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baraAi

月亮呀月亮,閃電在哪裡呢?

天子笑,分你一壇

蓋著我們一起蓋過的被,枕著我們一起枕過的枕,洗漱台上牙刷和刮鬍刀還在原來的位置,畫著公式的馬克杯隔一段時間便落滿了灰塵,懷念每早醒後跑到你懷裡賴一會兒床。一個人自怨自艾的絮絮叨叨,無關緊要。
天子笑,分你一壇

今年公司裁掉了15%的人,強制全員接種疫苗之後,開始限制員工衣著了。

連上網絡,去到哪裡都是紅旗招展,一片繁榮昌盛,正在追看的劇也為此停播一天。打開VPN,人人皆為聖賢,怒火中燒,只為這不公的世道。

排隊檢查健康碼,前面的人卻不懂早早打開,害隊伍越來越長,排隊取早餐,又遇見同一個人,竟然插隊。取餐時沒站穩,一個踉蹌炒飯灑了一地,取完早餐回到工位,才發現忘了取雞蛋。

排隊核酸檢查,後面的人緊緊貼過來,和其他人聊天的聲音像是開了功放。

習慣了每早一杯黑咖啡,喝得種類多了,發現越便宜的越對我的胃口,貴些的都太酸了。

鼠標的位置莫名其妙滿是水,鼠標裡面進了水以致失靈,過了半天,才意識到是工位正上方的空調通風口一直在滴水。把鼠標取下來,放到旁邊晾乾。

飲水機裡的水用光了,沒有力氣換水,走去隔壁辦公室取水。

被小組長叫過去,安靜的聽他的喋喋不休,音量越來越高,語速越來越快。

上班無聊滑手機,突然就開始播視頻,嚇一跳趕緊把音量關掉,哪怕沒有安裝任何短視頻App,短視頻也可以頻頻冒出。

聽見外面打雷下雨,開始憂心,不愛帶傘的人今天有沒有出門,有沒有帶傘。

前前同事發來一張合影,那是五年前,大家都是剛畢業第一份工作,照片的畫質模模糊糊,大家的表情滑稽可愛。

部門團建,領導對員工的私生活各種打聽調笑,員工對同事的私生活八卦議論,光明正大的職場霸凌和職場性騷擾,還總能怪你開不起玩笑。

團隊去年每人發了一箱桃子,一個人吃不完,帶回去最後一大半都壞掉了,今年又發了一箱桃子,就放在辦公室裡慢慢吃吧。

奶奶連續三天打電話找我,心裡明白她老人家要講些什麼,一拖再拖,終於下決心接聽了電話。

表哥在臨近結婚的時候和女朋友分手了,我問他,「你會不會捨不得,會不會想她」,他說,「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過段時間就好了」。他還說,「百分之九十的人面對人性的考驗,會經受不住」。我若談戀愛,便是破釜沈舟,哼,我可是會經受住考驗的。

同學不過新婚兩年,老公便離開本市去異地工作。我只知道意外隨時可能出現,你不在的下一個瞬間對方就有可能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無論多麼完美的藉口,不過是對方對你而言不夠重要罷了,如果在乎又怎麼捨得冒一丁點風險。

備份文件,意外發現回收站裡的文件,已然忘記卻是痛徹心扉。時間是個可怕的東西,許久之後疼痛會減弱,記憶卻永遠在那裡,感同身受從來只能用在自己身上。我才意識到是自己錯了,這兩年我不過是逃避了過去的不堪,妄想得到幸福,所以如今再次跌落深淵,不過是咎由自取罷了。才知道原來那時的創傷比我以為的要嚴重得多。

下班回到公寓,開門涼涼的,唉~今天的空調又開了一天。

雨一直下,轟隆隆,嘩啦啦,公寓房間窗外的雨棚上霹靂啪啦,開始好奇,房間小小的人聽得到雨聲嗎?

等了許久的「緋色的子彈」終於上映,早早的買好票,選好座位,肚子卻在上映當天痛得厲害,連起身下床都做不到。

胃還是會一下噁心一下痛,來來回回,這沒什麼不好的,至少為此,我還會開心一些。「如果猝然離世,又無人知曉的話⋯⋯」這都是身後事了,我也顧不上。老年癡呆抑或癱瘓的狀況,倒很是淒慘。

香港蘋果日報停運,這和我並沒有多大關係,只是因為在乎的人在香港,於是香港變成了一個特別的地方,關於它的事情總會多上幾分心。疫情反反覆覆,也不知道那人有沒有接種疫苗。

愛情只有十八個月,多數事情不過在於你選擇堅持多久,比如承諾,比如信仰,比如底線,比如原則,你在乎便是千金難買,你丟棄便是一文不值。大家都是獨立的個體,沒有誰是高人一等,可以拯救蒼生。一個人並不是因為心很小,一生才只能裝得下一個人。一個人並不是因為十惡不赦才會犯錯。一個人並不是因為十分完美才會被人真心所愛。

有朝一日,這些陰鬱的文字會不會給封鎖我的人看到呢,或許吧,又或許,在那天到來之前Matters已然不在了也未可知。掛念著牙齒壞掉卻又怕看牙醫的人有沒有治好牙齒,掛念著心跳過快的人有沒有不舒服,掛念著肚子會痛的人有沒有為了避免浪費把自己吃撐,掛念著那人有沒有平安的活在這世上,我答應過會一直站在那人的一邊。

管他熙熙攘攘陽關道,我偏要一條獨木橋走到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