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佐Hazel

無法抗拒玄幻及奇幻小說的腦洞大開養生者。打瞌睡是靈感前置作業。因緣際會下吸收百合大法,成為了虔誠的腐女一枚。文筆不足常常斷文,我會好好克服的。謝謝打賞的各位! 如果有建議歡迎賜教,我十分崇尚交流的自由。

FRAW 第五節 訪客

(edited)

羅拉和菲蓮向卡羅道別後,艾莉亞便帶著卡羅返回諾爾特鎮,門「喀」一聲關上,兩個孩子便守著家門。

「那個法陣超酷的吧,只有我跟媽媽知道怎麼走哦。」羅拉特意說著自己的與眾不同,菲蓮附和著點點頭。

「那羅拉會製作那個陣嗎?」菲蓮眼裡充滿期待望著羅拉。

羅拉在空中若有似無地揮動手掌,發現毫無變化,眉頭微皺,「——現在的我還記不起來怎麼畫。」面對事實帶來的窘迫,羅拉瞬間喪了剛才的驕氣,起身帶著菲蓮往臥房走去。

「可是,羅拉會治癒系法術啊。」治癒系是水系術式的一種基礎技能,最基本的效用是讓人減緩疼痛,「你可以修復自己還有別人的傷勢。」

「是治療而不是修復。」治癒人體和修理物品在羅拉心中可不能相提並論。她已經可以治療輕微外傷,像破皮、小燙傷都能回復原本健康狀態。而物品修復是工匠技藝,是人類後天學習而來的技能,但羅拉對工藝沒有興趣,魔法可說是她的一切。

對擁有許多學習資源的人來說,別人對這點基礎技能的誇獎可謂之諷刺。就算很想要為此辯解,但羅拉斂住剛冒出的衝動,轉而試探說道:「菲蓮會這種治癒魔法嗎?」

「我沒有什麼基礎。」菲蓮不好意思微低下頭,但眼裡充滿渴望的火光,「不過我想學。」

不出羅拉所料,她試圖從咒文詠唱和操控法力方面教導菲蓮,無奈菲蓮沒有這些基礎確實學不來。羅拉坦白暫時無法達成菲蓮的願望,從書櫃掏出一本基礎魔法書現場展示施術過程及解說。儘管羅拉傾囊相授,她還是無法理解得很清楚,心裡難免失措。


艾莉亞帶著卡羅在森林裡走著,不過卡羅漸漸覺得自己就快要被四周的寂靜掐死,最終她只好打破寧靜來喘口氣。

「請問,」卡羅轉頭望向艾莉亞,試探問道:「艾莉亞女士在這座森林居住很久了嗎?」

「我才剛住進來幾年而已。丈夫常到外地旅行遊商,我會在家顧孩子。」

「您的丈夫多久會回家一次呢?」卡羅追問。

艾莉亞不以為意地回答,「這個嘛,少時一日,多則一源週。」

雖然卡羅對身旁的女人不信任,但這個陌生人散發出一種未知的溫暖及安心感,她只能求以更多的說辭打探,「聽說最近的惡魔不斷將魔掌伸入諾鎮,希望女士再三小心。」卡羅抵達目的地,轉頭謝道:「送到這裡就行了,謝謝您。」

艾莉亞一聽到敬詞便尷尬道:「不會不會,反倒你們倆做得很好,成功地保護無辜。」話又轉折:「不過我不會讓這孩子待在木屋太久,我們還是要為她再三考慮去處。」她不能保證能夠再保另一個孩子安全。

卡羅說道:「我知道了,艾莉亞女士。希望能夠再看到您,這次的相遇是我的榮幸。」

艾莉亞以婉約笑容回視,便使用隱身符離開了。


艾莉亞返家,看到兩個孩子在被窩中。菲蓮已經睡著了,而羅拉坐著翻閱初學者魔法書,唸唸有詞琢磨著咒語,思考著讓菲蓮聽懂的語法。

察覺到媽媽的疑惑,她只好分神答道:「她已經很累了,一直跟我學習法術,直到剛才才睡著。」羅拉拿起筆和紙張標示自己看到的頁碼放入魔法書,蓋上書本放在床頭櫃,「要是我的資質不夠,我無法像她一樣堅持不懈。」羅拉因為習慣了輕鬆學習,更進階的教材帶來的挑戰需要她透過心態調整才能再次迎擊,過程很費心思。

「不會的,即使資質不夠,只要有信心,肯定會得到自己想要的。你們都辛苦了。」艾莉亞仍是笑著,到雜物間拿床墊鋪地上,轉身定睛一看,羅拉也進入夢境中。

「晚安了,孩子們。」艾莉亞望著兩個孩子的睡顏,輾轉覆轍,剛要進入夢鄉卻想起什麼,再次起身離開房間。


羅拉半夜醒來,見身旁的小毛團喃喃有聲,不安皺著眉頭,為她揉開凝聚成一點的眉心。毛團稍微安定了神情,羅拉心想菲蓮的惡夢或許緩和了一點,靜待一陣後毫無異樣,羅拉再次闔上眼。

幾秒後,不屬於自己的溫度攀上胸口倚偎著、貪求著。羅拉這下睡不了,菲蓮含淚貼著自己處於發育期的胸,羅拉不知該將菲蓮推開還是有其他辦法才能除去浮上心頭的異樣。

忽然間,她覺得倘若推開了,往後肯定會後悔。她無法理解這股感覺,更是無法忽視這小她幾歲的孩子的遭遇。她想要理解對方究竟是因為什麼而難受。

然而了解真相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人要從錯誤中學習,要不是媽媽幫腔,她無法擁有這個機會與菲蓮相遇而結交。她如果推開,菲蓮帶著眼淚醒來,又羞赧又難過地從自己身邊逃開,往後的棋該怎麼布呢?她該放手嗎?火屬性的特別可是能比擬收藏系列的超稀有型。

於是,羅拉未再擅自移動,維持側睡姿勢,隔天早晨便得到麻痹的手臂,而造成此種情態的人已經不知道去向。床的另一邊就像是沒有第二個人躺過,枕頭還被拍鬆了。

憋屈湧上心頭,羅拉揉按失去知覺的手臂讓血液流通,這時也發現鋪在床邊的床墊,代表媽媽因為某隻外來鳩佔去鵲巢所以只能先睡地板,也可以說她為了保險起見稍微將就一下來保護孩子們。她才剛要開始嘗試理解同齡人呢,菲蓮竟然不發一語離開。

怎麼辦,雖然有點悲憤,但她不能因為芝麻小事生氣,媽媽教過不能因小失大,她希望自己的判斷正確。

她慢慢拉開棉被,轉身下床,打開房門立馬聞到陣陣香味鑽入鼻腔,還有蛋香。羅拉口水直流,直到抵達廚房才訝於有兩人身影在廚房來回忙碌。


「羅拉起床啦,人家菲蓮看起來對做菜很有一套,不用食譜,連賣相也很好,真的很厲害。」艾莉亞由衷佩服這個年輕小廚,突然覺得讓菲蓮住在家裡是自己的福氣才對。

「艾莉亞多獎了,只是我跟父親常在家下廚,今天是第一次照印象來親自動手。」菲蓮注意到剛起床的羅拉,打著蛋笑著轉頭對羅拉問候,「羅拉,早安。」

羅拉馬上憶起昨晚的相倚,隨即不斷在心裡喊道「快忘記快忘記」嘴裡卻回應:「早安,睡得好嗎?」剛才心裡亂猜亂想的芥蒂一掃而空,只留似有若無,那身上的觸感及體溫。

雖然可能不是什麼大事,羅拉心中就是介意。

「昨晚——」菲蓮頭又轉回去停下手上動作,琢磨著用詞。看問題即將被解答,懸著心的羅拉期待菲蓮是否會提起她在意的原委,「噢。」菲蓮看似想起什麼,使得羅拉睜亮眼睛聆聽,「不清楚夢了什麼,我記得是吃到辣而嗆哭了,之後抱著牛奶桶哭,才發現沒有牛奶在裡面,感覺很真實。」

羅拉心道:所以她是應急用的牛奶桶嗎?

艾莉亞聽了笑道:「菲蓮不會吃辣嗎?」這種夢境果然還是小孩子才有的。

「對,不是常吃辣。」菲蓮補充,在夢中吃到辣卻找不到牛奶之類的東西去除痛覺,很難受,說完也有點害臊,「所以平常也對辣椒敬而遠之。」

其實在夢裡,是母親離家前和菲蓮的叮嚀,而她知道母親會在外許久,特意與母親相擁,貪戀那現實裡還碰不到的臂彎帶來的溫度。如果她知道母親要離開家這麼久,還會那麼輕易放開手嗎?母親的面容許久不見,她怕把母親的臉忘了。

發現事與願違,羅拉把心一橫,轉而一起做早餐。她忍住讓菲蓮塞滿嘴辣椒的衝動,不知縱容菲蓮睡姿的後果如此難受,洗手前先對手臂按摩一番,菲蓮見羅拉如此便自告奮勇幫忙揉捏,後者也很滿意這樣的主動,心裡總算平衡了點。

艾莉亞說:「話說回來,你們感情怎麼變得這麼好,睡覺還要抱一起。」

記憶斷片的菲蓮以及原先不願道破的羅拉同時在一段沈默後先後叫喊了一聲。


抱住羅拉?怪不得手臂好像有點酸麻,菲蓮暗道要好好賠不是。不過羅拉剛才似乎有點氣急敗壞讓菲蓮不明所以,是自己無意弄疼她所以生氣了嗎?原來自己的睡姿這麼糟糕⋯⋯

「應該只是巧合吧,我不知道。」羅拉硬是將嘴角擠上臉頰,裝作毫不在意,菲蓮則是偷偷記下此事。


門鈴響起,羅拉抬頭確認時間大致無誤,走出廚房迎門。


木匠約翰帶著一個黑髮琥珀色瞳的女孩登門,手提麵包、扛著柴火笑臉盈盈道:「早安,羅拉。麵包待會給你母親,木柴我會搬去柴房,幫我照看一下艾理,我馬上回來。」

一如往常地交代完,羅拉答謝後接過麵包,帶著女孩進入房內。

「艾理,我家有個客人。」羅拉突然想到菲蓮對女孩而言是多麼陌生,也要讓這兩個人好好相處。「待會會介紹給你們認識。」


不過,開門那一瞬間有了意外。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FRAW 第六節 艾理

FRAW 第四節 幫助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