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佐Hazel

無法抗拒玄幻及奇幻小說的腦洞大開養生者。打瞌睡是靈感前置作業。因緣際會下吸收百合大法,成為了虔誠的腐女一枚。文筆不足常常斷文,我會好好克服的。謝謝打賞的各位! 如果有建議歡迎賜教,我十分崇尚交流的自由。

FRAW 第九節 交代

(edited)

自從受到那群黑衣人襲擊,克雷爾被移送至隔壁城的醫療機構,卡羅盡力把一切手續辦妥,直到上級同意給她額外放假獎勵,她才鬆了一口氣。

「咳、咳、咳——咳。」喉嚨因長時間未飲水而不適,克雷爾試了好一會才能扯開黏緊的眼皮,他從黑暗中甦醒,身下的木床堅實,周遭的一切陌生。上腹部受擊處仍有痛覺,像被鈍物撞到的痠麻一度傳至全身,但他依然奮力側身撐起。原以為他會被惡魔帶走,受到刑逼……

女兒呢?他不敢再往下想,警惕心也不能輕易卸下,現在他的首要任務就是女兒平安。

克雷爾抬頭便能看見方正的房間角落有台監視器,它的鏡頭朝著自己,鏡頭旁的紅燈閃爍讓他不禁汗毛豎起,直到一個聲音從房間上方的廣播器傳來。


「克雷爾·伊貝斯特。」突然從門外傳來的嗓音讓克雷爾肩膀稍微震了一下,「請至門口,您有訪客。」沉穩的聲音由門外的門衛喊出。


雙眼痠痛,克雷爾強迫自己眨眼。下床走至右側鐵門前,門吱嘎一聲由滾輪拉開,接著門衛待他出門將門關上。眼前是條直通空間尾端的長廊,有幾套隔著透明板的桌椅,其中一套桌椅對面是他最珍視的女兒,菲蓮。在她身邊還有金髮女孩、棕髮女人、以及揹著大劍的女人。

「爸爸!」菲蓮看到父親平安無事,激動地用不上敬詞,臉上的釋然毫無保留,淚水開始在眼眶中打轉。

克雷爾不敢置信菲蓮竟能夠來到這裡,他嘴角勾起,面對菲蓮坐下,仔細觀察菲蓮身上是否有任何傷痕。菲蓮用雙手手掌貼上隔板試圖去觸碰對面的父親,肌膚傳來的卻只有隔板的冰冷。

克雷爾同樣激動,卻在意識到當初無法對這些惡魔回擊而感到後悔不甘,他看向身著制服的卡羅,對著隔板上的傳音器問道:「請問這裡是?」

卡羅回應:「紐賈特城技研團分立療養院。」

原來如此,他受創後被移送到這裡休養,克雷爾現在最慶幸的就是孩子沒事,緊繃的身體暫時鬆懈下來,卻自責道:「你沒事吧?當時我沒辦法保護你。」他猜測或許就是菲蓮身邊這些人及時幫助他們,攀上眼眶的是堅強轉化的無助,而這曾經的堅強在忍受十幾年後似要潰堤。

菲蓮忍住淚搖頭說道:「您已經保護了我,我在這裡,這就是證據。」看著前所未見父親泫然欲泣的樣子,記憶中的他更加穩重。

「在那之後發生什麼了?」克雷爾雙眼潤濕,但眼眶僅僅閃著水光。

卡羅將調查神秘團體、與葛瑞雅一同擊退惡魔的經過告訴克雷爾。說明完情況後,菲蓮向克雷爾詢問:「爸爸,這個墜子是怎麼來的?」

「簡單來說,多年來我和莎娜計畫著對付惡魔,計劃也包括了技研團的參與。」克雷爾很清楚勢必要對菲蓮解釋事件的來龍去脈,只是他們夫妻現在還不夠強大,讓她知道事實也未必能保女兒周全。年輕氣盛,他不想讓唯一的女兒涉險,於是簡潔說道:「這個護身石,就是長久以來我們努力的成果,提升好幾個層次的驅魔石。」

克雷爾還在斟酌用詞,菲蓮就開口問道:「那母親呢?」身旁的人很是好奇,克雷爾的表情卻未有動容。

「爸爸,我不曾聽你們提起媽媽是驅魔師,但是我也有知道的權利。」菲蓮多年來一直在找尋父母夜裡時常外出的原因,明明答案如此近卻難以觸及,「爸爸,我能見到媽媽嗎?我想她。」

莎娜究竟去了哪裡、面對著什麼樣的危險,她好想知道。她只知道長期未返家的母親沒有護身石肯定處於困境。驅魔石這麼昂貴,材料肯定不好蒐集也不好製作,母親生死未卜,肯定也是為了採集材料冒險吧。

「莎娜還要一陣子才會回來。」克雷爾仍是拒答:「而且這些事情還得去找個安全的地方談。」他隨時都有顧慮,深怕有甚麼閃失。

卡羅說療養院已經設下了強大的屏蔽結界,普通惡魔無法進入。

菲蓮勃然變色道:「爸爸,哪裡對我們而言都不安全。」眾所皆知,伊貝斯特就是個吸引惡魔的誘餌,不過惡魔也不會輕易冒犯強者,「我們還沒有足夠的能力抵禦惡魔,也沒有什麼時間,技研團還向外宣稱您是嫌疑犯,還有什麼比這個消息更令人震驚的?」

「不是『我們』,目前是只有我不安全。你有這個護身石匿身,不用怕惡魔,他們不能憑著感知馬上察覺你的存在。」克雷爾意識到女兒不清楚細節,順便科普一下,「結界防不了非惡魔的有心人,你也必須留意,人心叵測。」

他們昨晚就是受到非惡魔的惡魔使徒襲擊,這些手段陰險的人們有著惡魔般的行徑,又更殘忍無情。

克雷爾看到女兒的緊張滿面,也無法親手安撫她的情緒,繼續緩聲說道:「技研團找到證據入侵伊貝斯特家宅逮捕克雷爾,這不過只是個偽裝身分的假消息。你不用擔心我,我的能力可以保護自己,還有你。」說罷在胸前抓起想像的驅魔石項鍊。

「可是——」菲蓮見淚光從克雷爾眼中消失,他眼中的篤定使她不再對此事發出質疑,「這真的是驅魔石嗎?」她轉而不可置信看著墜子,明明這墜子價值連城,父母為何把家當之一放在她胸前啊!

「沒錯,我之前只使用半成品,今天被惡魔擊碎了。當我以為家裡的結界可以暫時抵擋惡魔之力,卻失敗了。而你的是完成品,我曾賦予它祖傳的守護魔法,因此你不會被他們所傷。」克雷爾對著菲蓮的驅魔石注入瑪納,「我們是有使命的,菲蓮。我們要運用力量將身上的記號用來幫助世人,也要想辦法保護自己,所以你必須變得更加強大。」

都什麼時候了,克雷爾的話卻極其荒唐。那些強大的惡魔使徒既可以突破結界,又能讓他們傷得措手不及,他們怎麼可能還有餘力來幫助別人啊?

「由於我們目前的能力仍然不足,現在我將正式向你們求助。」一張契約性魔法如卷軸在艾莉亞面前攤開,「希望你們在這段期間幫我照顧菲蓮。」艾莉亞未有動作,羅拉望著她猶豫不決的神情,也投以不安的眼神。

克雷爾見狀繼續說道:「還有卡羅,給我五天時間,只要我的身體康復,並且找到下一顆驅魔石,這次委託就可以結束。我需要一點時間設法處理結界失效和其他突發性狀況。」

「最後,孩子,」克雷爾無法掩飾臉上困倦說道:「詳情我會再和你細說,你遲早都要知道的。」菲蓮點頭示意。

「保護菲蓮,可能有點棘手——」艾莉亞沉聲地說,羅拉緊張望著艾莉亞,「現在的我只能讓她住在弗特斯之森,和我們住在一起。」

「有屏障就好。」克雷爾應道。

「那可是世上最厲害的屏障,我不會讓她受到傷害的。」羅拉說道,和媽媽對視一陣子,艾莉亞點頭同意,「太好了,菲蓮!」羅拉開心地抱住菲蓮,隨即退開,兩人對視片刻,看艾莉亞將契約簽下,收手後契約便消散。

克雷爾現在佯裝是嫌疑犯,是為了有理由和技研團直接接觸,否則以他們在民間的傳聞,技研團的名聲會拉低到什麼程度他不敢亂定論。依考量,他暫時只能待在紐賈特城,以科技為首要的進步之城。他相信他們的科技暫時可以對抗惡魔,直到他將家族清白拿回的那一日。

人類過去以無數血淚的代價換取生存,除了驅魔士與驅魔師,許多不會法術的人類只能靠著雙手去創造以能源開發而來的武器迎敵。在時間推移和菁英聯手下,成立紐城的技術研發團以及戰術研究團。相較過去,沒有魔法基礎的人們也得以有了保護身體的武器。

近年來,人類除了操縱魔法的能力,還擁有精湛的技藝,巧妙運用他們的智慧,為群體生存獲得更多的可能性。

只有自助者才得天助,但幫助世人是技研團的宗旨,一般人對技研團所知甚少卻尊崇他們,雇用技研團人才的交易源源不絕,技研團組織得以擴張,聲名遠播。

技研團此次與伊貝斯特的聯手其實非常冒險,像這次的襲擊讓克雷爾差點把自己葬送在人類對抗惡夢的起步階段。

卡羅雙手微握,現在她聽到的內容已經超過她的預料,克雷爾能夠放言短期取得驅魔石,看來伊貝斯特家族的管道還是不少。

接受委託也等於將自己往危險送去,但是她經不起金錢的考驗。

「但是父親,您這次遇到的惡魔真的很強大。我們該怎麼做才能順利擊敗它們呢?」菲蓮問。

「很簡單,也很難,必須將惡魔本體從它寄宿的軀體上分離。或許等你母親回來才好辦,她是我們控制惡魔力量的重要關鍵,畢竟驅魔方法並不是那麼容易習得。」克雷爾又說:「惡魔的弱點因他們的特質而不同,有的惡魔體力不強,有的腦力不好,我們就由破綻擊敗它們。」

「腦力?惡魔也有腦袋?」羅拉忍不住發問。

克雷爾回應:「惡魔的本體其實不是你表面看到的身軀,而是藏在體內的一個寄生在宿主身上,擁有自我意識並且榨取著宿主的瑪納和生命的生命體,最後它會選擇是否以宿主的身體來行動。全名是什麼來著?蔓——」

卡羅補充道:「它的名字是蔓卓里德,外表像植物一樣,成熟後會長出似花的部位。它在驅魔界又名蔓德花,是因為惡魔只是它佔據的身體代稱。」

克雷爾雙肘支撐在桌上,以一掌包覆另一掌,說:「其實我和技研團暫時達成協議,以我的體質來吸引惡魔,讓他們可以快速拿到惡魔結晶,透過研發技術來製造對惡魔有效的抵禦武器;而我可以拿到技研團研發部門的報酬。這個誘餌戰術有效當然也十分危險,若是吸引了強大的惡魔,沒有準備好可能隨時會喪命。」

幸運的是,這件事目前只有伊貝斯特做得到。

克雷爾繼續說道,沈穩的語氣讓菲蓮打了寒顫:「面對惡魔需要無比的勇氣和堅定,它們會誘惑、蠱惑、傷害你,最後殺了你,手段可能極其殘忍,只是為了滿足它們與生俱來的慾望。若是你,你能夠冷靜果斷地運用腦袋對付它嗎?」

菲蓮仍是畏懼著:「父親,我還沒有自信做得到,我需要鍛鍊。」菲蓮想起與羅拉的約定,她說:「我想要和羅拉一起進入冒險者學院將基礎打好,為我們的未來奮鬥,好嗎?」她望向羅拉,對方也投以期待的目光。

看見菲蓮的堅定,克雷爾心想女兒果然成長了,隨即是感慨,「既然你都想好了,那便去吧,手續之後我會處理。想必是旁邊這位小姑娘和女士給了菲蓮不同的啟發,謝謝你們。」眼中透出一絲柔和與疲憊。他心想:用自己想法去學習,比由我告訴你理念還能直接告訴你真理,也多和同齡人學學不一樣的觀點。

雖然他沒有參與到女兒的變化歷程,也沒有告訴女兒夫妻的決定,他只會盡力讓他這一代的問題留在自己這裡,不要干涉到菲蓮,而她卻用盡可能的方式來到他的身邊。克雷爾很感動,他絕不會讓菲蓮受到惡魔爪牙威脅。

「父親,我有最後一個問題,惡魔有可能偽裝成人類對吧?」菲蓮問道。

「有些惡魔擁有這種能力,它們擅長的不同。」克雷爾說。

「那麼它們不小心暴露在驅魔石的力量後,還會逃走嗎?」菲蓮惴惴地詢問,也對旁邊的艾莉亞和羅拉有些顧慮。

「通常是結晶的力量大於此惡魔當下的力量,才會落得此下場。有些惡魔現形後反而會去找驅魔石主人拚命,但情況必須是有利於它才會如此。」克雷爾將過去的經驗分享出來。

艾莉亞知道菲蓮意有所指也想要一個解釋,緩道:「其實呢⋯⋯」

多年前,雷堤接到一個密函,要救下一個來歷不凡的女孩。

艾理不是在這塊土地出生的,當時情況非常緊急,雷堤在指定港口找到女孩,小艾理也從遙遠的希拉亞大陸來到這個陌生的國度。

在當時羅拉才滿六歲,羅拉的父親雷堤願意代替委託者保護艾理,讓他信任的夥伴約翰一起扶養她,約翰也藉此得到給予關愛孩子的機會,往後即為兩個父親相互交流扶養小孩的日子,孩子們也一起長大。但是翌日艾理卻和約翰提起她頭上好像有什麼東西,雷堤知情後見情況不對趕緊帶約翰、艾理前往精靈秘境,請精靈族幫忙,在最後求見了精靈族長老。

長老將艾理的魔力引導回心臟,同時他見到這個孩子體內的異象,「這真的使不得、使不得啊⋯⋯」雷堤聽了蹙起了眉。

長老說道:「這樣的狀態竟然能夠支撐到現在,這孩子的身體素質很強。」

「長老,這是什麼意思?」雷堤問。

「這孩子不是什麼人類,她是半精靈半惡魔,精靈的特徵不明顯,又被刻意擬態成人形。精靈之力被強行奪去一半,靈力被減弱,又灌進了惡魔之力暫且維生,這樣的生命是如此神奇而可憐,若再晚點處理會變成惡魔的。究竟在這麼可憐的孩子身上發生了什麼啊⋯⋯」長老接著說了古老精靈族傳承下來的方法,他們也照著操作,不過也只是短暫解決了艾理失控的魔化現象,雷堤回家後告訴艾莉亞發生的事。

當時了結她的痛苦才是對的,但對她來說,究竟什麼才是真正的痛苦?是生來無法選擇的人生,還是不能由自己選擇往後的人生?他審慎思考後問她要如何繼續度過她的人生。

當時他聽艾理說:「雷堤叔叔,我想要和你們一起生活。」

「這很不方便,或許只能永遠住在森林裡,這樣子的生活她可以接受嗎?」艾莉亞問。

雷堤說:「現在我們能夠給她支持,剩下的她得靠自己走下去,說不定以後可以找到一個突破點離開這裡,從此,她可以為自己而活。不過那都是她選擇的未來了。」


這樣的自由,既是由人奪去,又是由人給予。在黑暗中摸索,最終初見光明的孩子,讓她和自己的孩子相處,和人情世故接觸過後,她便不會墮落成惡魔了吧,雷堤是如此希望。

他們簡單地為艾理辦了歡迎聚會,艾莉亞還買了蛋糕一起享用,那是艾理的其中一個快樂回憶。既然她勇敢接受了與眾不同的自己,被託付的雷堤一家和約翰也提供幫孩子成長的一切,艾理將他們的付出都記在心底,期待有天能夠相報。


艾莉亞講述完這段過往,嘆道:「艾理她,只是害怕我們背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FRAW 第八節 靈泉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