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佐Hazel

無法抗拒玄幻及奇幻小說的腦洞大開養生者。打瞌睡是靈感前置作業。因緣際會下吸收百合大法,成為了虔誠的腐女一枚。文筆不足常常斷文,我會好好克服的。謝謝打賞的各位! 如果有建議歡迎賜教,我十分崇尚交流的自由。

FRAW 第六節 艾理

(edited)

聽到羅拉回來的聲音及看見門打開後出現的人影,菲蓮胸前一片激光,引起她對來者的警惕。對方頭上似乎冒出了兩個尖銳的黑色角錐,馬上反向跑出門。

「——菲蓮,那個是什麼?」羅拉震懾地指著菲蓮脖子上的項鍊說,她不敢相信菲蓮身上有這麼一塊厲害的法寶,不過它為何獨獨對艾理有反應,還讓艾理的臉出現那種——非人樣貌。她不僅訝異也是第一次撞見這種畫面,也擔心這個項鍊會傷害到艾理,心裡也揣測著不少方法去理解現況。

菲蓮取出在衣料底下的墜子,開口表示它是守護石,不過就是可以顆保護她的石頭,其餘她不清楚。

同樣見到這番景象的艾莉亞一臉詫異,這樣的孩子背後究竟有什麼人物,能夠讓她取得如此稀珍。不過就算是個大人物,恐怕這根大腿以她們這個在森林躲藏的小戶人家高攀不起,她開始真正擔心和菲蓮產生關係的後果。


不過受到最大驚嚇的艾理一溜煙消失不見,這顆石頭的力量及價值絕對不一般。


菲蓮只知道剛才出現了一個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女孩,而又一道保護過自己的光芒掩住視線,不過光芒比上次微弱。女孩好像被刺眼的光傷眼而掩面而出,但明明只是個小女生,怎麼素未謀面就想傷害她呢?她還是選擇相信媽媽給的「守護石」,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三人各懷心思,菲蓮緊握胸前守護石,惴惴問道:「那個女孩很危險嗎?」

羅拉應道:「艾理那孩子當然不危險!我從小跟她一起長大、一起玩,她是我的好朋友。她就算在玩遊戲時看到我不小心受傷都會擔憂我的安危。」她轉頭去看艾莉亞,殷切盼望從媽媽口中得到附和,但艾莉亞卻遲遲不開口,讓她心急如焚。

「媽媽?」

「有些事情該讓你們知道了。」不安的艾莉亞轉身朝門外走幾步,她沒想到竟要在這種窘迫情況下坦白,「不過我要先去支會約翰一聲,等一下回來再告訴你們。」




當時艾理滿是詫異,在這滿是陷阱及法陣圈套的險林,還有什麼人能夠進入?

難道今天羅拉和約翰串通好,決定要終結她的「邪惡」了嗎?她終於意識到人類的醜惡,原來她一直都被蒙在鼓底,她仍然是要被世界拋棄的。

她憶起當時開門之後,那個新面孔的胸前掛鏈亮起,剎那激光朝自己逼來,艾理感受到臉部及頭部的變化後立刻轉身奪門而出。這股讓惡魔都豎起汗毛的力量應當是來自比自己強大的惡魔之力,不過這麼小的孩子為何會有高階驅魔師才擁有的物品?

艾理不敢再想,在原形畢露前她已經逃離木屋,在樹林中穿梭。如今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遠離結界中央後,她是甕中之鱉,若要殺要剮她也只能奉陪。

但是她也想不通為何約翰要把自己帶到有危險人物的地方,難道他和那個威脅者沒有串通好嗎?依他的身手,她在進門前就會被他控制住,失手的可能性不大。

她試圖將過去艾莉亞一家和約翰給予自己的愛和關懷納入考慮。理清頭緒對於小小年紀的她很重要,攸關她的命運也是不得已,在這種充滿險惡的環境生存需要不斷的細微觀察,也要緊迫學習生存。

她不能繼續相信這些自小呵護自己長大的人們嗎?思考到最後,結論是不合理,根據過去他們對自己的承諾和付出,使得她冰冷的心牆不得不融化,亦形成堅定的信任感,她不能讓一時的驚慌打破以往建立起的關係。


她需要冷靜。


她從結界邊緣往最接近的小溪去,來到溪前,望著清澈的溪水,還能看到有不少小魚恣意游動。這裡是少數能讓她平時修練後可以緩口氣的地方,適合放鬆緊繃的神經,休息過後再次訓練就更能專心。她看著自己的臉龐,是那樣駭人且令人厭惡,不知道羅拉是否看見這張惡魔面容。

她捧起一點清水洗臉,水面晃蕩,思緒恍然被抽離,回到約翰拉拔自己長大的時光。


她在很年幼的時候就跟約翰一起生活,知道約翰是個深藏不露的武者,只願在森林裡靠著伐木過著簡單的生活,這讓她很好奇他的過往卻總是忍著不去過問,或許她應尊重他不願提起的事。她感謝著他帶給她的生活,直到剛才發生的事變,才知道人事已不如往昔了。


「——在想什麼呢,小惡魔。」水面趨於平靜前浮現另個悄無聲息接近的人影。

艾理赫然轉頭一看,一支箭頭陡然對準自己,發話者無聲無息來到自己身後,使自己再次打冷顫。

「怎麼會有一隻小惡魔能夠進入這種法陣四處落成的森林裡呢?說看看你的來意。」箭有意無意地抵在快完全化作惡魔的艾理身上,雖然沒有戳進她的皮肉,她發覺背上時不時傳來一陣陣刺痛感,之後漸漸往她的肌肉、神經、骨骼裡面深入,痛感突然上增。

「我本來就住在這裡,而且我才不是惡魔。」艾理咬牙道,沒想到她竟察覺不到自己身旁這個人的氣息。

「實話實說了嗎?我這支箭可是注入精靈之力的哦。」無所遁形的威嚇更用力地壓在艾理背上,無法由她操縱的痛感在全身四竄。

「我說的是實話!」疼痛使得艾理不得用力發聲,再來便痛得快要失去知覺。


精靈之力能夠催動惡魔之力,但不能傷害惡魔;而惡魔無法如法炮製對精靈產生傷害,卻能夠誘使精靈對它們唯諾是從。若兩者真的有衝突,惡魔充其量只能靠著蠱惑其他生物來執行行動,靠著外力來反擊。

能操縱精靈之力的種族只有精靈,說明來者就是一隻化為人形姿態的精靈,一隻有著高強法力無法以巴掌大小的原形態拿著弓箭的精靈。艾理覺得這隻精靈有點狡詐,怎麼跟她聽說的善良種族不太一樣?

沒想到一天兩個死劫,要是在這裡把命搭上了,她是怎麼也不甘,必須找出突破口遠離危險。

「既然你說你本不是惡魔,也是這裡居民,那你知不知道精靈源晶和精靈靈泉在哪裡?」聽到靈泉,艾理點頭,精靈見況將精靈之力稍微收回,讓艾理在窒息之際取回意識。

作為精靈竟然不知道靈泉在何處。她頓時想笑,難怪她覺得對方蠻橫不講理,不相信自己便以威脅達到目的,完全不像當地的精靈,可是她只要一想到現在的處境也實在笑不出來。

「我知道靈泉,也可以帶你去。」就算她得到一個能善用的條件,另一個東西卻從沒聽說過,所以她也如實以報。

「很好,現在我們立刻出發去靈泉。」箭仍然抵在艾理的背上,所以她只能被迫領頭向前。

這一來一往,艾理卻感受到對方似乎是為了目的而勉為其難威脅自己,不過她也無法不防與她體內相向的力量。她本來就要往靈泉去,只是順路帶人一把罷了,也不用跟這種霸道的精靈計較。

艾理安撫著心中不平,領在精靈前頭走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FRAW 第七節 精靈

FRAW 第五節 訪客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