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七十章 沙善北戶論劍(二)

為了印證對方所說非虛,呂布接連拿出生平所見過的兵器,雖然不見得能夠使用,但憑著 呂布驚人的戰鬥意識,要將那些與武器的慣用招式使出來,也絕非難事,對於 呂布來說,以就不是純粹的比試,而是想通過各種武器招式來印證對方的虛實。


沙善北戶的劍法果然通神,呂布在沒有使用內力的情況下,竟然拿對付無可奈何,且長時間落在下風的狀態,甚至手腕遭受無數次的擊打,兵器也落下無數次,越是久攻不下,呂布越是大感稀奇。


沙善北戶也知道 呂布心中的想法,便說道

“阿布哥,你這樣試,是不行的,尋常的長兵器,刀槍棍棒之類的,你到是使得有模有樣的,雖然知道不是你習慣使用的武器,我破起來還頗為費勁,不過還蠻有成就感的,可是你現在拿的武器越來越不像樣,短刀匕首之類的…不是我不破,你這根本也不會使啊,這樣讓我破起來一點感覺都沒有,要不是這沒人,不然人家看到了,還以為我在欺負小孩子呢,要我說啊~你這樣拿出各種武器,無非是想知道我劍法的虛實,要不,你拿出你那根…奇怪的什麼什麼方天畫戟,用你常用的招式熟悉的武器我們試試便知,但是別用內力,我可以保證,不用內力之下純體質,你未必能贏過我”說罷,沙善北戶刀鋒一轉,往一旁耍了個刀花,信心滿滿豪氣萬千的看著 呂布


呂布聞言也只知道其言非虛,畢竟自身擁有戰神的實力及鄙夷天下武道的眼界,對於 沙善北戶劍法上的實力與造詣,也知其絕非只憑藉著劍法,在其身上 呂布也看見那神乎其技的運劍手法,彷彿天生就是為劍而生的男人,且那迷人的身法及步伐,與劍法還有手法,配合起來,簡直是天衣無縫。


於是 呂布微微一笑,將手中的武器隨意丟下,右手抬起,平肩高舉,手掌猛然一握,那方天畫戟果然握在手中。


不虧為當年西楚霸王項羽馳騁沙場的得意戟法,此戟法本是大開大合沒有甚麼彎彎繞繞,配合 項羽的王霸之氣,在當時武道萌發沒有所謂內力的時期,憑藉著過人的體質,在千軍萬馬中直來直往大殺四方,尤其是最後一戰,更是以一人之力,斬得對方抱頭鼠竄,烏江江邊更是橫屍遍野,血流成河,血染的烏江腥紅三十才恢復原貌。


如今因著 呂布完善過後的霸王戟法,剛柔並濟能屈能伸,上斬日月,下劈星辰,能剛猛如龍,亦能靈巧如蛇,攻防一體毫無破綻。


但經過這一夜 呂布知道那是碰見 沙善北戶之前,在碰見 沙善北戶之前,呂布一直都是利用夢境裡的超一流武將打磨自己的戟法,最終與心魔展開數戰,至終才將霸王戟法完善成毫無破綻。


可如今,碰見 沙善北戶的劍法,更是讓 呂布的武道再次攀上另一座巔峰,本以為武道就是這麼一回事,如今卻因著此人,眼界大開,雖然適才自己力壓而勝,可以說是以內力的強弱而決定的勝負。


如今憑著自身體質,純招式上的碰撞,必須得認真以對,馬虎不得,除了驗證對方的說法,自己心裡也盤算著,這不失也是一種完善自身的機會。


於是乎,呂布方天畫戟在手,雖不用內力,但那不怒自威的氣勢展開,人高手長腳長戟長的 呂布,整個攻擊範圍大到將 沙善北戶全身,甚至自身以外都籠罩在方天畫戟的攻擊範圍之內。


沙善北戶發現 呂布的表情及其身上氣勢丕變,這才驚覺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早已是汗流浹背如坐針氈,好似老鼠驚動了沉睡中的雄獅一般。


見 呂布手持著方天畫戟,冷冷地盯著自己,隨時可以對自己發動攻擊,於是再也不敢大意,收起那該死的玩心,雖然知道對方實力拔尖,自己只能全身心意念都投入在手中的刀上,且盯著對方,準備見招拆招進而破招。


呂布右手一緊,畫戟一轉,一招橫掃千軍從中間掃向 沙善北戶,沙善北戶沈著應對,拉烙刀輕點戟面,腳踩著自信的步伐,閃過方天畫戟,再借力使力,手腕一轉,拉烙刀順著戟桿而上,直取 呂布的手臂。


呂布輕蔑一笑,橫掃千軍招式還未使盡,藉著這力頭,順勢扭腰抬腿,一招始料未及的後旋踢,硬是往 沙善北戶身上招呼。


呂布這一踢,來的飛快,勁頭也相當的猛,當下便踢的 沙善北戶促不及防,閃避不及之下,硬是轉變身形以受招的方式,承受這猛烈的一踢,呂布也知道僅此一踢,當然對對方造不了什麼傷害,當然後手也已經為其準備妥當。


沙善北戶空中受招後,在次使出借力打力的方式,企圖讓自己脫離 呂布的攻擊範圍,卻沒想到,一道黑影掠過,心裡一股心悸,猛然抬頭,卻見方天畫戟出現在自己上空,正轉向往自己退去的方向劈來。


原來適才 呂布知道前兩招能對其造成的傷害有限,至多是逼退對方,但是戰鬥意識強大的 呂布早已料到對方會怎麼應對。


呂布先用橫掃千軍意在試探對方,見其果然速度驚人,在一招未中之際,並沒有使用長兵器慣用的招式反制,反而是反其道而行的使出拳腳功夫,這在超一流武將打鬥中,已是非常少見,何況是兩人早已超越超一流武將的檔次不知教條大街。


畢竟兵器無情刀劍無眼,高手過招,一個不小心,手斷腳斷的事情是常有的事,何況這兩位,一位是戰神,神話般級別的存在,另一位也已經是站在世界武者頂端的男人,兩人以自身純體質的方式來交鋒,考驗的是個人身體素質及對武道的理解與靈敏度,畢竟人的一生,體質上各方面都數值都是有限度的,到達極限後便是封頂,而後便再難有什麼樣的突破,即便遇上奇遇,那也只是在封頂的基礎上,在加上些許的裝飾點綴罷了,而封頂後的修煉便由身體逐漸轉向招式、內力及心智了,故武道路難行如若登山,非尋常人難以攀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