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佐Hazel

無法抗拒玄幻及奇幻小說的腦洞大開養生者。打瞌睡是靈感前置作業。因緣際會下吸收百合大法,成為了虔誠的腐女一枚。文筆不足常常斷文,我會好好克服的。謝謝打賞的各位! 如果有建議歡迎賜教,我十分崇尚交流的自由。

FRAW 第十節 拜師

111/09/01修改

聽完過去這段插曲,羅拉止不住心中的愉悅。原來她身邊都不是一般人,她自認如此一來羅拉這個名字將在名人榜上流芳百世。

不過她好像忘了有個稱呼是——名人的平凡朋友。

菲蓮表達立場:「我希望和她好好談談,至少這段關係不要再產生裂痕。」

羅拉手搭上菲蓮的肩試著安慰道:「她只是怕生,」初次見到艾理的畏懼模樣陡然出現於腦海,艾理的彆扭激起她的母性本能,「因為她對陌生事物很敏感,我認識她一個禮拜後她才願意跟我一起玩。」

菲蓮答不上話,她知道誤會都是因為惡魔造成的,是惡魔讓她和艾理都陷入不安,所以她說服自己她要解決惡魔帶來的問題,就要凝聚眾人信念解決這個事件。

艾莉亞指出重點:「感情是需要培養的,我們要盡可能自然地降低她的敵意,先做出有誠意的樣子。」

菲蓮問:「那只要把這條項鍊拿掉就好了嗎?」

「還需要更多友善。」艾莉亞補充道,經過早上的驚嚇,艾理很可能還是不信任她們,若是助長她體內的蔓德花,後果不堪設想。

克雷爾聽了點頭同意,並告誡拿下護身石後,菲蓮的標記就會使她暴露在惡魔們的感官下,他接著說明:「護身石可以屏蔽惡魔對此人的感官,標記會被忽略。不過屆時你們都在結界裡,而『最強大的結界內』不會出現找麻煩的惡魔,對吧?」

艾莉亞點頭示意。

過去艾莉亞跟著雷堤在森林四處探勘十幾次,確定沒有惡魔的身影或蹤跡,才建了木屋。艾莉亞透露,她們在森林居住十幾年間,艾理是在地唯一的「惡魔」。


了解大致情況,克雷爾知道有醫生前來問診,接著說:「請你們再與我聯絡。」他起身與訪客道別,轉身前往他的專屬病房養傷。

菲蓮望著克雷爾的身影逐漸遠去,他回頭對她比出拇指要她放心,她才收回目光。


艾莉亞通知約翰一些要事,一行人才離開。出了療養院的大門,卡羅駛自己的巡邏車準備返程,停在路邊,菲蓮坐進車後座問道:「卡羅姐姐,你是不是一直以來都和那種強大的惡魔戰鬥?」

卡羅回答:「當然這種程度的惡魔不是第一次,不過當我還是你這樣的小鬼頭,我還在打木樁呢。」

接受訓練後,冒險者才能真正開始面對魔物。那些被惡魔『魔化』的生物也不容易解決,每個惡魔的習性能力不同,需要動腦筋臨場發揮,才能即時解套,人類也漸漸了解如何克服惡魔的騷擾。對不同類型的惡魔有不同的應對策略,技研團的研究雛形就是針對惡魔的應變小組。

菲蓮追問:「那怎麼做才可以迅速變強呢?」總有一天還是會遇上惡魔,她擔心驅魔石不夠用來保護她和家人,她要去尋找更適合的方法來對抗這些怪物,首先就是擁有戰力。

卡羅說:「變強是為了保護自己和他人,最主要的就是靠經驗和信念。」她仰頭大笑,「一般人當然很難做到,但如果是我來教,肯定很快就能讓你變得強大。」這股不服他人的自信讓羅拉稍微皺了眉頭,而菲蓮眼睛一亮。

艾莉亞也建議:「先進入冒險者學院,井然有序地學習關於惡魔或魔法的觀念,對你比較有益。」

菲蓮又問:「卡羅姐姐,有空可以請你教我變強的秘訣嗎?」既然卡羅自己提出想法了,而菲蓮有望於此,便抓緊機會一試。

卡羅從車內的後照鏡感受到熱情的目光,笑道:「可以,先叫師父。」她想,若菲蓮有自保能力,至少不會在遇到危險時手無縛雞之力,還需要她這個師父出手,至少要可以自己抵禦魔物——不過惡魔不全是同個級別的啊,必須先提升菲蓮的體質。

只是感覺哪裡怪怪的。

對於菲蓮毫不猶豫喊出的「師父」,卡羅渾身不對勁,挑眉說:「啊,還是叫我老大好了。」

「卡羅老大!」菲蓮喜出望外地在後座喊道,艾莉亞和羅拉前後上車,分別坐在副座和菲蓮旁邊,卡羅驅動引擎讓車子前移。

卡羅滿意地笑道:「不錯不錯,教戰鬥技術果然還是要喊點特別的。」她和菲蓮一拍即合,「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徒弟。」也是她的手下。

羅拉心想她們只是一起看望過克雷爾,菲蓮就拜師了,這什麼情況。她還以為卡羅只是開玩笑,而現在菲蓮便輕易地當真、被俘獲了?

她忍不住開口問道:「菲蓮,我應該才是你的老師吧?我希望我能參與你的課程內容和時程規劃。」當初是她先來邀請她成為夥伴的,她怎能讓唾手可得的「夥伴」被人奪走。

若是讓卡羅都搶走菲蓮的時間,那她昨晚在家做的計畫就要重擬,甚至放棄研究。要是一切都是她一廂情願——

而卡羅心想,羅拉年紀輕輕就有能力教導其他孩子,果真有天份,不過她這說辭怎麼有股酸溜溜的味道?

「哦?對耶。」菲蓮好像理解羅拉的意思,答道:「太好了,這樣一來我就有教我法術和戰技的兩位老師了。卡羅教我戰技,而你教我魔法——」

「不是,你好貪心!」羅拉不甘於事與願違,重點是「她才是菲蓮的老師」。

「那是善用時間,愛好學習。」艾莉亞笑著幫腔,對羅拉說:「法術和戰技也是密不可分的,」見羅拉臉上難為,她又說:「法術可說是戰技的一種,你以後也可以跟著專家去學法術的實際運用。應用和理論是截然不同的事物。」

僅僅相識一天,羅拉多半猜到菲蓮也不知道該對誰求助,如今的境地又有誰願意提供協助。而羅拉那股單純的偏執雖然讓菲蓮覺得終於有人能夠託付,卻又難以向她們開口。

根屬性覺醒地早,又缺乏相關知識,菲蓮擔心自己亂來而成了縱火犯,也不敢獨自研究她的能力究竟是什麼,火屬性的人稀有到民間沒有什麼典籍詳細記載的技能或特性。有相同目標的人一起前行,菲蓮第一次為自己的屬性感到慶幸。


「我知道了。」羅拉聽得出艾莉亞要她去尋求突破,而她當然不能完全排除菲蓮和他人的交往,她忘了她們身分完全不同,貴族讓一介平民教導,甚至她連一個正職法師都說不上,這肯定會讓人不齒的,她過於自信了。

「不過,別把家燒了。」艾莉亞囑咐道。

「不會的,我會及時滅火。」羅拉毫不猶豫地說。


初次見面時,她按捺不住衝動去撿回這個眼神黯淡的女孩。在好久以前,她見過這種悲傷的神情,只是這次她想要先做出選擇,在有能力改變別人的痛楚時,給予幫助。


她又想從中得到什麼呢?


讓救命恩人教導自己一些技能也是種不錯的際遇,更何況是由技研團裡的隊長來教,有什麼理由可以反對?她反倒對鬧彆扭的自己感到詫異,是怕風采被他人佔去嗎?明明是以餘力來幫助他人,她卻還寄望於得到一點回饋。

菲蓮眼裡閃耀著光芒,意猶未盡地說:「我跟你說,不只是卡羅的劍法,其實還有一個渾身黑的姐姐丟出的暗器,我什麼都沒看清楚,壞人們就被打得落花流水。」其實當時她只能打哆嗦,什麼也辦不到,這件事令她意志消沉一陣子。

遇到羅拉一家她才感受到別人的溫暖,而她也安心將自己的溫度傳達給別人,而非造成傷害。不僅沒有受到冷眼相待,她也得到不計前嫌的體諒。

卡羅竊笑,她決定要在這小孩面前好好表現,否則哪天就會被這個孩子淡忘了,就像那個給人形象不深的葛瑞雅一樣。

羅拉未語,菲蓮握住她的手說道:「我一定會向她們這些高手好好學習的,等我學好劍術,你就是我第一個守護的朋友,我也答應你一定幫你完成研究。」

見菲蓮真誠的笑容像陽光般燦爛, 羅拉只是心不在焉地點點頭,她終於思慮完火屬性的研究方式後說:「我晚上再跟你討論。」


眼前是個暫時斷電的惡魔電磁鐵,要論風險也是有的,羅拉並不傻。這些看似特殊的條件,她們也不一定非對方答應不可。她認為菲蓮的情況這麼特別,要是她沒有足夠能力,菲蓮就不會跟隨自己。以菲蓮的個性來說,她肯定不會拒絕羅拉;若是出現了其他更有能力的人,菲蓮肯定不會服她。


眼看菲蓮又找到學習對象,羅拉認為尋師是個不錯的選擇,她需要適合自己的老師,觀察老師、模仿老師,並迅速成長為她理想中標準的貴族之師。


卡羅說:「菲蓮,第一個入門課程是體能訓練,我會用不同的方式讓你加強體力,回去森林後就可以先做幾個動作練習了。用餐前再休息,下午討論課程頻率和內容。」

艾莉亞建議:「那卡羅待會跟我們一起吃早餐吧。」卡羅也聞言應下了。


之後閒話家常,一行人回到森林,羅拉和艾莉亞先進屋去處理還沒吃的餐點,打算在兩人特訓完直接用餐,而菲蓮和卡羅已經準備進行訓練。

「我們先熱身,準備好了?」卡羅見菲蓮興奮地躍躍欲試的模樣,就像看見了尚未見過世面的小野獸。

「好了!」小獸摩拳擦掌,開始她的第一次訓練。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FRAW 第九節 交代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