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佐Hazel

無法抗拒玄幻及奇幻小說的腦洞大開養生者。打瞌睡是靈感前置作業。因緣際會下吸收百合大法,成為了虔誠的腐女一枚。文筆不足常常斷文,我會好好克服的。謝謝打賞的各位! 如果有建議歡迎賜教,我十分崇尚交流的自由。

FRAW 第七節 精靈

(edited)

木屋裡,羅拉來回走動梳理頭緒,菲蓮則是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兩人等候著艾莉亞。

菲蓮仍猶疑著羅拉所言,或許這顆石頭壞了,發揮作用一次就故障,那它的價值其實不高,所以母親是拿到瑕疵品囉?她第一次有了朋友,她們才剛對自己產生信任便心懷恐懼,她不願這種事發生,心慌的很,於是眉頭皺得更緊了。

「不是你的錯,菲蓮。那顆石頭是什麼,功用為何,你知道嗎?」羅拉伸手拍拍菲蓮的肩膀安慰也好奇她身上的配件,以及它讓自己朋友逃離的原因。

「我沒有很清楚。只知道母親告訴我遇到危險時,一心想著父母親,這個守護石就會保護我。但看來它對你的朋友很不友善,肯定是壞掉了。」語中帶著自責,她心想自己也要調查身上這個連自己一無所知的守護石。

「據我所知,它是驅魔石,是惡魔血液的結晶。」艾莉亞從門外走回來,她剛和約翰討論完對策,之後折返來安撫同樣受驚而不在狀況內的女孩們,「它以瑪納催化出的效果便是阻擋惡魔及其使者的惡魔之力。」


驅魔石只要一感應到周遭的惡魔,就會驅動存在於石中的惡魔之力為配戴者所用,形成一層保護於配戴者身上。石頭的力量消耗結晶本身,它耗能後會褪去一點色澤,直到它無法維持形態並化為用盡的魔力飄散空中。


羅拉追問:「所以惡魔之力簡稱魔力,而魔力只能由魔力來源本身去除,也就是說惡魔們要由他們自己的力量所滅嗎?」

艾莉亞點頭回答:「沒錯。所以有種職業因此誕生,就是專門對付惡魔,製作驅魔石的驅魔士或驅魔師。前者通常是攻擊惡魔的人,而後者是負責製作結晶的人。也有人兩者皆是,不過聽說很稀有。一般人是買不到驅魔石的,大多只出現在黑市上,沒有管道是拿不到也見不到它的。」

菲蓮憶起昨晚的情況,「父親本來也有一顆驅魔石,但是昨晚我沒有見到他把它掛著,剛好就遇到黑影們襲擊。」

菲蓮或多或少了解自己與家人的處境,彷彿一出生便被無形危險鎖定。雖然父母總是在外奔波,卻從未得知他們去向及目的。事到如今她無法置身事外卻也不懂從何問起自己的家世。

伊貝斯特家道中落後某天被目擊和惡魔打交道,在此後他們在人們口中即為不祥一族而遭排擠,這樣的結論使她匪夷所思而憤慨,甚至她的父母能夠取得這樣稀有的飾品,一切都難以理解,「為什麼人們要對我們如此?明明我們沒有做壞事啊。」

「當你們被認定與他們憎恨厭惡的事物有關係,你們就被扣上標籤、遭到懷疑。」艾莉亞語重心長地說:「就算事實並非如此,只要這世界看到的似是如此,便認為祖債子還。烙印在你父親身上的血統便是因為前人犯下的錯誤,讓你們需要承擔後果。」

「不對,我的祖先的錯誤仍然沒有被證實是否存在。難道我和爸爸一定要因為這種毫無根據的話而一直這麼痛苦下去嗎?」她看不見這背負在身上的罪惡,卻只能被迫選擇。

「菲蓮,」艾莉亞將手放在菲蓮雙肩,想說的千言萬語濃縮成幾句,「皇天不負有心人,你付出的努力總有一天會讓你得到你真正想要的。去看,去掙扎,去想,找出你的答案。」

很多事是在菲蓮現在的年紀無法想像和理解的,她必須要融會貫通更多的概念和觀念。過程即使殘酷,卻才懂得人類社會裡不能說的秘密和深藏其中的詭聞都存在。或許只有自己做出決定性的改變,而結果符合世人期待,才會有人相信自己是善類,是值得更好對待的人。

突然有句話從菲蓮腦海浮現,「‧‧‧‧‧‧提升自己的能力和智慧,才能讓危險和危脅迎刃而解。」她緩道:「是媽媽遠行前這麼對我說的。」

艾莉亞肯定道:「她說的沒錯。」

難道伊貝斯特後代只能揹負著世人的惡意眼光,孑然獨力地走下去嗎?不,艾莉亞仍相信著菲蓮有天能夠擺脫這不屬於她的罪名。


艾莉亞說約翰知道艾理會去靈泉,而他可以處理艾理的狀況便往森林追去。

「而我們現在需要先去城裡探望你爸爸,想個辦法解決問題,我聯絡好卡羅了。」




精靈跟隨艾理抵達一處開放草原,充滿生意,眼前由大片大型石頭圍起的泉池泛著微光,而就在池旁,一塊立起的大岩石刻著大大的 「靈」字。精靈再次觀察泉池周遭的花草,它們隨風搖擺,彷彿隨時就要離開土壤,爬起來向自己打招呼,活力十足。錯不了,這就是精靈族的命脈,精靈靈泉。

此時精靈發現只是一個分神,剛才的小惡魔竟然逕自到大岩石後窸窸窣窣。敏銳的艾理察覺異樣的目光落在身上,頓時停下脫鞋的動作。

精靈試探道:「惡魔為什麼知道靈泉的位置?」

艾理了解不多無法解釋,說道:「我自有需求。」便將鞋取下置於岩石邊,又道:「待會再解釋了,請你轉過去,我需要泡在水裡。」

精靈駁道:「你是說,我要讓你以精靈奉為神聖地位的聖泉水沐浴?」

「對,還有『請』你轉過身,否則會有不好的後果。」艾理心想這是她盡可能最客氣的用詞了,她也聽出精靈語中不悅,她的時間不多,也只能以自己所知做出應對。

「呵。」乾笑聲未落,精靈已抬弓取箭擺出架勢,「雖然惡魔、精靈間沒有糾葛,你也不該如此放肆而為所欲為。」在精靈看來,這麼幼小的人類被惡魔侵蝕,就已經是最殘酷的結果了,不過這惡魔的體內,有讓她好奇的異樣。

「或許你不懂,但是泉水的功效除了治癒精靈外,可以幫惡魔之身的我變成人類。」其實艾理第一次遇見弓箭手,也躍躍欲試。但是艾理不能在一箭之瞬解釋完整來龍去脈,開口之前,她先側身躲過飛箭,被逼退距離泉池一步之遙,再往前又有數箭落於她的下一步。


艾理心想:搞什麼啊,她想要我解釋又不讓我解釋。

「能不能給點尊重讓我把話說——」艾理幾個躍步上鄰近的大樹,緊盯著精靈的動向。

「惡魔和精靈本就互不干涉,靈泉怎麼可能會幫助邪惡一方,甚至讓你化為人形禍害人間?」精靈輕躍於空中拉弓放箭,遊俠服的兜帽隨一陣詭風吹起,精靈的面容順勢展露在艾理眼前。

金髮在空中晃悠,陽光灑在金絲上,閃閃發光,不禁讓人多看一眼,艾理暗自將這個惡霸的臉記下了。

「我才不邪惡!少拿世俗那一套銬在我身上!」艾理將飛刀由側腿取下,朝著精靈所在處扔去。

飛刀在空中不斷旋轉,離精靈不到一呎——

「鏘——」金屬相撞聲,飛刀彈到一旁落地。約翰及時趕到,從不遠處扔出手中木斧,成功擋下艾理的飛刀,而精靈在遠方望著這來路不明的人類。

「——停下來!」遠方看見打鬥的約翰奔至兩人之間,氣喘吁吁道:「不要⋯⋯再打了。」

「約翰,這是怎麼回事?」見精靈沒有再繼續動作,艾理跳下樹幹,靠近約翰一些,她有太多疑問需要讓眼前熟人解惑。

「精靈小姐,請息怒。」約翰沒有理會艾理的困惑,反而先安撫率先攻擊的精靈,這讓艾理十分不滿。

「約翰,是她先——」話未完,艾理又感到頭上畸角又長了幾分,她咬牙讓自己壓抑著怒火,獨自深呼吸試圖放鬆。

約翰瞥了艾理一眼,頭也不回地對精靈道:「精靈小姐,小女不是故意玷污精靈的聖池,而是遠古精靈和她締約以維持人類型態,需要藉此泉達到目的。」


「因為艾理,我的女兒,是個半惡魔。」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FRAW 第八節 靈泉

FRAW 第六節 艾理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