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baraAi

月亮呀月亮,閃電在哪裡呢?

負重一萬斤長大

今晚有五星連珠,我不知道它們的方位,我對著夜空問「你們聽得到我講話嗎?」
五星連珠

負重一萬斤長大

負重一萬斤長大

今晚在等紅綠燈,旁邊一個變態貼到我身邊,接連兩次蹭著我的胳膊,我質問「你蹭我幹嘛?有病啊!」他轉過頭瞪我,我緊緊的盯著他。周圍的人彷彿沒有任何事發生,安靜的等著紅綠燈。

終於等到綠燈,邁第一步時,我感覺到雙腿發軟,只能強裝鎮定的繼續走下去。我心裡面怕極了,故意邁大步伐,故意在回公寓前在快遞櫃磨蹭了好一會兒。

這些都不過是意料之內,上次出差退房我拒絕一位男士插隊,他在前台揮著拳頭對我破口大罵,直到那拳頭快要落在我身上。我當時只是在想,如果他當真打了我,酒店前台應該有攝像頭吧,前台旁觀的服務員肯作證嗎,這人有沒有背景,我報警被抓的會不會是我,如果報警了要先把高鐵票退了。我心裡面怕極了,硬著頭皮想該怎麼辦。

我也是才發現自己會有應激心理,潛意識裡淡化那些不開心的回憶,可是那些回憶卻一直在那裡。

父親拽著我的頭髮打我,母親說著髒話罵我,我舉目四望求助無門。一個不熟悉的男同學說想和我做朋友,卻對我動手動腳,成為了大家眼裡我早戀的男朋友,他生氣的雙手扼住我的喉嚨想要掐死我,為了擺脫這份初戀,我放棄了在市裡最好的高中就讀的機會。一個不認識的男同學說喜歡我,想要好好照顧我,把我介紹給他的家人朋友認識,原來他同時在對不同的女生做著相同的操作,我變成了一個笑話。年幼時黑白色的記憶,在醫院的小黑屋裡,我聽不懂大人對話的內容,直到我成年之後才意識到那是什麼。

我本就病入膏肓,本也沒奢望什麼,只是上蒼仍舊不願放過我。我掙扎半生,小心翼翼攤開手心,露出最後一點希望,到頭來卻還是滿目瘡痍。

五星連珠,據說你們是天降祥瑞,你們聽得到我講話嗎?我並不是一直在想這些不好的事情的,我要不要許個願望呢?罷了,我不許願了。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等等,你說慢點,什麼雞,什麼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