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月藍

安放獨白、對話的角落。

獨旅 | 在台東大武搭陌生人的車

中秋。在大武遇見一位俐落短髪而笑容爽朗的小姐,她見我一人悠晃路過便問:「來旅行嗎?要去哪裡啊?」
台東大武

2022-09-11,中秋。

在大武遇見一位俐落短髪而笑容爽朗的小姐,她見我一人悠晃路過便問:「來旅行嗎?要去哪裡啊?」

「其實沒有特別要去哪裡,因為沒來過這個大武,就下車看看。」
「妳從哪裡搭火車來的啊?」
「從台北來的,妳們是當地人嗎?」
「對啊,這邊是我們小時候住的屋子,來來來我跟你介紹一下大武...」

原來她與她的家人正在討論屋子評估修繕的事,同行的有她的姊姊與姪兒女,都是濃眉大眼的模樣。


「妳要去海邊喔?還是我載妳去?」

對於這突如其來熱情邀請還沒能反應過來,只見她拿出台東醫院的員工證問:「這是我的證件啦!台北人你敢不敢上車?」

「方便嗎?會不會耽誤你們時間?」
「走走走,妳幫我們建議一下民宿怎麼弄…」


五分鐘車程簡單聊聊即抵達到她們家另一個屋子,目前租給別人居住,綠意蓬勃的院子裡養著狂吠的貴賓犬,地點就在知名打卡點彩虹屋附近。

「對面有間麵店是我回大武必吃的不過今天沒開,介紹一下這就是彩虹屋...」

然而我目光一直被彩虹屋對面的建築物吸引,水泥灰色外牆的簡約設計,高處紅磚色的招牌僅寫著「119」,背景就是海天一色的太平洋,原來是2011年落成的大武消防局。

她們來自加津林部落,父母希望小孩更有升學競爭力,於是她到台東市就讀國小,後來查詢「加津林」是排灣族語「接近」的意思,多麼美麗的地名。


「台北人妳最好是要走天橋到對面,自己注意一下火車的時間嘿...」

「謝謝你們載我一程,講Masalu對嗎?」記得Masalu是謝謝的意思。

「哈哈,這樣說正確喔!」他們瞬間張大雙眼後笑了起來。

就這樣匆匆道別,我過了天橋,對觀音像合掌後看著洶湧的海浪。

「小姐,台東發布海警今天都不能下海了喔⋯」橘色制服的海巡特地下車對我說。

在回程的火車上一直想起大武溫暖的人情,懊悔沒能留下一張合照。

隔著車窗只見宜蘭淋濕的路面映著暖橘街燈。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旅行|南方澳漁港 黎明到黑夜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