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time

真正的民主:《权民一体论》

《权民一体论》——中国的出路(1)

(edited)
“政治制度有如承载社会的车,社会意志是其应有的行驶路线。二元结构的政治之车虽在大方向上不能脱离社会意志,但是恰好的状态不多,总是左摇右摆,甚至落沟或撞崖。
专制政治之车的方向盘操于当权者之手,其他人被隔离在乘客区不能过问,只有在事故频仍,撞得头破血流后,忍无可忍的乘客打破隔离,才能换上新司机,随即又会被隔离,进入下轮循环。
代议制让乘客定期推举司机,也能对司机评头论足,但是选上的司机不一定合适,或者坐上司机之位就变得任性,不到下次选举仍难更换。好在不用冒车毁人亡的风险暴动,虽然有滞后,可以等到推举新司机后再修正偏离。
根本的解决是换上一辆由社会意志直接控制的自动车。如科幻作品描写的意念驾驶,社会意志怎么想,车就怎么开。递进自组织的「和载体」相当于社会意志的「意念」,其对社会意志的体现便相当于对社会之车的驾驶。社会意志是社会之车的行驶路线,而社会之车又由社会意志控制,形成完美的自洽。”

问题

所谓民主,必不缺少的一点就是每一个人民的声音都不被忽略,那么,以目前的沟通方式能否实现呢?恐怕不能。通常一个上百人的群体商讨事物时,就会出现各说各话,个人意志无法充分表达的情况,跟不必说几百人,几千人,几亿人的社会了。那么,有无解决办法呢?王力雄先生在《民权一体论》中提出了解决办法。

在日常生活中。三两好友之间的谈话。可谓是个人意志的充分表达,每个人在这交谈之中,都可以通过他人的言语,动作,神态等来得知他人意志,而这样的群体中,沟通是双向的,每个成员都会或多或少地受到他人的影响,(想象一下,不同颜色的颜料混在一起,最终会是怎样)。这样的小群体在决定事物时,必然会体现全体成员的个人意志(每个人都会追求个人意志的满足),即“群体意志”,而事物也是由群体意志所决定。由此得出结论:在可直接沟通的群体内,可实现民主。

由此结论可看出,越大规模的群体,个人的声音越容易被忽略。毕竟,一个人在可直接沟通的群体中,是几分之一,至少还是几十分之一,但在社会中,是几百分之一,是几万分之一,是几亿分之一。在当今的社会中,个人的声音太渺小,所以他们的声音必须借助某些管道,或是集结在一起,才能被社会听清,可对他们来说,这太困难了,

解决问题——递进自组织

可直接沟通的群体可实现民主,大规模的群体则不能,由此可见,“实现民主”这件事必须由小群体来实现。小群体与大群体,如何连接起来呢?——分群。将大群体分成若干个小群体,每个小群体选出一名符合“群体意志”的代表,代表们再选出代表,最终即可选出一位人民满意的领袖(这就是形成王力雄先生所说的“递进自组织”的过程)。这说辞是不是听起来很熟悉——“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但王力雄先生提出两个条件,让它们有巨大的差异。

它们是:①人民自由组成可直接沟通的小群体   ②“代表”可随时选举

前面提到,可直接沟通的小群体才可实现民主,所以必须把大群体分成可直接沟通的小群体,问题是,怎么分呢?假设一个可直接沟通的群体最多30人,那么,每一个1级群体(最低层)都得不超过30人,每不超过30个一级代表组成一个2级群体,以此类推。不超过直接沟通的规模是关键,没有它,等于自废武功。

人是会变的,代表也是如此,当代表偏离群体意志时,群内成员就应该重新选举代表,而小群体内的选举不会费时费力,所以可随时选举。王力雄先生在书《权民一体论》中这样描写随时选举:

但是,既然人人都追求个人意志的满足,如何保证当选者不以自己意志为主,而是始终忠实地充当「和载体」呢?当然不能指望当选者可以自觉放弃个人追求。那即使一时半刻做得到,也绝不会持久。根本的制约在于——只要当选者偏离共同体意志,便能立刻将其罢免,更换新人。
因此要求对「和载体」的选举可以随时进行,而非固定任期。这是选举的一个重大变化。大规模人群的选举劳民伤财,只能定期举行。而经验范围的选举不用经费,不费时间,不用主持,无需竞选,也没有选民登记、投票程序和选票统计等繁琐程序,能在任何时间被任何成员启动。
一旦可以随时选举,便会产生一个重要且奇妙的效果——当选者履行职责的每一步都相当于面临重新选举。那选举并不实际发生,只是因为有随时发生的可能,便会先在当选者头脑里模拟进行。当选者为了避免随时选举将其罢免,必须时时事事追随共同体意志,及时修正任何微小的偏离,从而始终保持为精确的「和载体」。
因此,有了随时选举的可能,不等于选举会随时发生,却因为有了随时选举的可能,促使当选者总是不懈地追随共同体意志,不断修正偏离,反而使重新选举变得没有必要,真的选举反倒可能更少发生。 随时选举的「含而不发」带来另一个效果,即共同体只需进行选举「和载体」的向量求和,就能实现对共同体其他事务的向量求和,却不必真对那些事务进行向量求和。其机制在于,共同体内所有个人意志对每件事的向量求和,会从现实转到当选者的头脑中进行。因为有随时选举的制约,当选者的默契、修正和整合始终会与共同体意志(即所有成员个人意志的向量和)保持一致,与真正进行向量求和的结果完全吻合,因此不再需要实际进行向量求和。若非如此,即使在经验范围,个人意志的向量求和也是不可能时刻进行、成为日常操作的。

为什么说递进自组织和人大制度有很大差异呢?先看看王力雄先生说的这段话:

假设行政村有一千位村民,超过充分直接沟通的范围,无论用默契 还是用语言,不管是协商还是选举,都得不到向量之和。选出的当选者也无法靠默契求和一千村民的个人意志。当其权力意志与共同体意志发生偏离,村民既不能及时发现,也无法随时选举。而千人规模的定期选 举需要依赖主持人,占据主持位置的当权者只进行有利自己的沟通,限 制不利自己的沟通,往往能继续当选——这正是中国现行「村民自治」 的现状。

上百位人民直接选出一位乡/县人大代表,上百位乡/县人大代表选出一位省人大代表,上百位省人大代表选出一位全国人大代表,即便是全国人大代表,也有两千多人(2018年)。人大代表的每一层选举,都是在选民无法直接沟通的情况下进行的,而且每5年才选一次。这样的选举,选出来的那个人真的是人民想要的吗人民又如何在不能充分沟通的情况下,知道哪个人才是自己想要的呢当选出的那个人不能让人民满意时,人民又能怎样呢递进自组织可解决这些问题。

(未完待续)

《权民一体论》下载链接:

Google云盘: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C4knoRiDsAFvDHogwIY9V7BYrojFKj-y

看了这本书,你就能改变世界(没骗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以“递进民主”实现村民自治(上)

疫情时刻的自组织:民众如何重塑社会(一)

2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