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佐Hazel

無法抗拒玄幻及奇幻小說的腦洞大開養生者。打瞌睡是靈感前置作業。因緣際會下吸收百合大法,成為了虔誠的腐女一枚。文筆不足常常斷文,我會好好克服的。謝謝打賞的各位! 如果有建議歡迎賜教,我十分崇尚交流的自由。

FRAW 第三節 克雷爾

(edited)

菲蓮走到一棟長時間未打理的宅邸前,由外向內望去,草坪需要修剪、走道落葉需要掃除,雜亂不堪,卻是她的歸屬。明天要來庭院打掃了,她想。

她以為她不會被接納,今天卻被特別招待了。菲蓮走向門,踏過由落葉鋪成的走道,她從腰際間拿出家門鑰匙,門卻被搶先由內部打開。

「今天去哪了?」是克雷爾滄桑卻嚴肅的口吻,讓菲蓮原本惴惴不安的心情瞬間衝破雲端,父親這時原本還在工作。

「父親,我去商店買餅乾。」菲蓮低頭將懷裡的餅乾取出展示給克雷爾看。

「這樣啊。今天逛得有點久,盡量在夜晚前回來,你知道夜裡很多危險份子出沒,注意自己的安危。」菲蓮感受自己頭上多了一份重量,那是父親厚實溫暖的手掌,還有說謊的愧疚感。

「如果喜歡的那間店在這個時段營業,出門前跟我說一聲,回來幫你買餅乾,好嗎?」說完,克雷爾將餅乾放到桌上。

「但是這個是——」

「待會我們先吃正餐,不然餅乾你容易吃多就吃不下,而我一個人也吃不完兩人份。」克雷爾再清楚不過菲蓮的食性,轉身去廚房,菲蓮在後跟著。

菲蓮打算吃飯時告訴父親今天發生的事。

「今天怎麼提早回來了?」菲蓮問。

「因為——想你了嘛。」克雷爾敷衍道。

「等母親回來再跟她說吧,肉麻。」菲蓮看的出父親有苦不言,也不道破。

事實上,克雷爾在官場上打滾這麼久,發覺唯一從「伊貝斯特」這個姓得到的好處只有能讓皇室給他們混一口飯吃。周遭的眼光就如同他以往看見的,偶爾有一絲好意,但大多有一絲歹意,久而久之,他與人們的來往越來越少。菲蓮知道父親的難過,但從未問起父親究竟埋藏多少苦水在肚裡。

克雷爾終究是疼女兒的父親,儘管菲蓮和自己背負著同樣的「罪名」,這種痛苦卻不想讓她承受。平日克雷爾需要靠鎮上的公務來攢薪水,同事間對自己的家世如何數落他不在乎,只要他的女兒平安地成長茁壯。

或許有天能看到她也找到一個不對特殊背景有異議的伴侶陪著,就像他擁有的那個女人一樣。

他好想念她,跟這個孩子有著相似臉龐的女人。她已經離家半個月了,卻無消無息。

菲蓮又看到父親望著某處發呆,先將大門鎖好準備去廚房備料。父親嘗試過用瑪納來控制火侯,記得他剛學會作菜時不小心把鍋燒壞,她卻笑得很開心,如今父親只能用平民使用的火爐作菜。


然後,就像戲劇般。


「砰」的一聲,木門被某種外力強行砸破,粉塵碎片四濺,街上微弱的燈光撒入屋中。屋內幾個黑影出現在克雷爾身邊,以他不可反抗的力量侷限他的行動。

他的雙手被兩道黑魔法軌跡控制在空中,他發覺自己的瑪納正從體內被黑魔法抽取。這股力量他再熟悉不過,卻還是無能為力,他已經筋疲力盡。

「遺留的伊貝斯特之子,偉大的那位遲遲等不來汝服侍一日。世代為我族至上存在服務之契約並未因汝本人意願失約而失效。」發言者的兜帽漆黑,看不見聲音是從臉部哪個部位傳來,但聽起來陰險狡詐,不像是人類。

「—特瑟托爾普佩勒!」克雷爾就像預料這時刻的來臨,渾身解數後對聽到動靜而探頭出廚房的菲蓮吟唱一段咒語,啟動了從菲蓮出生那刻便施放在她身上的保護咒語。

術師屆時也對克雷爾施放他從未見過的術式,他瞬間腦中一片空白,接著不省人事。菲蓮一見父親在轉瞬之間被束縛地毫無還手之力,震驚地不知該如何是好,慌張使眼淚奪眶而出。

什麼狀況?這些人是什麼身分?神秘而強大的團體,跟父親和自己的關係為何?

一股強光從胸前璀璨奪目綻放著,是母親由父親留給自己的物品。這是顆護身石,刻印著守護符咒的強大咒力。在光芒籠罩下,菲蓮彷彿感受到曾經擁有過的,不同於父親的溫暖,她才發覺這是被父親發動了早已設下的保護,心裡激動而無力。

光的照耀下,黑影也發現菲蓮的存在,但普通的法術對守護符咒不起任何作用,菲蓮身旁仍然壟罩著強烈光芒。

「人帶走。」言畢,尖銳物撞上硬物的聲音不斷出現,「行蹤被追到了。」

暗器動向直逼發號施令者命門,一陣紫色疾風穿過對克雷爾施術的術師上腹使其倒下,另個方向劈來一道劍風直接將倒下的術師擊斃。


「闖入民宅,還有試圖違反他人意願綁架他人。」放下劍的女人自信說話間,閃過其他術師發動的攻擊。

「太早說了。」紫影在幾個黑影之中穿梭最終來到持劍女子身旁,黑影個個站不穩跪下去。

「沒有吧,我覺得我是對的。」持劍女人回覆以信任的眼神,無奈對方完全沒有回應甚至回眸,專注於任務上,她佯裝不去在意。

紫袍女子舉起手中小刀道:「先把伊貝斯特帶走。」克雷爾被持劍女人迅速帶離黑影旁,紫袍女子感受到一股異樣,退至三呎以外,果然許多攻擊法術砸在原本其所立之處,並未擊中目標。

紫袍女子反手往其中一道黑影擲暗器,不料一道微光已浮現於地,所有黑影身上的標記被觸發隨著微光散去,黑影也一個不留消失,只留鏗鏘聲於牆即落地。

「被逃掉了。」持劍女人對暈去的克雷爾輕拍臉頰,「醒醒。」但未有答覆。

「待會見。」紫袍女子向微光飄散的方向追去,不等持劍女人回覆便不見蹤影。


「好吧。」持劍女人看向目視所有混亂畫面而哆嗦的菲蓮,說道:「小不點,我不得不說你家處境真的很複雜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FRAW 第二節 菲蓮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