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U LENA

嗨,我是LENA,也可以叫我鴨鴨,一個喜歡二代韓團的迷妹,在這裡用文字記錄我喜歡的人事物。合作、邀稿歡迎私訊我的IG追星帳號@haru.and.g1.day

[電影心得]護墊俠:月經不該是女人們要獨自面對的事情

(edited)
到了現在21世紀,世界上還是有許多女性每逢月經來臨,被迫限制在衛生條件不好的「月經小屋」度過經期,無法與外界接觸,失去自由。甚至有人沒有錢買衛生棉用,只能重複使用骯髒的布料,容易造成感染,得到婦女疾病,甚至危及生命。

內文有爆雷 內文有爆雷 內文有爆雷

《護墊俠》劇照(來源:索尼影業)

就在3/8婦女節這天,環保團體說希望能「限制使用衛生棉,避免垃圾量太多」的這天,我看了一部印度電影《護墊俠》。改編自真人真事,印度一名發明廉價衛生棉製造機的「阿魯納恰拉姆·穆魯根南特姆」的故事。

到了現在21世紀,世界上還是有許多女性每逢月經來臨,被迫限制在衛生條件不好的「月經小屋」度過經期,無法與外界接觸,失去自由。甚至有人沒有錢買衛生棉用,只能重複使用骯髒的布料,容易造成感染,得到婦女疾病,甚至危及生命。

劇情介紹

女性權益相當落後的印度,當然也是如此,月經被視為不潔的存在,男人要是靠近月經來的女人,被罵的也不會是男人,而是無法避免月經的女人。

在這樣的印度社會,還是有一位非常疼愛自己妻子的男人「拉希米」出現了,因為家境困難,他的學歷不高,卻有滿滿的想像力和製造機械的天份,會把玩具改造成自動切菜的機器,減輕妻子的家務負擔,只要是為了心愛的妻子,他願意無視旁人的眼光、奉獻一切。

看著妻子月經時使用骯髒的布料代替衛生棉,拉希米主動買了衛生棉,妻子卻以昂貴為理由,不願意使用。於是拉希米把衛生棉一層一層拆開、研究裡面的構造,希望能靠自己的發明天份,親手為妻子製造衛生棉。

學識不高的他,起初以為衛生棉裡面是單純的棉花,因此使用棉花來製作衛生棉,沒想到反而讓妻子整個晚上都在洗經血沾到的衣服,因為棉花根本沒辦法有效防止經血外漏。拉希米不斷改良自己的「棉花衛生棉」,甚至企圖找自己的妹妹、醫學院女學生來做實驗,整天帶著衛生棉跑的他,被認為使家族蒙羞,家人紛紛離開他身邊。

拉希米還在自己身上綁了牲畜的血袋,想用自己做實驗,最後,整件褲子沾滿血的他,被整個村子的人唾棄,傷心的離開村子的他,始終沒有放棄製造衛生棉的夢想。

後來,拉希米接觸了大學教授跟網路科技,總算知道衛生棉使用的不是棉花,而是能夠吸水的纖維,但是把纖維製造成衛生棉的機器非常昂貴,他買不起。這時,善於發明的拉希米才頓悟,他要做的不是製造衛生棉,而是一台「製造衛生棉的機器」。於是,他自己動手製造廉價的機器,因此獲得發明大獎,但是大家聽說他的發明是以「製造衛生棉」為目的,還是繼續唾棄他。

不過,拉希米有遇見一名女知識份子,被拉希米的熱情觸動的她,決定幫助拉希米說服貧窮的女人們使用衛生棉,因為很多女人是羞於向異性談論月經的,如果是跟女性談論相對自在,而且女人畢竟比男人更懂「女人的問題」。

後來,拉希米還看見沒有經濟能力的女性,無法離開會家暴的丈夫,於是教導這些女性使用衛生棉製造機,這些女性自產自銷衛生棉,不但解決了月經衛生問題,還有了獨立的經濟能力。經過拉希米的努力,印度社會終於有越來越多人接受衛生棉,他也從村裡的過街老鼠變成英雄,光榮回鄉。

心得

我覺得這部片的意義不只是傳達了女性月經貧窮的問題,而是整個印度社會對於女性的歧視、女權的落後、不合時宜的迷信。

像是前面提過的,主動接近女人的是男人,卻是女人挨罵,拉希米每次進去月經小屋找妻子,還有買昂貴的衛生棉給妻子時,妻子總是說:「你會害我挨罵的!」

他的妻子還說:「比起生病死亡,我們女人更害怕活著受屈辱。」

而且,妻子覺得衛生棉太貴了,卻願意花差不多的錢,去買供品來拜神,把迷信擺在自己的身體健康之前,也是非常落後的觀念。就像印度種姓制度傳統,的現在也還是大大的限制了印度社會的進步。

另外,拉希米在電影裡的演講,令我印象深刻,他用「板球比賽」來形容印度女性的月經問題,因為一般人會以「女性在跟自己打5天的比賽」來比喻待在月經小屋的情況,拉希米就說「男人是拿著球棒進攻的球員,沒有衛生棉的女人,相當於沒有護具上場防守的一方。」所謂的比賽並不是女人自願要比的,是男人強迫她們在沒有任何防護措施下進行比賽。

一個國家要進步,性別平等是關鍵。可是傳統父權思想一再的把男人當成保家衛國的英雄,沒有人在乎女人為社會的奉獻,甚至忽視女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讓女人們的珍貴生命終結於不衛生、落後的月經污名化傳統。

希望那些覺得女性使用衛生棉破壞地球的環團、政治人物,可以看看這部電影,請明白現在要解決的不是女性該用幾片衛生棉,而是有些女性連衛生棉都沒得用!台灣也有不少女性,為了省錢,一片衛生棉用好幾個小時,這是非常危險的。

還有,生理期不適時,就算政府立法准許生理假,實際上又有多少女性想請生理假時,受到長官刁難?有些工作也不是想請假就能請......還有人會把生理假當成「女性專屬的小確幸」?如果可以,根本沒有女人想要用經痛與不適來換取生理假的權利。

連「月經」、「生理期」都沒辦法正常講出來,要用「大姨媽」、「好朋友」(月經根本不是朋友,是仇人吧?)、「那個來」來替代的社會;買個衛生棉要遮遮掩掩的社會;有些生理男性連月經是什麼都不知道、以為月經可以跟尿尿一樣憋住的社會。我們有這麼多月經帶來的問題還沒解決,卻只想著要剝奪女性使用衛生棉的自由?

當然可以提倡月亮杯、布衛生棉,但是完全禁用拋棄式衛生棉就太誇張了!人在外面時,可以快速換個衛生棉,讓自己「稍微」舒服、方便一些,才是女性面對無法避免的月經時,非常微不足道的小確幸......

我的[email protect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