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安

努力創作中 喜歡開發腦洞,如果能讓你對人生有新的啟發,會是我最大的榮幸。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43|想和你看遍整個宇宙

夏伊擁有一個缺根筋的母親,跟一個陌生的父親,某天卻撞破了他的秘密,把夏伊噁心得從此再也無法喚他父親,卻也沒想到他們真的無法再見了。馬特沒有死亡,他陪著夏伊成長,重新擁有了軀體,抱懷著滿心的期待去面對往後的人生,但那一定要跟夏伊一起!(文有點長,內容有點heavy
文有點長,可以配合BGM服用。

Shytavia出生在馬特宇宙一個叫「白」的星球。

母親的名字她並不知道,父親從來沒有喊過,她也只叫她母親。母親說名字在她長大的星球——最新星並不重要,這裡也跟她的母星長得差不多,並不需要改變多少生活習慣。

父親不常回來,一年大部份時間,她都不知道父親在哪、在做什麼,父親也不許她們好奇,對於一年沒見幾面,就算見面也不並不和藹親切的人,就算是她的父親,她生命裡唯二認識的人(「白」星球裡只有他們一家住著,Shytavia從來沒有離開過「白」),她也實在難以對他產生好感。

每當父親回來,母親都會跟他到別的房子見面,隔了半天,有時候一天或幾天後,父親會單獨回來看她一眼,有時候甚至一句話也不說,就會又坐上飛船離開,母親會過一段時間才回家,然後一段時間都會帶著有些勉強的笑容。

Shytavia不知道別的家庭是不是也是這樣相處的,這樣的家就算快樂嗎?她很疑惑,但沒人給她答案。


直到她10歲的時候,她的疑問終於被她親眼打碎了,她再也不對父親,不,容許她以後再也不把這個男人稱為父親,產生好奇、好感,甚至恨不得他從此往後遠遠地離開她們,也沒想到秘密被揭開後,他們終生也沒機會再見了……

那年男人隔了一年多的時間(馬特日曆)終於回來了,Shytavia鼓起勇氣,帶著難以壓抑的好奇心,偷偷地跟在他們背後,他們進入了一個偌大的別墅裡,連別墅的門都懶得關上,夕陽的餘暉透過敞開的大門灑在大廳內,男人粗暴地把母親甩在地上,砰的一聲,摔在那麼冰冷的地板上,肯定很疼。

她驚恐地想衝去看看母親,但男人的動作更快,把她嚇得不由自主地僵在門口的角落處。男人粗暴地撕開了母親的衣服,拿著被撕碎開的布料勒著她,她發出了難以呼吸的嘶啞的喉嚨聲,男人卻視而不見地脫下自己的衣服,進入了她的身體,又一邊打著她。

Shytavia站在角落裡只能被動地聽著母親哭喊的聲音,求著男人別再打她,嗚咽的聲音卻又帶著隱忍。她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讓男人放開母親,這個星球只有三個人,連能求救的人,她都不認識。

她無比地恨起了男人,他一直禁止她們離開,原來是有理由的......母親到底被這麼對待了多久?她這般隱忍,是不是為了保護什麼都不知道的自己?她顫抖地看向門口的玻璃,玻璃隱約地反射著自己的樣子,矮小、瘦弱,對世界毫不了解,她能怎麼樣拯救母親,保護自己?她無措地縮在角落裡,把頭埋在了膝蓋里,等了不知道多久,裡面的聲音才漸停。

男人拿了鋪在沙發上的薄毯蓋在女人的身上,冷漠地看著她低聲抽泣的樣子,他在自己脫下的外套上拿出了煙跟打火機,點著了煙,坐在她旁邊吸著。女人從地上用手把自己撐了起來,滿身的傷口都在吶喊著疼,但她忍著痛把毯子分了半給男人。

「小心著涼。」她說道。

男人扯嘴一笑道:「程序猿不會感冒。」卻也沒把毯子還給她,但向著門口眼光一閃。

Shytavia這晚在門外偷偷地聽了大半天,沒人出來把門關上,大概也不在乎,反正星球上只有這麼幾個人;直到兩人離開大廳進入了樓上的房間,她才敢跑回家,可也不可避免地發了高燒。

這夜男人沒有離開,但過了三天他們回到家裡才發現Shytavia正病著。母親連忙向馬特宇宙發起了求救信號,恰逢馬太在附近便馬上到了「白」。

只差一點就救不回來了,母親嚇得緊抱著Shytavia,但她滿懷著複雜辨不明的思緒,不知道要怎麼面對母親,男人還在,她也不敢對母親說些什麼,只好抱著頭奄奄地躺在床上休息。

馬太卻帶著懷疑的眼神看著他們,Shytavia分明是被嚇病了,而且不是剛燒起來,但她也不好明著問,說不定還會打草驚蛇,只好讓他們多注意Shytavia的病情,留下了藥,男人連聲地向她點頭道謝,她卻略有深意地看了眼Shytavia的母親,她脖子上居然隱約的帶有紅痕。

目光只停留了一瞬沒被任何人發現,馬太離開了「白」。

回去後馬太讓馬父盯著「白」,又讓他等男人離開了再去,馬父明白其中的深意,等男人離開的翌日他便藉著探望為由到達了「白」,這才驚訝地發現「白」跟最新星長得一模一樣,按照男人在迎新會的說法:「白」星球的外形一片淨白,是因為脫離了最新星之後,想要有一個全新的,把過去都遺忘的重新開始,才把星球稱為「白」。

結果卻跟他的說法截然不同。

馬父收起震驚的感覺,問候了Shytavia跟她的母親,又讓她多休息便請了母親去房間外,想要試探她「白」的情況,沒想到愈發引起了他的懷疑。

問起「白」的景象為什麼跟「最新星」一樣,她說「最新星」是她的家鄉,男人希望她能舒服地,有安全感地居住下來,馬父卻暗自在心裡吐槽了聲誰能在「最新星」有安全感?
問起她是怎麼來到馬特宇宙的,她居然道發現的時候就在了,她是跟著男人來的,並不知道為什麼要來馬特宇宙。
說起男人,她滿口的喜歡,語氣也帶著愛意,身體卻微顫著。

他想起了馬太說看到她傷痕的事,不禁有些猜測,他逗留了半天才離開了 「白」,懷抱著滿腹的疑慮……


Shytavia在男人離開後馬上就康復了,母親卻只當小孩子的恢復力總是很好。

Shytavia再也不願意讓母親喊她的名字,跟母親說:「母親,你以後叫我夏伊(Shy)吧,我名字太繞口了。」其實是她偷偷去查了自己名字的含義,Shytavia——神秘的意思,她不禁晦氣地覺得男人是在諷刺她的出生不明不白。

母親皺了皺眉,這可是男人親自給她改的名字,她不想惹他反感,夏伊便又道:「那他在的時候你再叫就好啦!」反正他一年也回不來一次,最好別再回來了,夏伊雙眼含恨。

夏伊背著母親,她自然看不到,便折中地答應了。

隔了一個月,馬太又來到了「白」,問起了夏伊要不要去馬特宇宙的學校上課。母親並不想夏伊離開她,畢竟整個星球只有三個人,男人平常都不在,沒了女兒就剩下她一個人了,她覺得就這樣生活並沒有什麼不好的,夏伊上不上學都能活得好好的。

夏伊卻一口就答應了,她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最新星」到底是不是母親形容的好;父親為什麼這麼對待母親;母親為什麼不逃離,她有好多的疑問,卻不知道找誰訴說,不顧母親的意見,她跟馬太約好了下週就去上課。

可那個男人卻異常地,才離開了一個月就回來了。

聽了夏伊要去上課的事,他馬上就駁回了她的意見,說想上課他可以帶教程,甚至在最新星請老師遠端教學,不用坐飛船離開「白」,這樣隔很久才能回來見他們。

說得好像是因為捨不得夏伊才讓她留下來,但夏伊回想起自己見到的畫面,知道他根本不會憐惜她們母女,但卻不明白他為什麼這麼堅決地反對?她偷偷地不屑地盯了他一眼。


夜幕降臨,天上漆黑一片,母親說這是讓人類休息的意思,漫天的漆黑能讓人類寧靜下來,所以她的房間只用了一層玻璃隔著,可以清楚地看到那片夜空。她躺平了身體,想睡卻睡不著,只覺得那片夜空什麼都沒有讓她覺得煩躁,那個男人為什麼要回來?她想衝上夜空往上面潑些白色破壞那根本虛假的祥和!

就在她天馬行空的時候,門外突然響起了鈕鎖開門的聲音,她的房間從來都沒有上鎖過,母親說她還太小了,怕會發生什麼事,所以從來不讓她鎖門。她聽著腳步聲,知道一定不是母親,她此時無比地後悔為什麼還要遵循母親的話。

那人走了幾步路來到了她的床邊,聽腳步聲身高應該很高,所以應該是……那個男人!

她驚慌地緊閉雙眼假裝睡著,不想跟他打交道,那男人卻把手探進了被子,摸上了她的身體。她忍著不適,沒有反應,那男人卻撥開了她的衣服,把手放到她的肚子上。

夏伊馬上回想起了那天的畫面,母親的哭喊,她驚恐地撥開了他的手,連滾帶爬地離開了床想往門的方向跑去。

還沒跑兩步,男人的聲音便傳了來:「想去哪?我早把門鎖上了。」

夏伊只好停下了奔跑的腳步。

男人搖著手上的鑰匙圈,鑰匙哐當哐當地發出清脆的敲擊聲,空氣卻是凝固的,他看著他的女兒,笑了笑,卻非常地陰森。

「那天你在門外吧?」他問道,卻一點也不懷疑。

「放心,我孩子不感興趣。」夏伊覺得他臉上的笑意更陰森了起來,語氣明顯帶著諷刺的語氣,卻又感覺他有些無奈。

「至於你的母親……她很有用。」夏伊聽不懂他帶有深意的話,卻聽懂了那句對孩子不感興趣,她不由自主地鬆了口氣,明白剛剛這個男人是在嚇他。

什麼人會用這種事來嚇自己的孩子?她越發覺得這個男人是個變態,還不是個瘋狂低智的變態,這樣的人更加恐怖。

他到底想做什麼?

這些事當然輪不到一個對世界沒有認知的孩子去想清,男人也沒想跟一個孩子說些什麼,他只是不想這兩個人破壞了他的計劃,於是隔天他就離開了。

夏伊最終還是拒絕了馬太的邀請,她不知道那個瘋子瘋起來會幹什麼,更不知道他為什麼不在「白」卻知道馬太邀請她去上課,還特意回來阻止她,如果不是這件事,看怕就算明知道她目睹了他對母親做什麼,他也懶得解釋。

馬太猜到她大概勸不動夏伊跟她的母親,於是早就偷偷地讓馬特來了「白」。

馬特死後,靈識受損,還沒有辦法用Q的辦法重塑身體,卻也獲得了更多的自由,可以不被任何針對軀體的監察發現,他藉此到了很多有自轉鐘的星球探索,這些星球根本就不相信靈魂,也就沒有對靈識的探測,這次被馬太要求來「白」倒彷彿大材小用了,但他們家一向最重視馬特宇宙,他便一口答應了下來。

他幾乎是剛把靈識轉移到「白」,便目睹了夏伊跟她父親對峙的狀況,他躲在了房子外免得被男人發現了他的意識,一邊擔心夏伊會惹怒了男人,他沒有軀體難以拯救她,還好男人只是恐嚇了一下她,沒有其他的動作。

男人離開後,夏伊嚇得在地上發抖,想跑回床上卻又想起剛剛男人在床上碰她的情景,又不敢躺上去了。見狀,馬特嘆了口氣,他進入了夏伊的意識裡找到了她的憶籽,調動起了她意識內的O,試圖與她共情

他在回憶裡找到了最平和的音樂,把音樂的波動傳到了夏伊的意識裡,然後又調動了她的憶籽,找到她在這個房間裡最快樂的回憶,沒想到居然是在房間裡面把娃娃狠狠地扔到床上!他不可置否地對這個孩子的記憶還有她感興趣的畫面如此奇特笑了笑,過了段時間,夏伊的情緒終於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她在床上抽泣地睡著了……

馬特卻想,沒想到他能這麼容易地找到並調動起她的O,難道是因為她的年紀還小(明明馬特也沒長多大),還是因為她一直處在單純的環境簡單地生活?

馬特觀察起了夏伊的生活,她一無所覺,照常地早上起來跟著母親運動、吃午餐、打掃房間、讀書(母親背寫下來的《西紅柿思想概論》早被她丟到書房角落裡)、偶爾種種花草,如果沒有男人,她們應該能很愉快吧,他想。

但是沒有足夠的認知跟能力是不可能保護自己、跟男人對抗的。觀察她的這段日子,他知道夏伊絕對不是個懦弱的人,可能是因為男人也是個決絕冷漠的人吧,但顯然她也學習了母親的善良——她的母親雖然是主人鶲,被傷害的族群,心靈卻依舊直率、單純,沒有懷恨,儘管沒有勇氣對抗男人帶來的傷害,卻也保護著她的女兒盡力不波及到她;馬特覺得,這是善良,也是懦弱,有種說不出的扭曲,這卻就是現實的難堪

他還發現了夏伊的母親會定時吃著一種藥物,外表跟無憂一模一樣,但她卻從來不暈宙,也不覺得她依然對卸下自轉鐘有什麼副作用,因為定時服藥的關係,也看不出來不服食有什麼反應,他帶著疑惑潛入了她的憶籽,撞破了男人的秘密……


穆麗兒(母親)的故事

夏伊的母親叫穆麗兒(Muriel),有悲傷、光明的意思,是她的父母在淪為主人鶲之後帶著悲傷、期盼誕下的孩子,名字在最新星根本就不重要,每個人從出生會安排代號,改名這種「陋習」是主人鶲的殘留。穆麗兒從小就很單純少一根筋,對於程序猿賦予的工作一概接受,從來不喊苦,彷彿怎麼樣的生活她都能接受,還很喜歡背誦《西紅柿思想概論》,總是能一字不漏地默寫出來,於是程序猿也不怎麼為難她,直到20歲的時候,她一覺醒來便發現自己離開了最新星,在一個飛船裡面,裡面只有一個男人。

男人說,他喜歡她所以不想讓她受苦,便把她帶了出來,在新的星球裡,她不用再工作,可以盡情地玩樂。
又說,她現在只有他了,他們只能互相依靠,然後強行地拔下了她的自轉鐘,逼她吞食了「無憂」。

但那不是無憂,馬特一眼就看出來了,儘管外表一樣,但服食後的反應卻不一樣,先不說穆麗兒根本不需要「無憂」(她根本不在乎時間的流逝),「無憂」的副作用是長期服用讓人失去自主意識,精神崩潰,它的副作用更像是它的進化版本,讓穆麗兒產生精神依賴,對男人言聽計從!

這太可怕了,馬特臉色一沉。

在飛船的日子,穆麗兒被迫地跟著男人做愛,男人總在她的耳邊說著她愛他,他們很相愛,穆麗兒的精神防備開始崩潰,開始被動地接受了男人的說法,又懷疑著是不是藥物改變著她的精神,試著偷偷不吃,卻發現不吃藥會讓她產生她被迫跟男人分開的幻象,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撕心裂肺的痛感,她從不覺得自己在飛船裡對男人產生了多大的愛意,甚至有心臟劇痛的感覺,她只好又繼續服用了藥物,花了一段時間說服自己,應該是愛上了他吧,至少是喜歡的——這些男人其實都監察著,只是她以為他不知道。

不寒而慄。

到達了「白」不久,她便懷孕了,以懷孕為由,男人沒有讓她出席迎新大會。

馬特覺得,這一切男人肯定早有預謀,否則他怎麼會提早找到了無人星球,還早已設定了它的外形是全白,以及擁有難以探測的特性?但要說這是因為他瘋狂地愛上了穆麗兒,甚至不惜強暴她,逼迫她服食藥物,他又不覺得是如此,男人比起說愛,更像是在操控著穆麗兒。

……莫非,他是把穆麗兒當成研究對象?馬特明明沒有軀體,卻覺得自己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無論看再多痛苦的事情,他都無法對這種殘忍麻木。

男人在為誰工作?他研究這種藥物想做什麼?

馬特覺得,馬特宇宙正在面臨一個他們從未發現的危機,他非得把這件事弄清楚不可!

還好穆麗兒是個堅強又單純的人,否則一般人面對這種事情,早就精神崩潰了,又或者因為對藥物上癮而惰於生活,這樣對夏伊來說一定是場噩夢!他不得不承認,男人找了個合適的研究對象……

呸,他在想什麼呢!這明明是一場噩耗!

馬特沒有意識到自己看到穆麗兒的故事卻更在乎夏伊的感受。他離開了穆麗兒的憶籽,看著正在玩水的母女倆,不由自主地感嘆惋惜著她們的遭遇,卻又被她們的美好所感動。


馬特選擇在夏伊單獨讀書的時候出現在她的面前,還很禮貌地敲了敲她的房門。

夏伊卻以為自己見到了鬼,也或許鬼真的都是他這樣的沒有軀體的靈識用虛擬技術成形了影像?

馬特用自己有生以來最和藹的笑容朝夏伊笑了笑:「你好,我是馬特,馬父跟馬太的孩子,就是馬特宇宙的馬特。」

夏伊依稀聽過母親提過馬特宇宙的背景,卻有點懷疑,馬特不是已經……

「我只是軀體被破壞了,因為靈識也有受傷所以還沒能重塑軀體,沒有想嚇你的意思。」他語氣溫和。

夏伊想了下,馬太自從上次邀請她入學被拒絕後偶爾還會來探望他們,要拆穿他太容易了,應該不至於撒這種謊,於是便往後退了退示意讓他進來。

這是除了馬父跟馬太之後第三個來的客人,沒想到他們一家都來過她們的星球,是因為探測到這裡有什麼異常嗎?她默默地希望真是如此,她不想再面對男人了。

馬特知道自己潛入她的憶籽便能知道她在想什麼,卻不想這麼做,只用他們共連的O悄然感受著她的情緒,知道她是真的不害怕他了。

「是母親拜託我來教導你上課,她知道你不方便離開『白』,但她覺得你應該接受更規範的教育,便請了我來。」

又道:「放心,我沒有軀體,只要你們的日常不發生太大的變化,他不會察覺到我在這裡。」馬特調皮地眨了眨左眼,示意他都知道她們的情況。

夏伊鬆了口氣。

從此馬特便開始教導她知識,但他們都更愛聊宇宙上的那些事,像是「最新星」的歷史在其他星球的眼中是怎麼樣的、馬特宇宙跟銀河宇宙的瓜葛、自轉鐘到底是什麼(夏伊在「白」出生根本沒真正接觸過自轉鐘),偶爾還說說馬特宇宙的八卦,像是蝸梨梨的情書被寄丟了,客人氣得想拔光她的頭髮,結果被監控者打了一通;跟她分析日日到底喜歡小寶還是大寶,還跟她打賭他什麼時候才會有抉擇,還是一直三人行到世界盡頭,讓夏伊哭笑不得,卻又對外面的世界更加好奇了。

夏伊攤在床上透過玻璃看向萬里無雲的藍天道:「我什麼時候也能去看看其他星球,跟他們聊聊天就好了。」

「會有這個機會的。」馬特說道,守護馬特宇宙是馬特公民的共同願望,沒有人願意看到男人繼續傷害她們。

馬特很想知道她親看到宇宙的偌大會有什麼樣的表情,會不會激動得大叫?還是瞪大了她那本來就很大的眼睛,笑到眉眼都擠成了一條線。他向來最喜歡看到她的笑容。

夏伊卻不想再想這種傷心的事情,眨了眨她水靈的大眼,轉身對馬特道:「你真的長現在這模樣嗎?你活著的時候多高?看著最多二十歲吧,肯定談過很多戀愛!」

馬特哭笑不得,沒想到她八卦起自己來了,輕輕地點了點她的鼻子(雖然根本碰不著),笑言:「你現在才好奇這些啊?」夏伊笑著往後縮了缩。

卻又娓娓道來:「我18歲的時候去世,一直沿用著那時候的外貌,身高用你們的單位大概一米九,至於戀愛,活著的時候沒想過這些,死了就更沒想過了。」

他帶有些深意地看向夏伊,她雙眼含光,笑得咧開了嘴,他有些明白,但誰也沒有點破。

他們更迫切於掃清男人帶來的陰影。


時間飛逝,三年過去了,男人卻從沒有回到「白」,他們的打算跟準備一直無用武之地,但連穆麗兒也只是很偶爾才會提起他來,儘管她被藥物所控制,但心裡也清楚,沒有他的日子她跟女兒都更快樂。更何況男人從不允許穆麗兒問及他的行踪,她便只把這些複雜的情感收藏在內心深處。

馬父臨時請了時間監控員帶了一隊人去追查男人的消息,依舊沒有準確的關於他生死的消息,時間監控員便轉向了調查藥物的信息,不過他沒有去藥星,而是回頭拉著小菲帶著整隊人到了最新星外比較隱匿的空間,把飛船隱形了,駐紮在那裡一個月要他用觀察儀器觀察主人鶲的情況。

他們有著跟夏伊母親一模一樣的症狀,只是他們所「忠於」的對象是偉猿。

在蝸星出身的時間監控員不難明白其中的糾葛,有了充份的猜測他們便毫不猶豫地馬上回到了馬特宇宙跟馬特報告情況,馬父幾年中不斷來回藥星幫忙著研發解藥,現在還停留在那裡,這個信息太重要了,他們不能冒險把消息傳送給馬父,只發了個緊急的信號給馬父讓他盡快回到馬特宇宙,還好最新星是個不太開放的星球,時間監控員想這個信息應該還沒被暴露出去,大概只有他們發現了。


夏伊卻看著剩下的三顆藥苦惱著,穆麗兒反倒沒什麼擔心的,她看著母親那缺根筋的樣子就不知道該慶幸她的樂觀還是苦惱她過度樂觀。

她把精力都放在了改變「白」的環境。

在大概半年前開始,她一醒來就發現她房子外的景象改變了,原來跟最新星一模一樣一棟棟像堆積木一樣的高樓不見了,卻出現了她一直在夢中縈繞的、一望無際的大海(備註:Muriel也有明亮的海的意思),清澈的海水能看到海底正在游走的生物,海邊還有著走起來會發出清脆聲音的沙灘,她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景,她只發現了,只要她想,這個星球彷彿就會為了她改變,於是她全心全意地去發掘更多新的物象想要放進「白」裡,加上最近一年女兒開始帶她遊走在馬特宇宙的不同星球,她認識的人跟故事都更多了,西紅柿什麼的便慢慢地被她拋在腦後,只當成故鄉的那些故事了。

過去再好,現在跟未來看見的更多面貌更值得穆麗兒去期待。

夏伊跟馬特對穆麗兒的改變非常開心,沒有人願意在她面前提起男人,更不可能提起最新星(夏伊已經知道最新星真正的樣子,她對它一點好感也沒有了,只想守護著自己的家——馬特宇宙),他們花了很多的時間陪著穆麗兒,任她想要創造些什麼。

夏伊才發現,從前從來沒有真正認識過穆麗兒,除了她是她母親的身份,是她的照顧者外,她從來不知道穆麗兒的任何事情,包括她的名字

母親不應該是nobody,她覺得有些慚愧。

於是,

有天夏伊對著母親直呼她的名字:「穆麗兒。」她笑嘻嘻地,彷彿在喊著自己的好友一樣,穆麗兒愣了下,俏皮地回了聲:「夏伊!」

從此她們再也沒以母女相稱,往後認識她們的人,也只稱呼她們的名字了。

夏伊希望,這是她們人生新的開始,她們可以重新認識。她們還活著,未來還有很遠很遠!

最終服食完那三顆藥之後,穆麗兒卻也沒有發現自己出現之前的副作用。

此時馬父跟時間監控員已經回來了,他們便約好了在「白」開會,夏伊跟馬特當然也有出席,這次還邀請了穆麗兒。

馬父猜測,男人在大概已經去世了,否則這個星球應該會一直隨著男人的意識維持或改變,只有他去世了這個星球的控制權才會改變到穆麗兒的手上,穆麗兒卻道,如果他根本沒有死,只是自主地選擇了把星球控制權轉移到她手中呢?

他到底有沒有死亡?
他為什麼會擁有這種最新星也擁有的藥物?
他是不是最新星放在馬特宇宙的臥底?
為什麼穆麗兒會沒有副作用?

解藥還在研發當中……

這些謎題還需要時間才能解答……

夏伊對這個十幾年來加起來都沒見過幾面的血緣上的父親,其中還有兩面讓她彷彿墜入了地獄沒有任何好感,她只恨他傷害了無辜的母親,但這個男人沒有變態到傷害她,這麼些年來都讓她無知地成長著,其實她對他也有道不清的糾結。

但她是不想花時間試圖把這些思緒理清,也不想彷彿糞裡淘金一樣地尋找加害者那麼一絲的善良,她迫不及待地繼續徜徉馬特宇宙,也想跟著馬特離開馬特宇宙看看別的地帶都有些什麼面貌,也想幫助他幫助更多人到達馬特宇宙。

如果沒有馬父、馬特,沒有他,他們在這個「密封」的星球裡只能任人魚肉......

男人到底是誰,背後的糾紛,她都交給了馬特宇宙,無論答案是什麼,或者最終沒有答案,她都接受。

更在乎這些的是穆麗兒。只有進入過她的憶籽的馬特知道他們的故事,但他也沒有清楚地看到每一幕,更沒有想要共情穆麗兒,這些年終究是穆麗兒自己跟男人糾纏過來的。

她的世界從離開最新星開始只有他,她的心有著很重要的一部份都是被他佔據了的,已經跟藥物沒有了關係,也可能有,反正她也分辨不了。聽到他可能離世的消息,她震驚、心痛,又有些解脫,她想哭,卻害怕被人看到一個加害者的離世她居然哭泣,她不想被嘲笑,不想被指責不知好歹,但她沒有辦法讓自己真的像她這麼多年的生活一樣,努力自洽,把煩惱都拋在腦後,她想她需要些時間去讓自己回到以前的步伐,也很想知道他的故事,或許是想藉此撫平自己的傷口,也或許,她只是在乎......

那個男人為什麼要選擇她,為什麼要她愛他,這麼多能選擇操控人的情感,他為什麼選擇愛情,又為什麼要傷害她,是不是她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還是其實他對她也有那麼一點點的愛。

她想起了跟他生活的點滴,想起了被他撫摸的畫面,又想起了他對她施暴時的痛感。她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

就這樣吧,都過去了,她還能遇見幸運,能擁有新的生活,遭遇沒有被任何人嘲諷,所有人都在關心、愛護她。

她開始偶爾跟著馬太去治療其他人,更多的時間繼續改變「白」的環境,她不想改變這個星球的名字,卻真正的讓「白」變得淨白、透澈,所有人都可以來「白」遊樂,也可以暫居在這裡。

「白」變成一個用內心的平靜成為能量運轉的星球,穆麗兒希望,每個人的到來都能獲得平靜、平和。


夏伊成為了馬特的助手,跟著他四處遊走,終於等他靈識痊癒之後,他跟馬父、馬太商量好決定了重塑軀體,夏伊從此特別地興奮,總是瞧著他嘻嘻地笑,他卻覺得她的笑容不懷好意,但也坦蕩地瞧了回去。

他也想觸碰到她。

馬特開始不厭其煩地聯絡Q,終於讓這個浪子答應了他的請求,來到了馬特宇宙幫他重塑了軀體,就是他離世的樣子,但他跟夏伊卻莫名其妙地變成了同齡人,馬特有些不服氣,他一直想聽到夏伊喚他哥哥(這是他內心有些變態的慾望),現在卻難以成真了,他只好從別的地方彌補這個遺憾。

擁有軀體的馬特像是脫韁的野馬,一下爬山、一下下海,還衝去了一個星球的黑洞旁救了瀕臨被吸進去的飛船,夏伊一開始還很興奮地陪著,後來卻逐漸覺得精力跟體力都跟不上了,18歲的馬特怎麼這麼瘋狂?難怪他敢於參加戰爭拯救星民了!

馬特驕傲地看著夏伊,一副讓她知道他的厲害的樣子!

他們悄悄地牽起了手,含笑幸福地看著對方。

這次他要好好珍惜他自己,因為他不止擁有了家人,還擁有了一個小小的、可愛的愛人,以及她後面牽引著的那一串麻煩。

他要好好地守護著她,陪著她成長,看遍整個宇宙。


寫了一個晚上,還有一個早上。這個主題是看到最近的報導,還有關注了很多人的分享想到的,往輕鬆的方向去寫,也想讓大家明白受害者的一點心態,沒有人是完美的,非黑即白的,都會懦弱,分辨不明自己的情感甚至為了自保而自洽,多些了解跟擁抱,支持他們獲得新生,讓他們知道一切還有希望才是最重要的。
希望有人能看到最後。

封面來源:luizclas from Pexels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28|O 不是個傳說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24小時故事創作挑戰(最大獎將免費獲得 NFT)

馬特宇宙檔案館0.4|關鍵詞索引、人物簡介以及目錄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