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佐Hazel

無法抗拒玄幻及奇幻小說的腦洞大開養生者。打瞌睡是靈感前置作業。因緣際會下吸收百合大法,成為了虔誠的腐女一枚。文筆不足常常斷文,我會好好克服的。謝謝打賞的各位! 如果有建議歡迎賜教,我十分崇尚交流的自由。

FRAW 第四節 幫助

(edited)
111/07/12 修改

黑衣人擅闖以強擄菲蓮和克雷爾,施展的強力襲擊使得克雷爾倒下不起,而守護符發出的特別光芒是怎麼回事——事發突然,菲蓮無從理解也無能為力,她驚得拿出胸前吊墜卻看不出什麼端倪,悲傷和震驚相互衝擊著這個幼小心靈。

「菲蓮·伊貝斯特,」持劍者見菲蓮滿是困惑喊她一聲,笑臉相迎步步相逼,「這些黑影很愚蠢吧,都沒想過我們會跟上就設下結界,當我們只有多少斤兩啊。」菲蓮對持劍者的話毫無概念,她在原地瑟瑟發抖。

菲蓮不安地隨著女人靠近而退後,她不知道對方是不是心理變態。眼前的是敵人還是喪心病狂的敵人?手握剛把活人送上路的巨劍,劍鋒還滴著血,竟能帶著輕鬆爽朗的笑容走向一個發抖的孩子?

「不是,你別怕,我是自己人。」女子收劍入鞘斂起笑容,拿出身分證明,「我是卡羅·耶爾巴瑟,隸屬納維亞紐賈特城技研團偵查部艾瑟裘隊伍,任職隊長。總之是來幫助你的,厲害的大姊姊。」

菲蓮聽了一大串詞,只聽懂紐賈特城。它是鄰近的一座大都市,菲蓮聽說父親去過那裡。不過怎麼會有這麼厚臉皮的人物啊······她能相信這個人嗎?她在心底還是防範著這個可能會隨時找機會對自己下殺手的可怕人物。

「追出去的那個小姊姊是葛瑞雅·努洛密特,是跟我搭檔很久的夥伴。」卡羅將沒醒過來的克雷爾暫時放到牆邊,「這次受託追查神秘組織在民間集會以及謀劃危害社會安全的事件⋯⋯之類的。總之我們根據剛才發生的狀況,推測你父親與剛才的組織有交集,需要受到保護及調查。」

卡羅正要靠近確認克雷爾的身體狀態,菲蓮馬上起身擋在兩人之間,將雙手向後張開,反駁:「我的父親不可能和那種壞人有關係!」接著作勢保護父親。

「伊貝斯特,惡魔使者。」卡羅側頭皺眉,見菲蓮也隱約紅了眼,卡羅對她緩聲道:「當然我對此是中立立場,但民間的傳聞需要更多證據證明它。最近你爸爸被目擊與惡魔有交集,與這幾天發生的襲擊事件有關,我們是來調查事實真偽的。」

菲蓮聽到討厭的字眼緊抿著雙唇,咬緊牙根,伊貝斯特因為這個訛聞四傳的非議受到許多異樣眼光相待,她的怒氣被壓抑著,仍然衝破極限隨眼淚溢出。

「我相信你也承受不少輿論壓力吧。」卡羅搔搔頭,雙手抱胸,帶著微弱的希望看向菲蓮,「小不點,你的眼神很不錯,不過這次案件讓我頭痛很久了,有沒有什麼頭緒讓我找到線索來為你父親脫嫌?」

菲蓮搖搖頭,「父親從未向我提起這些奇怪的事。」她費力從嘴中擠出幾個字:「在我眼中我們就是普通家庭。」卡羅聽完喪氣地垂下頭。

葛瑞雅疾步如風回來兩人身旁,手中拿著一張手抄字條,聲如綿綿細雨輕點於池中道:「根據我們事先調查,你父親拒絕向這些人妥協或示好,或許他不想和他們有糾葛,甚至在限制行動情況下先為你下了保護咒。但我們只是就親眼所見判斷,沒有證據,需要你父親親自做口供。」她盯了菲蓮胸前的墜子須臾,她覺得這墜子有些眼熟。

「可能這些術士的法力和能耐遠大於你的父親,他出於急迫而盡全力保你平安。」卡羅顧自補充,但無奈只能陪著這孩子蒐證,而非帶著她到處尋找惡魔使徒的蹤影讓她洩憤。當然她可以用使徒解氣,但身邊這個女孩才剛接觸這些麻煩事,她不可讓菲蓮也承受病入膏肓的痛苦。

一想到家族被冤枉,儘管無辜,菲蓮卻只能看著仍然昏迷的父親,不自禁地抱上去自憐,轉頭對兩名女子懇求道:「目前父親需要妥善治療,請你們幫幫我。若後續需要協助,我只要父親安全無恙。」

葛瑞雅看向卡羅,兩人交換眼神,卡羅緊促的眉心緩然鬆開,拿起腰際通訊器聯絡支援人員前來,卡羅說:「放心,他很快就會好起來。」畢竟線索未斷,事件就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卡羅交代後勤人員處理後續作業,告訴菲蓮包括建築修復及細部調查,讓她不要擔心這些家事,技研團會申請補助讓她的家復原,又想到菲蓮之後無處可留,問道:「你有沒有其他可以暫時收留你的親戚?」

身為政府曾經的房客,卡羅認為菲蓮難以習慣政府的收容所,軍團提供的營舍更不能讓她好生照料小孩。

「沒有。」菲蓮說完無助地將手插入口袋,發現自己摸到一張希望。

「那你還是先去收容所稍微忍耐一下吧,等你爸爸醒來。」卡羅看著克雷爾被醫療人員抬上車,思考著如何向當事人諮詢。

「——其實,我有一個相當信任的朋友。」




羅拉於分別當天再次收到菲蓮來電,還以為她要找自己聊天,沒想到竟然發生如此嚴重的事。

艾莉亞聽羅拉敘述發生在菲蓮身上的事情經過,她經過一番思考,決定帶著羅拉一起接待菲蓮返回木屋,了解情況再說。




卡羅護送菲蓮到艾莉亞指示的地點等待,剎那感受到一股氣息若影若現,卡羅自覺握上劍柄,喊道:「現身!」

羅拉和艾莉亞撕下頭上的隱形符,立刻顯現身形,「是我們,菲蓮。」羅拉道。

艾莉亞不懼卡羅所持武器,遞上兩張符,邀請兩人同行使用。

先前菲蓮已經向卡羅私下介紹艾莉亞母女,卡羅才震驚原來森林裡還有住人。她道謝後接過並貼上符咒說道:「這令我想起這座森林中的大法師,好久沒聽到他的消息了。」她補充有一個朋友是大法師的粉絲。

「我也是。」羅拉答道,就像找到和她一樣的粉絲,她牽起菲蓮的手等待她完成動作也將身影隱去,「牽著就不用擔心找不到我們,別怕。」她囑咐兩人。

「你這個年紀的孩子也知道這個名號啊。」卡羅將另一張符貼上菲蓮的額頭,也牽起她的手跟隨艾莉亞母女向前。

「因為媽媽常常為我說許多魔法師的故事,林中賢者的故事是最多也最有趣的。他是我最喜歡的人,也有我最期待的故事。」微弱卻興奮的語調從前面傳來,彷彿可以看到羅拉臉上眉飛色舞,聽不出當事人正在刻意壓低聲音。


聞話畢,艾莉亞臉上浮現一抹稍縱即逝的笑容。


「前面岔路向左轉,如果右轉是小河畔。」羅拉又道:「這裡是傳送捷徑。」言畢拉著所有人踏上隱形陣法,艾莉亞見狀詠唱催動術式的咒語,未見如先前黑衣人的陣法微光浮現,反倒眨眼間來到菲蓮看過的場景,羅拉家的木屋。

卡羅目瞪口呆,她從未知曉弗特斯森林內部還有住人,也沒看過如此特殊的佈局。她們能從森林內的隱密法陣傳送到森林中另一處外界無法窺探之結界,可見設陣者的心思。

她稍微對陣法稍微琢磨一下,瞬間後懼,此陣錯綜複雜,有些地方隨時都在換陣型,若只有她自己在這亂繞,不知何時她就會被陣法堵死了!

她又想起了林中賢者,世稱弗特斯大賢者,特徵為一襲藍袍神出鬼沒於弗特斯之森中,當然是法師們眼中的偶像。她聽聞賢者會製作陣法防止城鎮與無人之境間產生直接交集,或許旨在保護秘境的寶物,若要深入這些幽徑需要對陣法及術式有高深造詣。

艾莉亞在卡羅眼中就如能夠帶外人進入森林的引路人,也引她不禁猜度艾莉亞與林中賢者的關係。

不知不覺來到一間木屋,艾莉亞介紹著自宅:「歡迎蒞臨寒舍,著腳處不是很寬闊,稍微忍耐一下。」她進門後先把快堆到雜物間門邊的手工活兒暫時推進去。

「艾莉亞、羅拉,非常謝謝你們願意先讓我在你們家度過這段日子。」菲蓮鼓起勇氣傾訴感激之情,認真的神情讓傾訴的對象忍不住露出笑容,聽她繼續說道:「請務必讓我從明天起為你們分擔家務。」

「這孩子真乖巧!」艾莉亞忍不住開心地半蹲去揉揉菲蓮的雙頰。

「對啊,菲蓮怎麼這麼懂事呢?」卡羅也跟著上前揉亂了菲蓮的頭髮。

在旁目睹這一切的羅拉無語問蒼天,那她呢。

「菲蓮,這是我的通訊碼,如果有特別重要的事先打給我,我盡力幫你。」卡羅寫下一段符號給菲蓮,緩聲道:「你父親很快就會回來你身邊,我保證。」

菲蓮整理完頭髮,眼眶閃光乍現,上前抱住卡羅嗚咽著說:「謝謝你們的幫助。」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FRAW 第三節 克雷爾

FRAW 第五節 訪客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