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崑(Paulos)

台灣新北市人,曾任高校教師。對於各知識領域都懷有熱情,甚願與時俱進、謙卑領受。唐代文學曾是個人教研之專業,目前的生活以閱讀、寫作為重心。曠觀寰宇、體驗生命、反思世道、散發正能量,將所思所感、發而為文,是最大的喜悦。入列Matters相當之資淺,拙作有幸得到您的青睞,非常開心!敬請文友們多加瀏覽、批評、贊助、指教。

服事觀念的迷思

(edited)
浮生漫錄

內人受邀到台中市忠孝長老教會擔任臨時司琴手,昨晚我送她赴教會和敬拜隊練唱。教會的敬拜隊伍有十多人,爵士鼓手、吉他手、鍵盤手、詩班都十分齊全,恰巧敬拜主領Tsai長老過去曾有數面之緣,相見十分熟絡。

他們賣力練習,因為本週是母親節主日。他們都希望主日崇拜登台敬拜時能有好表現,既討神喜悅也討得母親們開心。我坐在教長廊的休息座等待,教會牆上有個耶穌頭像,下面是一段《以賽亞書》著名的經文,經文下還有Lord hear MY PRAYER四個英文單字:

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53:5 )
20220506忠孝長老教會長廊牆面

在敬拜隊伍練唱聲中,我讀這段常見的經文,不禁很有感,在長廊外禱告起來:主啊,投入神國的道路已逾十年,我們倆也完成神學院裝備五、六年了,主啊,袮對於我們的恩召是什麼?深知袮是恩慈有憐憫的,了解孩子在想什麼…,當袮呼召的驗證越來越清晰時,我會迫不及待地說,主啊,我在這裡!

20220506 從窄門外拍攝團練

回到家發現教會直屬族長發起的「線上團契」通知,於是登錄進入Google Meet參加尚未結束的聚會。我分享自己在禱告中的感受,族長語重心長地告訴我:「作為一個基督徒,想服事神,天經地義,但你有沒想過,神也非常想服事人?」這句話使我陷入很深的思考,對我很有啟發。我想起2016年夏天,從大學退休,憑藉著一股初信者的熱情,一頭撞進神學院,兩年後結業,曾經很主觀地認為,應該可以好好在自己委身的教會「一展所長」。遺憾的七年來都事與願違。首先,如果沒有神特別的呼召,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摩西、迦勒,老年才被重用。再者,每個教會的異象不同,個人的遠景,融不入教會的「水流」,也衹能長期觀看、等待。於是在委身教會進入第八年的時刻,投閒置散,持續當招待、放ppt.、頂多拍個照、作個見證;連一堂「初信造就」課程都沒機會去授課,不亦宜乎?

回憶起去年W牧師返台時,曾單獨召見我們夫婦倆。我們夫婦絕對算得上是「資深義工」,他要聽聽我們教會生活感受,我當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他慨嘆,這個教會的「鍋蓋」就這麼大,你可能覺得教會沒重用你,當然教會有對不起你的地方,使你覺得無用武之地;但是,你何不反過來想:做個長老,坐在城門口,享受神賜的恩典,豈不是也很好?

《路加福音》記錄了耶穌很愛馬大、馬利亞、拉撒路一家人。馬大總是忙裡忙外,無暇聞道,唯有馬利亞特別地有福氣。有一次耶穌回答馬大的抱怨時說:

「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路加福音 10:41-42 。

是的,並非承擔事工才叫做服事。每個人和神的關係都大為不同,神怎樣差遣人更是個奧密。《左傳》記錄鄭國的﹝燭之武退秦師﹞,燭之武用了大半生的等候。《聖經》紀錄摩西率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前,也經歷大半生等候。何况我離八十歲,還有一段時日...。那麼,我急個什麼急呢?君子修身以俟命,應好好接受「神的服事」,成為擁有上好福分的馬利亞,而非做東做西、弄得苦苦惱惱的馬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