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70 articlesIn total 180205 words

【转载】互联网与中国后现代性呓语

造舟

——关于当下的一种合理,但未必正确的解释。

工作一周记

造舟

初入职场,工作一周。本周的工作主要就是联系作者,加人微信,催人稿子,填写表格,熟悉部门业务,大概如此。

六月,我终于毕业了

造舟

今天导员发了快递,将毕业证、学位证等东西给我寄了过来,这便算是完成了毕业。今年毕业,没有毕业典礼,没有散伙饭,也没有毕业照,毕业生们被学校连催三赶终于离开学校,累累若丧家之犬,又好似扫地出门。研究生三年,疫情占了两年,匆匆开场,草草收场。

上海是预示未来一百年的大河

造舟

大眼的文章不同凡响,今天瞬间爆屏,一个小时阅读量破了三十几万,尽管被删了,大眼的任务完成了。张千帆教授的评论也很精准:不是预示是提醒,一架坠落的飞机上头等舱是没有意义的。 ——荣剑

1

死灰复燃的文章 | 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造舟

这篇原发于微信公众号摩耶夫人文章,署名普通市民,本来已经被删除了,后来又不知道什么原因“死灰复燃”,莫不是审查员害怕了排名第一的那个“不得好死”的诅咒,放了一码,改为了不可分享传阅。忍耐到了极限,那么之后呢?

#美国就是全球最的大人权赤字国#

造舟

不出所料,评论翻车了。国内一出问题,赶紧禁评禁论,然后找点外国(美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想起前段时间看的电视剧《忠诚》《绝对权力》,市委书记市长的儿女都喜欢往美国跑,去留学。电视剧虽是2000左右拍的,但是现在也不是这样么?一面批评着美国的人权糟糕,一面又将儿女送去美国留学。

上海疫情笑话

造舟

苏联笑话永不过时!

提问:中国严格的新冠疫情防控措施能一直管用并持续下去吗?

造舟

中国政治话语大赏析

上海疾控中心20分46秒录音整理

造舟

“我作为一个专业人员,我没发现这个问题吗?我告诉他,轻症无症的,你不要把人家转走了,就在家里隔离,我都提了n次了,有人听过啦?没有人听的啊!你现在还来指责我。”

疫情连三月,洋丁值万金

造舟

“这个新闻真绝了,突发性,时新性,典型性,显著性,政治性,趣味性,讽刺性,概括性,象征性,一应俱全”

李承鹏 | 有些事是要写进历史的,有些人,已不像人

造舟

李大眼写了一篇新文章,首发在哪里还不知道,然后我就看到在公众号和微信朋友圈传开了,在推特和微博传开了,微信微博审核多严啊,一会儿就没了。写进历史的,那都是幸存者,被蒸发的消息仿佛从来不存在过一般。特搬运此文,以作记录。

喝茶后记

造舟

阿Sir上次的问题还没有问完,又按照上级指示添加了两个问题。

方可成 | 灾难报道是“吃人血馒头”吗?

造舟

虽然这次的相关讨论当中有很多噪音,但如果大家能从这篇报道引发的讨论当中,更多思考灾难报道的意义、思考媒体的角色,乃至思考如何鞭策和支持媒体做更好的报道,那也是一件好事。因为今天重重挑战之下的新闻媒体,真的非常需要公众的支持。

校园从法西斯主义手中保卫生活

造舟

“我在这里生活了四十多年,能不知道谁是法西斯?”

喝茶记

造舟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炸号志

造舟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与我们的态度

造舟

“如果不旗帜鲜明的反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那么我学的历史学将没有意义。”

劳燕东飞|直面真实的世界

造舟

我始终不认为,将各种社会问题搁在那里,不让人说破,不让大家知晓,便是所谓的正能量。如果正能量要依靠掩饰而获得,连直面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正能量,未免透着一股掩耳盗铃式的虚弱。

海边西塞罗 | “买妻生子”的盲山式穷愚,是种心灵癌症

造舟

最可怕的贫穷,不是经济的窘困,而是种生活方式。最可鄙的愚昧,不是智商的欠缺,而是种道德残疾。

2

2022年的第一场雪

造舟

今早起来,发现窗外已经下雪了,想起来今天已经是2022年了,距离那个《2002年的第一场雪》已经过去20年了

中国数字时代精选404

造舟

中国数字时代的年中404文章总结,我的公众号竟有两篇入选,可惜该号已经被永久封禁了。中国数字时代选中的文章,不少也是被封掉的号啊

權力的劇場摘抄

造舟

黨代會好像一部精心編導的劇目在政治舞台上搬演,有着戲劇表演那樣的精心細緻的設計、練習和彩排,要赢得觀衆們發自肺腑的掌聲。在此語境中,觀衆首先便是參會代表們,掌聲則是一種儀式,表明他們認可台上演員即領導人,並同時認可這些領導人的提議、方案和權力。

随想

造舟

matters有个好,通知出现红点一般是有人给你点赞或是评论了,微信公众号的通知红点则不同,一般都是违规了。自做公众号以来,所谓违规的通知连篇累牍,积累了118页之巨,最后竟因转载的一篇文章被永久封号。想来,《言论既死,国家即亡》那篇文章只是个借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朱学勤:读左方《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

造舟

《南方周末》的命运不仅与左方、江艺平、钱钢等历任主编的业绩联系在一起,更为重要的是,它是与整个中国改革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吕频:彭帅不是米兔组织化的一员,但却是呼应和示范效应的成员之一

造舟

女权不需要承担什么自身之外的大任,虽然它确实承担了。就彭帅,我也相信她,女人都是很坚韧的,她一定可以挺过去。

歷史上的今天:土肥原承諾幫助溥儀復辟當皇帝

造舟

土肥原賢二肖像多年以後,溥儀仍記得當年他與土肥原初次會面的場景:“他那年是四十八歲,眼睛附近的肌肉已出現鬆弛的跡象,鼻子下有一撮小鬍子,臉上自始至終都帶著吻合恭順的笑意。這種笑意給人的唯一感覺,就是這個人說出來的話不會有一句是靠不住的。” 事實證明,土肥原並不是像他長得那樣值得信賴。

未选择的路

造舟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我将轻声叹息把往事回顾,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因此走出了这迥异的旅途。

溥仪的面目

造舟

溥仪的前半生是不自由的。很小的时候他便当了大清朝的皇帝,也是在很小的时候,他的大清朝便覆灭了。从此,复辟清朝,再次当皇帝成了他的梦想,他的负担。他在故宫里有过一段快活的时光,在天津也有过一段快活的时光,可是自从他要真正去实现他的政治理想的时候,快乐消失了。

言论既死,国家即亡

造舟

“如果说存在力挽狂澜的方法的话,那就只可能是言论自由的力量。如果言论自由被压倒,完全窒息了话,国家一定不会有前途。”

“我会随时关注的你朋友圈”

造舟

导师说,以后我会随时关注你朋友圈,不要发些敏感的政治评论。他说这话的时候,仿佛是“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实际上我觉得他对我已是敌对的态度。菩提祖师对孙悟空讲,“日后你惹出祸来,不要把师父说来就行了”。现在的老师更加谨慎,你最好祸都不要惹,也不要去想,做个好学生即可,其他的都是无用之言,无用之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