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黃
約翰黃

隨便撰稿人 -收集上載 恐怖故事/靈異事件重謎 見文如寒冬 期待有興趣的人一齊互動

聊齋文故事15則-0310

01.離奇死亡

京城裡有富家娶妻的,新郎新娘都好秀麗,親戚們都看他們像神仙中人物。看他們的意思神態,夫妻也很互相愛悅。第二天天亮,門不開,呼叫他們也不應。眾人在窗紙上捅一個洞向裡探看,則是兩人左右相對上了吊。看他們的被子,已經同床合歡了。婢女僕婦都說:昨天晚上已經卸了妝,為什麼又穿著齊整的服飾而死呢?


02.骷髏吹氣

冀州有一位名叫閔茂嘉的人,喜歡下圍棋,他的老師姓孫,時常與他下棋。雍正五年六月,炎夏之際,閔茂嘉接待了三位朋友,這三人也愛好下棋,閔茂嘉便將孫老師喊來與三人切磋棋術,幾個人輪流下棋。孫老師下了幾局後說道:我倦了,要去東側的廂房休息片刻,之後再來一決勝負。孫老師走後沒過多久,東側廂房突然傳來呼叫的聲音。閔茂嘉與其他三人趕快跑去看。只見到孫老師趴伏在地上。他的口水流得滿臉都是。大家讓他服下薑汁,待他自昏迷中蘇醒過來後,詢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孫老師回答道:我在床上尚未熟睡,突然覺得背上有個部位有點冷,最初冷的範圍如胡桃般大,後來逐漸擴大到像盤子這般大,不一會兒,半邊席子都是冷的。這種冷直透心骨,但是我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後來聽到床下傳來咈咈的聲音,我往下看,看到一個骷髏隔著席子,張口朝我吹氣,我驚駭到不行,就撲倒在地上了。骷髏居然還以頭撞擊,聽到有人來的聲音,才離去。其他三人都一同請求要挖掘地上來看看,但是閔家的人都懼怕會有災禍降臨,不敢挖掘,最後就將東側廂房鎖起來。


03.兩個老和尚

城東的雙塔村,有兩個老和尚共住一所庵堂。一天晚上,有兩個老道士來叩門借宿。和尚起初不允許,道士說:佛道雖然是兩教,出家則是一樣的,師父為什麼見解這樣狹隘呢?和尚於是留下了他們。第二天一直到晚上,庵門不開,叫也不應。鄰人跳牆進去觀看,發現四個人都不見了。而僧房一件東西都沒有丟失,道士旅行袋裡數十兩銀子也都在。

人們都大為吃驚,把這情況報告給了官府。縣令粟公千鐘來驗看,一個牧童說村子南面十多裡外的枯井裡,好像有死人。急忙前往察看,只見四具屍體重疊在那裡,但都沒有傷。粟公說:一樣東西沒有丟失,就不是盜賊。年紀都已衰老,就不是姦情。偶爾相逢留宿,就不是仇敵。身上沒有一點傷痕,就不是被殺。四個人為什麼同死?四具屍體為什麼一起搬移?門關鎖著不開屍體為什麼能夠出來?距離很遠屍體為什麼能夠搬到井裡?這事情出於情理之外。我能夠審訊人,不能夠審訊鬼。人沒有可以審訊的,只當以疑案審結罷了。直接申報上級官府,上級官府也無可駁問,最後批准了他的報告。


04.漂亮男孩

登州、萊州一帶有個木匠,他有個兒子,十四五歲,生得十分漂亮。教他讀書,也很聰明。一天從鄉里私塾獨自回家,遇到一個道士對著他念咒語,他就迷迷糊糊起來,不由自主地跟著道士走。走到山坳裡一座草屋前,四周無人居住。道士將他帶進屋,又對著念咒語,他心裡立刻清醒了,但嘴巴說不出話來,四肢無力不能舉動。道士再念咒語,他身上的衣服便自行脫落。道士扶他伏在床上,撫摸親昵,並用下流話挑逗他。道士剛自己脫掉衣服接近他時,突然跳起,後退坐在一邊,自言自語道:修煉道行二百多年,難道就被這個漂亮男孩敗壞掉嗎?道士沉思了好一會,又俯臥在男孩身邊,對男孩全身玩弄欣賞,很感慨地說:這麼漂亮的男孩,真是千載難逢。縱然敗壞了我的道行,不過再修煉二百年而已,又有什麼好可惜的!

於是道士突然起來相逼,當時的情形已似乎是男孩萬萬不可能免遭淫汙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只見道士又掉過頭去自言自語道:二百年辛辛苦苦修煉,也大不容易。於是他又跳身下床,呆若木雞站了一會,然後繞著草屋跑動,就像石磨旋轉。突然抽出牆壁上的短劍,刺向自己的胳膊,血流如泉湧。道士斜靠著呻吟,大約過了一頓飯時間,他丟掉短劍,叫男孩道:你差一點完蛋,我也差一點完蛋,現在都沒事了。他再一次對男孩念咒語,男孩就像被別人松了綁一樣,急忙起來披上衣服。道士把他帶到門外,指給他回家的路,然後口裡吐出火焰,燒掉草屋。一眨眼,道士就不見了。


05.床下手

唐朝永泰年間,有一人名叫王生,家住在揚州的孝感寺附近。一日月圓之夜,王生喝的酩酊大醉,被妻子攙扶到床上睡覺,手垂在床邊。妻子怕他感染了風寒,想要將他的手拿上床,這時忽然從床底伸出一隻枯手,抓住王生的手臂往下拉,王生迷迷糊糊墜到地上,在枯手的拉拽下,竟然陷進了床下的土中,王生的妻子見此,很是恐懼,忙抓住王生的另一隻手往回拽,但力氣微小,抵不過那枯手,眼睜睜看著王生被拉進土裡,消失在了地縫之中。

妻子慌忙叫醒家人與鄰里,一起在王生消失的地方往下挖,挖了約有兩丈深,終於發現了王生,然他已氣絕身亡,在王生的下面,又發現了一具骸骨,看樣子已經死了數百年了。


06.夜戰

有個佃戶人家,住的地方靠近一片曠野。一天晚上,他們聽到兵器格鬥的聲音,全家人都很驚慌。爬上牆頭一看,什麼也看不到,而戰鬥聲依然如故,到雞叫時才停息,他們才知道這是鬼。第二天又是如此。這家人嫌它吵鬧不休,一齊商量埋土槍來轟擊,果然土槍一響,鬼們紛紛嘰嘰喳喳散走了。接著屋上屋下一齊發出吵鬧聲,說:他們搶了我們的婦女,我們也搶了他們的婦女做人質。我們一起去土地神那裡告狀,土地神糊塗,竟然勸我們互相抵消了事,我們都不服,所以在這裡決一勝負,幹你們什麼事,你們竟用土槍轟擊我們?現在我們一齊來到你家,你舉起槍,我們就走開。你放下槍,則我們又來,你能每個晚上從黃昏到拂曉都不停地開槍嗎?這家人聽它們的話有道理,於是跪下賠禮道歉,並準備了大量酒食和紙錢送它們走。就這樣,戰鬥聲也從此停息了。


07.常熟孫壽君

常熟人孫君壽,為人殘忍兇狠,特別喜歡戲弄鬼神。

一次,他跟別人一起去遊山。途中,他忽覺腹部悶脹,要上廁所。孫君壽惡作劇起來,從荒野墳山間取來一個骷髏,蹲在上面大便,讓骷髏吞其糞便,還問:你吃得味道好嗎?骸鏤忽然開口答話:味道好。孫君壽大吃一驚,撥腳就走,骷髏緊隨在他後邊,在地上如車輪一般地滾動。直到孫君壽上了一座橋,那骷髏才沒法跟上來。孫君壽登在高處看著,見骸麟仍舊滾回到原來的地方。

孫君壽回到家裡,嚇得面如死灰,生了病。每大便時,就用手取了往嘴裡吞,一邊自己叫問:「你吃得味道好嗎?」吃完又拉,拉完又吃,過了三天就死了。


08.冤魂討債

獄卒楊七,和牢裡一名死刑犯交情頗深。行刑前,死刑犯悄悄給楊七塞了幾兩銀子,讓他死後幫忙收斂頭顱,把頭身縫合到一起。楊拿了錢便滿口答應了,等到犯人被砍頭後,楊七卻忘記了承諾。又聽人說人血饅頭可以治療癆病,便蘸取了死刑犯的血,拿回去給他親戚治病。

當晚,楊七突發癲狂,用雙手死死掐住自己的脖子,聲嘶力竭的喊道「還我頭,還我血」。不一會楊七便把自己的頭扭斷,血流不止而亡。


09.午夜賣油翁

京城宣平坊是很繁華的地方,達官顯貴皆聚集于此,每逢晚上,宣平坊盡夜喧呼,燈火通明,夜市中人流如晝。卻說宣平坊有一賣油翁,賣的油味道不但鮮美,價格也很便宜,深受宣平坊各個酒樓以及豪門廚子青睞,然這賣油翁只在深夜賣油,讓人感到很是奇怪。

一日,一官人帶著家僕外出飲酒,三五知己飲得興起,直到深夜方才盡興而歸,回家的途中遇到一人,那人頭戴一頂氊帽,趕著一頭驢子,驢的身上馱著兩個油桶,正是那午夜賣油翁,見到了官人也不避讓,官人的家僕很是氣惱,便朝著賣油翁打了一下,卻正好打到賣油翁頭上,賣油翁的頭頃刻間便掉落在了地上,軲轆軲轆向前滾去。

官人很是驚詫,帶領家僕跟隨著賣油翁的頭,那頭滾進一戶人家宅院裡,在一棵大槐樹下消失不見了。官人將這件怪事告訴了此戶人家的主人,一位耄耋老者,那老者聽後也感到很奇怪,便拿來了工具,在槐樹下挖掘,挖了約有一尺深,見土中有一隻蛤蟆,見到人後嚇得瑟瑟發抖,蛤蟆身上馱著兩個筆錔,筆錔中盛滿了槐樹的津液,蛤蟆的旁邊還有一株白蘑菇,蘑菇蓋已經掉落了, 官人頓時明白了,那白蘑菇便是賣油翁,蛤蟆是驢子,蛤蟆身上的筆錔是油桶,而油便是槐樹的津液。

官人也曾吃過賣油翁的油,此刻想起來,不禁嘔吐不已。


10.鶯嬌

有個名叫鶯嬌的揚州妓女,二十四歲,下定決心要嫁人從良。一個姓柴的人,準備娶鶯嬌為小妾,婚期已定。太學生朱某慕鶯嬌的名,給她十兩銀子,要與她求歡。鶯嬌收下了銀子,騙他說:某天夜裡你來這裡,一定與郎同睡。

朱某到期去找鶯嬌,只見花燭盈門,鶯嬌本人卻已登車出嫁了。

朱某知道自己受了鶯嬌的騙,若有所失地回家了。過了一年,鶯嬌生癆病死了。朱某忽然夢見鶯嬌披著一件黑布衫徑直走進朱家門內,說:「我來還債!」朱某被夢驚醒。第二天,朱家養的母牛生了一頭小黑牛,見了朱某依依不捨,像是認識的一般。朱某賣了這頭小黑牛,竟然賣得了十兩銀子。由此看來,即使不正經的錢也是不可以白拿的。


11.守宮

唐朝年間,松滋縣有一書生,寄宿在親戚家讀書,一日夜裡,二更之後,書生點上蠟燭剛想要看書,忽然聽到門響,看到門被人打開了,於是便走到門口往外瞧了瞧,門外無人,正感到奇怪,忽的發現地上站著一個半寸長的小人,那小人爬到桌子上開口說道:「先生初來乍到,可還習慣?」聲音如同蚊蠅一般微小。

書生膽子頗大,知道遇上了怪異之事,便沒有理會小人,伏案看書。那小人見此,有些惱怒,斥責書生說道:「我前來拜訪你,你難道沒有一點禮節嗎?」書生依舊假裝看不到他,小人很是氣惱,便對書生出言不遜,喋喋不休,書生仍不為所動,小人一怒之下,便將書生的硯臺打翻,墨汁塗染到了書上,書生非常生氣,忍耐不住,便揮手將那小人打落到了地上,小人摔落在地,慘叫了幾聲後,踉蹌而逃。

書生心中有些後悔,卻也並未在意,然過了一會,屋裡進來了四五個婦人,有老有少,皆一寸左右,朝著書生嚷嚷道:「我們大王見你獨居在此,怕你寂寞,便讓我家公子前來拜訪,與你共論書經,你怎得如此狂妄,竟然傷害我家公子?理應去見大王,聽候發落。」

言罷,又從屋外陸陸續續進來了許多小人,衣著打扮,像是兵卒,手中持矛,撲向書生。書生心中惶恐,拒不聽從,被小人用矛刺的渾身疼痛,一名婦人又說道:「你若不去,我便讓人刺傷你的雙眼。」話音未落,四五個兵卒便爬到書生的身上,直奔雙目而去,書生恐懼,連連求饒,而後跟隨小人走出了房門。

來到庭院東,遙望前面有一門,有半人高,猶如狗洞一般,小人催促書生鑽進去,書生不記得此地有門,嘟囔道:「你們是什麼怪魅,竟敢如此羞辱我。」那些兵卒便在後面不斷拿矛刺書生,書生只得彎腰進去,恍惚之間,穿過一道長廊,來到一宮殿,入殿后,見殿內兩旁有許多侍衛,皆一寸多長,殿中端坐著一人,那人身穿赤紅袍,頭戴著峨冠,書生知道這定是他們大王了。

那大王開口說道:「我見你獨處,派小兒前往拜會,你為何傷害他?罪不可赦,應當處以腰斬之刑。」殿下侍衛聞言,便要持刀上前,書生見此大驚,跪地求饒道:「在下愚鈍,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大王網開一面,饒我一命。」而後又是一番謝罪之言。那大王見此,便與殿前大臣商討,最後說道:「既然你已悔過,便饒你一命,你走吧。」書生遭赦,慌忙逃了出來,回屋之後已是五更了。待天明之後,書生又來到庭院東邊,見牆角下有一個栗子般大小的洞,有壁虎不時出入,於是便喊來了幾個家僕一起挖掘,挖了約有一丈深,見下麵的壤土形狀像是一座宮殿,從裡面逃出無數隻壁虎,其中有一隻顏色赤紅,要比其他壁虎大許多,正是那大王。

書生命人將壁虎的巢穴用土填埋上,自此後便再也沒有發生過怪事了。


12.老狐鬥僧

西山寺慧明,善用咒語,下山以來降服數百狐妖。一日追逐一隻老狐到亂葬崗,只聽老狐長嘯一聲,刹那間千百條狐狸從四面八方湧出攻擊慧明。

慧明知道自己落入了陷阱,急忙拿出降魔杵,打傷指揮的老狐,這才突圍而出。不久後,慧明在雲遊的路上又遇到了這個老狐狸。

慧明剛要念咒,老狐卻跪下痛哭流涕的說「法師,我自知罪孽深重,情願皈依佛門勤修佛法,望法師為我摩頂受戒」。慧明心想,難得它皈依佛門,便彎腰去攙它起來。

不料老狐狸突然扔出一塊黏黏的東西,粘到慧明臉上。慧明怎麼都拿不下來,用力過猛竟然將自己的臉一同扯了下來,不久他便面部潰爛而死,死時周圍傳出陰森森的狐狸笑聲。


13.引狐

山西一家人的後院有五間空屋子,小孩兒們經常跑去玩,經常打碎窗戶和門板,屋子主人便在門上面寫了「此屋有狐仙」,來嚇唬小孩兒,還躲在屋子的暗處裝作狐狸叫,果然來的孩子漸漸少了。

一天,主人像往常一樣到後院去裝狐狸叫,忽然有人拍了他一下肩膀說:你這個叫的不對,聽我的。主人下意識的回頭一看,一雙綠幽幽的眼睛對著他,主人屁滾尿流跑出屋子,屋裡說道「感謝您召見我,現在我們一家子真的來了哦,會幫你好好看屋子的」。


從此不論誰去後院,裡面都會飛出石子木棒,時間久了無人打理,屋子便塌了,此後狐狸們也銷聲匿跡了。


15.鬼求人

紹興張秀才,要去為妻子請大夫,一位白鬍子老大爺在路上一直跟著他。天色已晚,張秀才發覺大爺腳不沾地,而且也沒有影子,心中便懷疑他是鬼。

於是便和大爺搭話,沒想到大爺居然坦白的說,自己的確是鬼。一路跟著張秀才是因為有求於他。原來大爺的墳墓在山崖邊,年深日久,墳墓就要坍塌掉入水中了,所以想讓張秀才去通知自己的後代幫忙遷個墳。

大爺繼續對張秀才說:當然這個忙也不白幫,你再往前走的話會路過一條河,河邊有五個水鬼在等著把你拖下水。等一會兒我會先幫你把水鬼趕跑怎麼樣?

張秀才心中雖然驚訝不已,但還是答應了大爺的要求。到了河邊,果然真看見五團黑影張牙舞爪的來自己。只見老大爺拿著一個柳條把五個黑影趕走了。

第二天,張秀才按照老大爺說的找到了他的親戚和墓地。棺木果然腐爛不堪。於是兩人將棺木收拾好,為他另遷新墳。


16.鬼魂壇

雲南、貴州地方,妖符邪術最為盛行。貴州按察使費元龍赴雲南途中,他的一個隨從家奴張某,正騎在馬上,忽然大叫一聲,從馬上摔了下來,失去了一條左腿。費元龍明白,這一定是妖人所為,於是張貼告示說,誰能將張某腿補上,就賞錢若干。告示剛貼出,就有個老人前來,說:「這是我幹的。張某在省裡時,仗著主人的勢力,作威作福太過分,所以故意跟他來個惡作劇。」張某苦苦哀求老人救治。老人解開荷包,取出一條腿,小得像蝦蟆腿一般,他呵了一口氣,念起符咒,將小腿朝著張投擲過去,張某的雙腳又跟過去一樣完好了。老人領了賞錢便走。

有人問費元龍,為何不用刑法處置他,費說:沒有用的。我在貴州時,有個惡棍,所犯罪案,堆積如山,官府用棍棒將他活活打死,並將屍首投進河裡。可是,第三天他就還魂過來,第五天又開始幹壞事了。接連幾次都是這樣,下邊的官府只得報告巡撫,巡撫不禁大怒,請示朝廷後,將這惡棍斬首,並將身體與頭分放兩個地方。不料,三天后他又活過來了,只是在頭與身體合攏的頸處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絲紅痕,他仍舊和過去一樣作惡。

後來,這個惡棍打起自己的母親來,他母親就來官府控告,手裡捧著一隻壇罐,說:這是我那逆子的藏魂壇。

逆子自知罪大惡極,所以在家時將自己的靈魂捉出來,修煉後藏在壇內,官府棒打刀砍他的,僅是他的血肉之軀,不是他的靈魂。靠他那久經修煉的靈魂,治療新傷的身體,三天就可以康復。現在他惡貫滿盈,竟然打起我來,老婦我不能容忍他再這樣胡作非為了。懇求官府先毀掉這個藏魂壇,用風輪轉動的扇子,煽散他的靈魂,然後再對他身體用刑,這樣,逆子差不多就可以被處死了。官府照老婦的話做了,再用棍棒打死他,然後驗他的屍體,不到十天就已經腐爛發臭了。


轉載
作者:亞馬遜Kindle
連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42359603/answer/1739163050
來源:知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聊齋文故事4则-0310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