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崑(Paulos)

台灣新北市人,曾任高校教師。對於各知識領域都懷有熱情,甚願與時俱進、謙卑領受。唐代文學曾是個人教研之專業,目前的生活以閱讀、寫作為重心。曠觀寰宇、體驗生命、反思世道、散發正能量,將所思所感、發而為文,是最大的喜悦。入列Matters相當之資淺,拙作有幸得到您的青睞,非常開心!敬請文友們多加瀏覽、批評、贊助、指教。

台灣民俗諺語小詮說 (4)

(edited)
台灣民俗諺語

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看

      台灣自古以來就是移民社會,移民社會大都重視族群關係、更為體貼人情世故,台灣的先民自不例外,相關的諺語也特別多,畢竟「人情往來」是維繫關係的「潤滑劑」,既不能免,也不可不顧。

     當然,面對「人在人情在,人亡人情亡」的社會現象,先民還是會有怨懟;「人情世事陪到到,無鍋亦無灶」之類的諺語,正是在講「打腫臉充胖子」的狀況;婚喪喜慶之屬、大大小小的事,假如都一一跟隨,也的確影響生計。但無論如何,先民還是秉持著:「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看」的原則,因為給予人情,其實也正在建立人脈,何時用得上也未可知。

大石,也著石仔撐

     撐,音經。這句諺語,很簡單,就是大石頭也需小石仔撐持,否則難以峙立。這是台灣先民對於自然環境的觀察。隱喻地位尊者,需要地位卑者簇擁、撐持其聲勢,彼此互相幫補,因為「獨木不成林」也。

    既然尊卑、大小的現象不可或免,所以要「有倫有序」、不宜「大是兄,小是弟。大細目,高低耳。」因為「大小眼、高低耳」指雙重標準,會傷害到正常關係的維繫;在講求人情義理的民間社會,是無法被認同的。

床頭相打,床尾講和

    夫妻關係是世間最微妙的關係,因為打打鬧鬧,很可能是夫妻間的一種「溝通方式」。台灣先民這句諺語,講得正是夫妻關係中那種「美妙言和」的境界。

    先民社會對於夫妻職分,其實分得很清楚,就是「查晡賺錢,查某理家」。此外,甚至還有一句諺語表現出丈夫對妻子的尊重,便是「床頭位,最聖。」意謂:丈夫最終還是會聽妻子的話。

       假使夫妻意見真的不合,另有一條諺語,謂之「門扇板,套不著邊」(門扇裝錯,當然套不進去門臼。一解作:套不對邊。)。夫妻間的人生價值觀,扞格過大,當然就不太可能「床頭打,床尾和」了。

查晡莫學百里奚,查某莫學買臣妻

    這條諺語充滿警世意味,牽涉到兩個歷史人物:百里奚和朱買臣,都是中華傳統典籍記載的歷史人物。相傳百里奚擔任秦國丞相,妻子杜氏在家鄉獨自扶養兒子,後來妻兒竟淪落到乞討的地步。其妻輾轉來到秦國,聽說秦國大夫是百里奚,想看一看究竟是不是她丈夫,終於在丞相堂相認,竟已30多年沒見面。所以男人不可學百里奚

  漢朝朱買臣窮愁潦倒,發憤讀書。其妻崔氏不甘貧困,逼迫夫婿寫下休書,改嫁他人。其後朱買臣顯貴,其妻要求破鏡重圓,為朱買臣所拒絕,這就是「覆水難收」這個典故的來源,所以女人莫學朱買臣

狗屎埔,狀元地

      台灣先民對於狗的諺語,大都非常俚俗。例如:「放屁,安狗心。」(無用的安慰)、「狗惜鼻」(狗鼻脆弱譏受挫即畏縮)、「狗吠雷」(喻無效果)、「狗咬司公」(狗咬道士,識人不清,不知天高地厚),也沒有什麼深刻的涵義。但是「狗屎埔,狀元地」強調的是人們要有「另類的眼光」

   「狗屎埔」原指大家都棄置不要的荒土(成為狗狗大便之所),但最後為什麼成為「狀元地」?這個當然靠眼光,能見人所未見。如何在一片渾沌之際,看到發展機會、看到未來價值?在在考驗著人們的見識。一塊「狗屎埔」你敢要嗎?說不定很快成為人人都想搶奪的「狀元地」喔?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