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音

我是玄音,是以靈異、玄幻、寫實短篇風格為主。 本身對於插畫也有興趣,歡迎與我認識成為寫作小夥伴。

【原創短篇小說】死亡之淚與藍玫瑰01:關於我的死因

死亡不是一切的結束,相反是嶄新的開始。

  我叫做小葵,就在前不久我跨過頂樓女兒牆,從自家大廈9樓往下跳樓自殺。在連續驟降下著雨勢的午夜,我看著躺在血水裡支離破碎、面目全非的屍首。我除了一開始驚訝以外,就沒有其他多餘感觸了。


  因為我知道自己那具屍體已經無法獲救了,屍體眼球外翻整張臉都變形,四肢都變得扭曲腦袋流出大量鐵紅素血液。就算真的還能獲救,多半也只會成為植物人,而我也確實不想獲救。


  我抬頭往上看著前不久往下跳的樓頂,有件事情我必須說,在跳下來之前我沒有過多考慮時間。因為我非常確信一件事情,在跳之前我已經想得太久了。生前還活著的時候,我已經想得好累,對於想獲得解脫的念頭,早就已經將我吞沒了。


  雖然我第一次體驗以靈體身分,身上穿著著身前的衣服,休閒寬鬆的襯衫、淺藍色休閒褲、一雙防水運動涼鞋。我站在原地望著那具沒有心跳眼神黯淡的屍體,我對著那具屍體說著。


  「謝謝妳出生在這個世界上,謝謝妳曾經付出過的一切努力。謝謝妳不斷支撐到了現在,我知道妳有著太多遺憾與後悔,妳的那些遺憾已經可以全部放下了。那些使妳害怕畏懼的事情全部都消失了,無須在害怕了。現在可以好好安息了,曾經的那個膽怯恐懼世間的自己。」


  我不知道自己站在雨中多久,可能久到時間都感覺過得很緩慢。


  關於我為什麼會對自己屍體說出那些話,來自於我生前的一個習慣。當我還是學生時期寒冷冬季,曾經有一位短髮女同學撿到一隻凍死的麻雀。她本來要將牠丟去女廁垃圾桶丟掉,我跟她拿了過來。最後被我埋在學校的花圃裡,在安葬之前,我也是這樣對麻雀屍體說著相似的話。


  因為我清楚這是對肉體跟靈魂的道別,使得兩者能夠放下一切執著,前往另一段嶄新的道路。


  從剛跳下來到現在都還沒有人發現,對於我的屍體會如何被處理。我不是太在意,所以我離開了命案現場,繼續朝著我想去的地方走著。


  我朝著通往大馬路的街道走去,說是走路,其實感受不到自己腳底,碰觸地面真實感受。能感覺自己是在移動著,我能看到跟我擦身而過的陌路人。只是他們就像是有意識避開了我,他們是看不到我的,只是來自身體某種本能,會使他們自動迴避與我的碰觸。


  「現在要去哪裡呢?」我站在一間已經休息關門的全聯門口,望著右側空蕩蕩的大馬路。只有幾輛車身顯眼黃色計程車,以緩慢速度在我眼前駛去。


  就在對面斑馬線綠燈亮起,我要邁開步伐通過時,有道陌生的低沉男音打斷了我的思緒,使我停下了腳步循著聲音方向望過去。


  「我說,妳是要去哪裡?」


  ─ 未完 ─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