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佐Hazel

無法抗拒玄幻及奇幻小說的腦洞大開養生者。打瞌睡是靈感前置作業。因緣際會下吸收百合大法,成為了虔誠的腐女一枚。文筆不足常常斷文,我會好好克服的。謝謝打賞的各位! 如果有建議歡迎賜教,我十分崇尚交流的自由。

FRAW 第二節 菲蓮

鐵匠鋪裡,鐵匠對著燒得火紅的鐵敲敲打打,吸引了一陣好奇許久的目光。

「丫頭,都看多久了,怎麼都不說你要做什麼?」鐵匠依舊專心於手上即將完成的作品,兩天前就察覺到這個小女孩的雙眼瞅著自己的動作,卻在自己完成作品後若無其事地離去,就像一個來蹭學打鐵技術不賣力的。

女孩唯唯諾諾,她的聲音逐漸孱弱,最後的尾音彷彿消失了般,鐵匠沒有完全聽清楚,只知道她想要學自己手藝,他將女孩喚來身邊。

「我不是要責怪你,雖然你這樣有點影響到我的工作,但是如果這種粗重的工作不適合你,甚至傷害了你就要究責於我了。」鐵匠話語間不停手中敲打動作,女孩眉頭微皺,並不理解。

「師傅,難道我不能向您學習嗎?」懵懂無知的追問,讓鐵匠選擇換個說法。

「或許不是現在。」鐵匠深深看了女孩一眼,抬眉想起什麼並思考,「你現在的身體素質還不夠好,要學習工藝也要有體力和體格,長大一點後先去找人練練體格再來找我吧。」

「謝謝師傅的建議。」鐵匠的婉拒使得女孩略為窘迫地轉身,離開了鐵匠鋪。

女孩不能接受那道不認同的目光,此刻她非常無助,情緒複雜。


當女孩離開後,鐵匠在嘴邊無聲吐出一個詞,深深嘆了一口氣道:「原來我也跟那些人一樣。」


裝著烘焙材料的手編竹籃在羅拉手中來回搖盪,她仍踏著輕快的腳步,四處張望。一個褐髮女孩悵然若失走出鐵匠鋪,無精打采的她吸引了羅拉向前搭訕,「請問——妳怎麼了?」


女孩發覺有陌生人向自己搭話,瞬間提起警戒,不過發現對方是在關心自己,但她不願在陌生人面前流露情緒,率先扭頭跑開,不料轉身手臂卻被羅拉一個箭步向前握住。


兩個人心中皆不得其解。

「你為甚麼要逃?」對於對方這舉動,羅拉腦中浮現的一個念頭是:有人打招呼還置若罔聞?

另一個念頭來自淚已經快流到眼外的褐髮女孩:原來有被拒絕仍不死心的人?簡稱厚顏無恥,正常人見到要拂袖而去的女生應該就要放她走,這強迫行為是怎麼回事?


女孩欲掙脫,再次轉向羅拉希望自己表態足夠清楚使羅拉放手,一來一往誰也不放手,女孩情緒一時間控制不來,一股熱流瞬間迸發在兩人之間。

剎那手有點痛,灼熱感傳來時羅拉只見眼前女孩眼眶旁兩行熱淚,如火焰般的顏色讓她目不轉睛,直到對方驚慌失措地看著自己受傷的手,「對不起——」她又想觸碰又不敢靠近。

熊熊烈焰由女孩手掌間竄出便消散,羅拉見了反倒舉起手念了段咒語,以療傷術自癒問道:「你,會火魔法嗎?」身旁散發著治癒魔法作用時產生的淡綠光芒,「火屬性——你的屬性超稀有耶!」

羅拉雙手握住女孩的驚慌,興奮地問道:「你的名字是什麼?我想要研究你這個屬性,可以做我的觀察對象嗎?」她感覺就像受了傷也無傷大雅。

女孩被這個突然的轉變嚇得一愣,嘴邊吐出:「我——我才不要讓你觀察。」她心想難不成還要被當什麼實驗品嗎?況且對象明明才剛傷害了她,這不是自作孽嗎?

由於觀察細緻,羅拉發現褐髮女孩的眼旁有魔法書上記載的「火」屬性法術特徵,紅橙黃交互融合的灼熱液體,從女孩臉上緩緩流下,羅拉想為女孩拭去淚滴,終究沒能碰觸看似滾燙的液體。

好奇心驅使下,她就算被拒絕仍不放棄,「那我們當朋友可以嗎,因為你很特別,我想要近距離觀察你會的魔法。」

「——什麼?」女孩仍無法了解眼前的人究竟有什麼企圖,但她完全無法解釋她沒有被騷擾。


艾莉亞原本發覺事情不對勁後靠近兩人,見到羅拉臨危不懼打算靜觀其變,聽到對話後也被女兒的舉止震驚了。

「羅拉,你嚇到人家了。」艾莉亞尷尬對女孩笑道:「不好意思,打擾到你了。」

女孩見到容貌和奇怪女孩相似的女子靠近便推斷來者是對方的母親,說道:「不,是我傷害到您的女兒有錯在先。」女孩把臉上的淚水拭去,隨手抹上衣擺,一股特別的氣味撲鼻,菲蓮克制去注意異味來源的衝動,稍微頷首道了失陪便轉身。


怎麼面對這樣的無賴份子還能如此彬彬有禮?艾莉亞衷心感嘆自家小孩的不同,決心馬上教導孩子禮儀,她確認羅拉身體無礙後說道:「這樣吧,能不能來我們家一起吃個點心,我們正要做點麵包和餅乾。」

「我媽媽的手藝很好哦,餅乾又脆又香!」女兒了解艾莉亞用意順勢幫腔,女孩的眼神似乎有點搖擺不定,「家裡還有牛奶,跟餅乾是絕配。」

「今天吃巧克力餅乾,好嗎?」艾莉亞佯裝問羅拉,卻與羅拉不約而同地看向女孩,女孩不知所以點了點頭。羅拉臉上綻放出更加燦爛的笑容,艾莉亞鬆了一口氣卻心生憂患——好像在助紂為虐,做了綁架犯,生怕以後對女孩造成什麼困擾。

「話說,衣服燒得有點不堪呢‧‧‧‧‧‧。」

褐髮女孩聞言馬上低頭,果然剛才嗅到的異味不是假象,眼淚把衣服融解成好幾個洞了!她下意識就要去遮掩,艾莉亞趁機追問:「羅拉有件衣服挺適合你的,要不要先借你穿吧?」

雖然慌亂之際想保持鎮靜卻還是半遮了衣服,「——只好麻煩你們了。」女孩羞赧的瞬間想找一處把自己活埋。




於是女孩就鬼使神差跟著她們回到羅拉家,經過大街小徑,路上羅拉順便問了女孩姓名。

「我是菲蓮,住在諾爾特鎮。」

「菲蓮啊。」藉由重複對方名字幫助記憶,羅拉生怕菲蓮沒有注意到艾莉亞喊過自己的名字也說道:「我叫做羅拉,你能告訴我當時發生什麼事讓你這麼不開心?」

羅拉一手遞給菲蓮一塊巧克力餅乾,一手往菲蓮手中的杯子倒牛奶。


「我⋯⋯」菲蓮面有難色道:「我想做鐵匠的徒弟,但他說依我的體格不適合。我需要去找別人鍛鍊。」

「你要不要去冒險家學院就學?艾莉亞說那裡可以學到許多知識,只要覺醒了屬性法力就可以根據專長就學了。我下源週就會去讀書,你也可以一起來,肯定對你有幫助。」

「我也可以上學嗎?」菲蓮眼中充滿膽怯。

「可以,就學資格不分性別年齡,只要覺醒了屬性法力就能入學。」羅拉暗自慶幸自己藉著這麼多重要資訊能快速接近這個「朋友」。

「我回去會先和父親商量。」因為這聽起來很對菲蓮胃口,所以她上鉤了。


抓緊了時機,艾莉亞端出剛出爐的麵包追問:「你爸爸的全名是—」

「克雷爾‧伊貝斯特。」答案讓艾莉亞瞪大了雙眼,她聽到這個陌生且特別的姓氏,腦中有了一些想法,不由得停下腳步思忖。

伊貝斯特是個沒落的名門望族,但現在跟這個家族扯上關係可能不是很合適。

傳聞伊貝斯特曾經為魔族賣命,直接也間接地對人類造成影響,因此名聲大為所損,伊貝斯特的後代鮮少再出現的人群面前,他們的孩子恐怕也因此受不少苦,或許被知道此事的人們用有色眼光看待。

不過,仔細思考一番,或許這件事背後仍有什麼謎團尚未被解開。而且孩子是無辜的,不管別人說什麼也不該那樣對待。

艾莉亞有點擔心和這孩子產生聯繫的羅拉熊孩子,會不會更容易惹得一身腥。


噓寒問暖後,時間也不早了,菲蓮起身向這對初識即如至交,帶給自己溫暖的母女致謝,向兩人道別。她心想好險不是遇到真的壞人,否則不排除回不了家的可能性。


不過,她剛才是如何進入森林的呢?她終於意識到自己似乎闖入了最無人知曉謎團之地。


艾莉亞讓羅拉招呼菲蓮離屋,順手給羅拉一包餅乾,「跟同齡的小孩相處還是要保持距離,剛認識就收斂不住是很失禮的,知道嗎。」

「好的,媽媽。」羅拉向艾莉亞笑道,接著送菲蓮到鎮上。

菲蓮繼續聽羅拉說起家常事,不知不覺也離開了森林。

「菲蓮,這包餅乾給你。」

「不、不用啦!你們已經招待過我了,這怎麼好意思。」菲蓮一想到無法自控能力便是一陣懊悔,「更何況我也傷害了你。」

「是我當時失禮,才會讓你爆發吧?」羅拉輕拍菲蓮肩膀微笑道:「沒事的,我以前剛覺醒法力的時候也不是控制得很好。」

羅拉曾在看書時會不小心把水濺到書頁上,好險魔法書是防水的。

「怎麼這麼不小心?」菲蓮又說:「但是現在你對法術的操縱卻看起來很熟練。」

「不用這麼誇獎我啦。我們以後去學院學習,導師會教我們如何更熟練地控制體內的這股力量。」羅拉又道:「說不定你很快就表現得很好了。」

羅拉無心的話像是觸碰到菲蓮的什麼開關,讓菲蓮嘴角勾起。雖然不知道羅拉為何可以在沒有入學的情況下就如此有法術造詣讓菲蓮十分好奇,但她覺得時候到了就會

「能這樣的話就好了!你讓我越來越期待上學了。」菲蓮展開笑靨,想到了什麼,「那麼我們還是交換地址吧。——羅拉?」

「——什、什麼!」和第一次認識同齡的朋友交換聯繫方式還是有點難以形容的高興,「我直接寫通訊碼給你。」羅拉心想:告訴菲蓮地址沒有用,因為沒有人會發現木屋的存在。

「來之前通知我一聲。」羅拉將通訊碼遞給菲蓮,並誠心地說:「我期待你下一次來訪,可以跟我一起去森林裡走走。」而那次可不能在森林中迷路,會被約翰調侃。


「還有,路上小心。」

「你也是。」


兩人分別後羅拉漸漸看不見對方,才轉身返程,「菲蓮,真的很特別。」羅拉背對菲蓮離去的方向獨自喃喃道。她想起看過的一朵花,不起眼卻會在成熟時自我燃燒,藉此來傳播子代,羅拉心道不對,猛地搖頭把想法甩開。這種想法的產生對羅拉來說不是什麼好在意的,於是她專注在剛才路上製造出的行徑,一個個抹除。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FRAW 第三節 克雷爾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