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baraAi

月亮呀月亮,閃電在哪裡呢?

我啊,走自己的路

桃子為了逃離原生家庭獨自一人來到了東京,在這裡她遇見自己心愛的人並且結婚生子,可惜丈夫早故,於是開始了自己和自己和自己和自己的生活。

在桃子身上我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為了逃離原生家庭,隻身一人在外生活。多年前的曾經,在我的思維中也會出現另一個我,甚至自己給自己幻化出了一座小木屋,每到自己傷痕累累的時候我便會躺到小木屋的窗邊療傷。只是我未曾結婚亦無法成為一個母親。

我啊,走自己的路

我受過傷好重好重的傷,我花了許久許久的時間讓自己開始正常的生活,三年前我換了工作、換了電話、換了郵箱,全部帳號通通換了一遍。我以為這樣自己便可以丟掉曾經的不幸,重新開始,向陽而生。

在新的環境裡,半年過去了,我發現自己越來越多的注意力放在身邊一個男孩子身上,理智勸誡自己「不要動心,你輸不起」。二零一九年八月十號,公寓所在的片區停電了,這晚剛好晚歸,在十二點踏進公寓的同時公寓來電了。二零一九年九月六號公寓又停電了,我同自己講「這次走進公寓的同時如果來電,我就不攔著自己去喜歡他,如果沒有,就此打住」。這晚我特意早些下班,或許潛意識裡不想給自己希望,這晚八點我走進公寓的同時來電了。

後來閃電來到了我的身邊,走進了我的世界,我想走進現實,不希望他會覺得我古怪,不希望他會覺得和我在一起會很辛苦。於是我一把火燒了那座小木屋,親手殺死了另一個自己。

最後的結果,我輸了。我回身看看,我的小木屋不在了,我也不在了。閃電總希望我可以開始新的生活,我說我已經在開始新的生活了,只是他不懂。他想到的辦法,只是給我帶來了傷害,可是我什麼也不能說,因為我相信他的初衷是為我好。會覺得自己好委屈,可是欺負我的閃電卻是我唯一信賴的人。可能我的思維生病了,「好好愛自己」、「不要失去自我」,每一句都好對。可是,我啊,走自己的路。

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九號這天,早上起遲了,貪玩手機又錯過了公車,幾分鐘後查了一下手機地圖,下一輛還需要四分鐘,我同自己講「如果一分鐘之內公車會來,我和閃電就還有戲,否則就是沒機會了」,緊接著在等的公車便轉過了路口朝著我緩緩駛來了。

我啊,走自己的路。有些可笑,又有些可悲。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