可怎麼試都沒有成功,反而劇烈的疼痛,險些讓自己昏厥過去。


織田信長這樣的模樣,如果被 呂布看到,肯定會為其感到震驚。


畢竟凡人習武除了天份就是後天的努力,不論是那種,時間是不可避免的障礙,而從凡人蛻變為武者,那個不是經歷數年甚至數十年的苦修,若貴花丸就是一個例子。


可這些必經的過程,全被 織田信長這習武天才給打破了,饒是戰神 呂布,當初修習內力也是耗費近月餘才感應到天地的靈氣,要知道那時天地靈氣是相當的充足。


而將天地靈氣成功聚集在氣海,成為先天境也耗費半年的打磨經脈,這才在不到一年的時間便成為地皆武者,而結丹卻是耗費整整三年,如此說來,從凡人人階到成功結丹的地階,呂布就花費近五年的時間,可見武者修煉是多麼的耗費時日。


但是這些在 織田信長身上一點都不好使,本就有著日系修煉體系,且一度達到天下一境界,不論是心裡及身體的素質都是相當的強悍,尤其是心裡素質,那強大的意志及無所畏懼的心志,如今轉修中式修煉體系,簡直是水道渠成的那樣簡單又絲滑。


這不,初次修煉沒多久,幾次呼吸的時間,便感應到如今已經是相當稀疏的天地靈氣,又在頃刻間將其納入體內,運轉周天,然後直接便想將其壓縮成液體而後凝結成丹,這旁人看來是多麼不可能的事情,織田信長卻做到了,雖然沒有成丹,卻已是駭人聽聞的事情。


眼看著氣海上空,那如同旋轉成漩渦狀的液體,織田信長越想越是不甘心,不服輸不認輸的性子,終於將 信長的尿性完全激發出來。


信長心想

“就憑這,就想阻擋我前進的腳步嗎,我遍不照著規矩來…規矩就是用來打破的,給我破”


信長暗自怒吼一聲,直接便將那旋轉的液體強制停止,然後倒轉天地靈氣,使之反轉,於是猛烈的反噬撲面而來,信長嘴角直接便是滴下幾滴充滿惡臭的黑血。


信長並沒有因此而停止,在漩渦停止之際,再次正向運轉,此時漩渦因著正反轉交錯,竟直接便融合在一起,更為強烈的疼痛,撲擊信長的全身,人身七竅直接便滲出來血絲,倘若 信長在不停止,要嘛就是走火入魔,要嘛就是成未一個廢人,嚴重時直接喪命也是不無可能。


不過這些都沒有阻擋 信長,堅定的意志,強大的氣勢,使得 信長更是義無反顧,再次倒運靈氣反轉然後又再次正傳,使得漩渦在氣海上空瘋狂的躁動,彷彿隨時就要爆炸。


突然 織田信長在漩渦混亂之際,突然將靈氣切斷,體內高速亂轉的漩渦突然失去了動力,互相拉扯又互相推擠,終成兩坨,然後又互相吸引,成為兩種完全不同性質的內力,懸在氣海上空,沒有旋轉達到平衡。


突然


波~的一聲,融合,丹成。


遠在神識中與 沙善北戶飲酒的 呂布也感應到這樣的變化,兩人紛紛看向 織田信長的方向,眼神凝重,表情複雜。


“又一個高手誕生”沙善北戶說道


“想不到,天地間竟有這等事情,陰陽兩種不同性質的內力,居然給那人成功融合了,此子將來必定是個萬中無一的高手…不過,有極好必有極差…可惜了,這樣稀鬆的天地靈氣…恐怕難以支撐那人日後的打鬥…可惜了可惜”呂布輕搖著頭嘆息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