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音

我是玄音,是以靈異、玄幻、寫實短篇風格為主。 本身對於插畫也有興趣,歡迎與我認識成為寫作小夥伴。

【敘事短文】雨蝶 ─ 我與你相遇在雨天

有時善良的舉止,背後包含了一顆純粹的心。

  在台灣悶熱潮濕的梅雨季,無論是太陽雨、毛毛細雨、短暫陣雨,又或者傾盆大雨。總是會讓人感覺措手不及,尤其是在這個繁忙跟時間賽跑的城市裡。

  每次當窗外下起雨時,我坐在電腦桌前,感受著窗外吹來舒爽的冷風。伴隨著熟悉的一股濃烈水氣飄散而來,任由清風吹亂我的髮絲。靜靜感受著它帶來的柔情,吹走我心頭的鬱悶。

  這使我想起自己學生時期的趣事,那時我就讀永和的某所高職,穿著學校制服撐著摺疊傘走回家的路途。

  我依稀記得那天也下著不小的雨勢,低著頭撐著傘往前走著,試圖盡量避免踩到小水潭弄濕自己的學生鞋。

  當我經過停在路邊一台黑色轎車時,我眼尖發現有一隻蝴蝶騰撲翅膀,牠的翅膀被雨水打濕飛不起來。飛起來的高度最多只到我的腳踝,我站在它的不遠處,思索著該怎麼辦才好。

  就在我猶豫之時,前方走來一位年輕媽媽牽著自己年幼女兒,她們撐著雨傘剛好經過這裡。小女孩看到一手指著蝴蝶方向,用著稚嫩的聲音呼喊著。

  「蝴蝶,是蝴蝶。」

  年輕媽媽隨著女兒指的方向也看了過來,她像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拉著女兒的手加快腳步離開了。




  當我的視線回到那隻蝴蝶,牠就像是對抗著雨水的殘酷。不斷拍動著自己微弱的翅膀,我朝著它走去伸出自己的右手,牠就停在我的手指上。

  「我不會傷害你,你不用害怕,我現在帶你去可以避雨的地方。」我柔聲對著牠說著。

  我邊走邊想著能帶牠去哪裡避雨,滴滴答答拍打傘面的雨勢,有時會吹起冷風。走在馬路邊,盡量靠著右側穿越斑馬線跟騎樓下通道。

  在我行走的過程裡,我像是清楚自己想要護航的念頭。

  當我要準備經過一家販售火鍋的烹飪出風口時,我將自己手裡的傘轉向出風口,替搭乘的蝴蝶遮擋會席捲而來的強風。

  我們就這樣一路走了一段路,我最初本來想帶牠去公園避雨。不過,因為下雨的關係,那裡不適合避雨。

  我只好換個思路了,想到在往回家的路上,有一間花棚主要販賣觀賞用的盆栽。主要那邊是有鐵皮屋頂四周通風,能夠讓牠暫時將翅膀弄乾。




  不多時抵達了那間花棚,我走進店裡,完全是敞開柵欄的門口。我站在門口對著店內呼喊著:「請問有人在嗎?」

  等了數秒後,走出來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以及大型金黃色拉不拉多。

  「有什麼事情嗎?」男子露出疑惑問著我。

  我簡單表達一下自己的來歷,想請店家讓蝴蝶在這裡避雨,等牠翅膀乾了就會離開了。最初店家口吻透露出擔憂,以為我是想請他養蝴蝶。在我誠懇坦然語氣下,不會造成店家困擾,純粹讓蝴蝶避雨後。

  男子點頭答應朝我走來,伸手準備抓走停留在我手背上的蝴蝶。牠騰撲幾下避開了男人的手心,飛向一旁綠色大片葉子底下。那盆剛好是大葉金鑽的盆栽,牠躲在葉子裡面正好被上面葉子遮擋著。

  在我再次拜託店家後,男子說沒有問題。

  我看到男子拉開上面的葉子,看著蝴蝶停留在葉片上不斷拍動著自己翅膀。拉不拉多也湊近葉子盯著蝴蝶看著,我就自行離開店家,撐著傘回家了。




  記得從那天之後,那家店有一段時間,生意變得相當好。也是湊巧那家店是我回家的必經之路,不過我也沒有再次踏進那間店了。

  現在想起來,也不知道自己當初怎麼會出手救了那隻蝴蝶。可能是…… 我單純心地善良,無法看著牠受難不伸出援手吧。看著牠努力在雨中掙扎,我不忍心就忽視牠而離開。

  如果問我,我對人類也會做出善意之舉嗎?我會說,我已經做不到了。

  因為被摧殘的良知早已粉碎了,受盡滿腹的委屈,只能獨自潸然淚下療去傷痛。




  蝴蝶生命是短暫的,牠們最短只有三個月生命,最長能夠兩年時間。那麼人心的善良,能活到什麼時候呢?在利益面前不過是一剎那,可能只有幾秒鐘時間。而要復原卻要用餘生時間,慢慢熬、慢慢好、慢慢淡忘那些看不見觸碰不到的痛。

  我與你相遇在雨天,願為你撐起一把傘,替你遮擋風雨的殘酷。指引你前往能夠短暫休息的地方,你我不曾相識過,純粹湊巧我與你此時相遇。願得你剩餘的餘生,一切安好喜樂平安。

  ─ 完 ─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