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佐Hazel

無法抗拒玄幻及奇幻小說的腦洞大開養生者。打瞌睡是靈感前置作業。因緣際會下吸收百合大法,成為了虔誠的腐女一枚。文筆不足常常斷文,我會好好克服的。謝謝打賞的各位! 如果有建議歡迎賜教,我十分崇尚交流的自由。

FRAW 第十一節 誤解

(edited)
111/9/1;9/10;9/13修改

艾理很快就跟上約翰,尾隨其後。兩人路上都沒有交流,回到家,艾理對約翰問道:「為什麼要對那個奇裝異服的精靈這麼恭敬?」沃菈和這座弗斯特森林中的精靈們顯然不是同一勢力。

「不只是你對她起了戒心,她不是我在希拉亞見過的精靈部族。」約翰深沉而嚴肅的嗓音迴盪在小小的屋內,艾理從他眼中看出擔憂:不要妄自接近沃菈,避免危險。

艾理點頭表示同意:「她來這裡是為了靈泉和源晶,這就很可疑了。」但她心裡疑惑,有意圖的人才不會輕易向他人洩漏動向,為何沃菈放她一馬?艾理感慨生命可貴。

約翰苦惱著:「我們也找不到理由去打發這個精靈離開,若她一定要奪走源晶, 衝突無可避免。」

源晶是弗特斯的瑪納來源,包含瑪納樹,源晶給予每種生物豐沛的瑪納,僅此一顆,是這個區域最重要的物品。失去了它,森林就會失去現有生機。

艾理仍想從那神祕精靈身上再抽絲剝繭精靈和蔓德花之間的關係。當時的衝動讓她在許下承諾後產生悔意,因為艾理能察覺沃菈隱約散發著肅殺氣息,但殺氣在被她察覺後又散去,讓她不禁懷疑自己的直覺。

當這個沒有威脅的地區突然出現一個可以毫不費力取走自己性命的存在,她不能貿然直擊。沃菈有能力從結界外進入,又決定和她到結界外,她在意的是「惡魔」身分會惹來殺身之禍。這肯定是詭計,而沃菈是希拉亞派來的追兵。

跟沃菈打起來,她鐵定沒有勝算。現在要知道更多資訊,就要步步為營親近沃菈。她需要找人幫忙,卻不能讓約翰知道,否則她就完蛋了,或許她可以找羅拉試看看吧。

約翰腰際掛的通訊機發出訊號,羅拉請約翰帶艾理去她們家。他說:「待會我們要回去找艾莉亞,這次我們得一起跟新朋友吃飯。」

艾理忘記還有一個威脅存在。

什麼新朋友,自帶閃光又嚇人的驅魔器嗎?艾理已經想像場面會有多尷尬了,她哀嚎:「可以不去嗎——」

「當然不行。」約翰答應的事就會做到。




羅拉家外,艾理和約翰見到在草地做體訓的兩人,汗水溽濕衣襟。草地的泥土味此刻讓艾理作嘔,她看見菲蓮脖子間隱約出現的光芒立刻不願向前,她懇求道:「約翰,麻煩你去跟那個可怕的行動驅魔機商量一下。」她相信她其實是要和菲蓮身後的女人做朋友。

「走吧。」約翰故作未聞,徑直往前走。

羅拉出門喊菲蓮和卡羅吃早午餐,也看見約翰走來,欣喜道:「約翰!要不要一起吃?艾理有要一起來吧?」

約翰指著後方的人影說:「她在後面呢。想要她們和好,就要讓今天的衝突被沖淡。」約翰當然不想跟老友產生什麼誤會,心想艾理不可能連他的話也聽不進去,於是走到屋門口觀察情況。如果看到情況不對衝過去就是了。

儘管羅拉安慰自己菲蓮她們都是好孩子,一定可以和好,她還是有點不安,期望接下來不要發生意外。

卡羅手握菲蓮腳踝,讓她在地上以臂力來回前進。看見遠方的艾理,卡羅告訴菲蓮先把動作做完,絲毫沒有分心地專注於菲蓮的動作。而頭朝下以手頂地的菲蓮就這麼看著顛倒的艾理步步靠近,不免緊張起來——護身石還在她身上。

卡羅見菲蓮前進的速度變得不規律,緩道:「別心急,慢點。」

在護身石作用下,艾理在距離菲蓮五步內便不再前進,她的頭隱隱作痛,有點頭暈目眩。

「你是艾理吧?」卡羅停下腳步並放下菲蓮的雙腳,問候艾理:「今天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吃早餐?」

菲蓮的腳被放開,她調整平衡站起。艾理作勢欲擋菲蓮向後退一步後說:「請不要再向前。」艾理對菲蓮這個「新朋友」的印象只有路障兩字,令她頭痛至極。她不能直視菲蓮,只得側臉打量卡羅道:「請問你是誰?」

「我?我叫卡羅。」卡羅和艾理打個照面,又取出技研團證明告訴艾理為何而來。她輕拍菲蓮的肩,推搡示意菲蓮自我介紹。

「我是菲蓮,家名伊貝斯特。」

「不好意思,我在問你後面這個人。」艾理眼神銳利地就像要在菲蓮臉上刻出血來,不願對她說話。

「這樣啊。」卡羅皮笑肉不笑地盯著眼前這個黑髮小傢伙,忍住不吭聲,手卻在背後握緊了拳。

菲蓮拿下護身石後說:「我不是驅魔師,也不是要傷害你的人。」護身石逐漸斂去刺眼的光芒,最後光芒完全消失,艾理得以直視她。菲蓮接著往一邊站開說道:「我也不知道你是誰,就和你一樣。不過,你不知道禮節的話我可以告訴你。」

「什——」艾理一時語塞,這種劍拔弩張的時候菲蓮還有心情說教,不只嘮叨還把她當成無禮的小孩?原本她慶幸終於不再暈眩,又需要強忍著心中不快蹦著一張臉。

屋前兩人見艾理竟對菲蓮露出這種表情,忍不住偷笑,看來氣氛稍微緩和了。

「好了,我是來這裡享受流汗後的閒暇,不是來承受這個嚴肅的氣氛,今天訓練就到這。菲蓮,不要理那小朋友,我們去吃飯。」卡羅和艾理對視過後,她對艾理眼中的焦躁很滿意,配合菲蓮假裝事態嚴重,此事便成,轉身離開進屋。

菲蓮轉頭對艾理道:「這樣會好點吧?」她將護身石收進口袋,「不要見怪,我也不想跟羅拉的朋友起衝突,早晨發生的事只是意外。」她簡單解釋後,跟在卡羅身後頭也不回地離開。

「時候不早了,快進來用餐吧!」羅拉已經招呼兩位前輩進屋,在門口對菲蓮兩人喊著。

艾理跟著羅拉進門,心裡不是什麼滋味,想打聽菲蓮的事又說不出口。什麼只是意外,遇上她來訪還是把她驚出頭上犄角是意外?對她而言菲蓮才是意外,還這麼跩!氣得她牙癢癢。

羅拉跟在艾理身邊,她看出艾理滿臉疑惑,甚至氣急了,放慢腳步對艾理說:「菲蓮是我帶回來的,她臨時需要我們家支援一陣子。放心,她的善良不允許她傷人,相信我們,放鬆吃飯好嗎?」

艾理一臉茫然,幾日不見突然闖進一個人將羅拉搶離她身邊的位置,好像她們已經相識多年,她覺得菲蓮的存在實在多餘,礙眼的很。她知道所有人都想要她相信菲蓮,這麼明顯的事情她當然看得出來,不過她難受的是,每個人都想要她冷靜下來成全別人,為什麼?

艾理雙拳緊握,幾秒後鬆開,剎那她從羅拉眼中大概看清了什麼,一個多了菲蓮在內的場景顯現在她腦海中稍縱即逝,她詫異地跟隨羅拉的腳步走進屋子。

菲蓮望著羅拉坐進她身旁的位置,若有所思。艾理像她一樣善良、怕生,也因羅拉身上散發出的而卸下武裝,現在艾理看起來總算比較冷靜了。儘管羅拉不清楚她的身世,只是思緒單純地對她伸出手,將她暫時拉出來自家族以及烙印在身上的煎熬,這樣將她當作普通人的存在,不再只有父親一人。

有朋友的感覺真不錯,她心想。


待菲蓮和艾理都入座後,艾莉亞手握牛奶說:「慶祝兩個新朋友來到森林,乾杯!」菲蓮忙不迭地跟上舉杯動作。


「乾杯!」


桌上每人一份麵包、牛奶、沙拉,以及培根和歐姆蛋。卡羅第一個吃了歐姆蛋,蛋的滑嫩搭配起士粉的濃醇,味道恰到好處,奶油的香氣又將滑蛋的滋味帶上一層溫和,「好吃!加了起士真的很香啊!」


羅拉和艾莉亞在菲蓮鍛鍊身體時做了歐姆蛋又煎了培根,艾莉亞做了一些三明治。菲蓮見艾莉亞母女做出這幾道很有賣相的簡食,決定找時間再與她們聊聊料理。

「好吃嗎?今天吃的是菲蓮和我做的歐姆蛋哦,猜看看自己那份是誰做的。」艾莉亞見卡羅吃得特別香,語調也變得十分愉悅。「艾理覺得呢?」約翰投的直球讓艾理措手不及,艾理手中的牛奶差點溢出,她不禁感嘆今天一直被針對。

「咳、咳,這些蛋確實色香俱全,今天也是第一次享用,實在分不清兩位的手藝。」艾理無法直接回答她看不出差異。

「多獎了,是父親教得好。」菲蓮則是把功勞轉交給克雷爾,「我只是平常在父親身邊學一點皮毛,而且今天有艾莉亞在旁指點,再加一點自己喜歡的食材,很高興合你們胃口。」

「菲蓮愛吃起士啊?」約翰靈光一閃問道:「菲蓮的爸爸,是克雷爾·伊貝斯特吧,很有名呢。」尾音剛落,羅拉和艾莉亞都不約而同停下手邊動作怔怔看著約翰,被看得頭皮發麻的他想:難道鎮上的貴族不能提一下嗎?

菲蓮接話說:「是的,是傳說中招來不幸惡魔的家族。」當她知道父親的目的後,某種程度上也承認了這個事實。

然而羅拉掩著嘴靠過來反駁道:「不對不對,是帶給人們幸福的家族。」

艾理緩緩放下了下顎,終於意會到她在跟什麼樣的奇人共餐。

惡魔擁有潛在價值,儘管大多數惡魔為人類引來的皆是災害,對驅魔界來說卻反而是商機,引來聞風喪膽的惡魔對某些人而言是帶有高風險的財源,那它們怎麼會是不幸?

頂多在處理製作驅魔用的材料時挺噁心的。

菲蓮一想到她的一生要和惡魔交手,甚至近距離接觸,頓時難以下嚥,手中刀叉擱在一旁。她見艾理的反應,與她對視道:「那條項鍊是護身石,只是作為保護,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你的,我是真心希望我們能好好相處。」

艾理被菲蓮這種認真眼神看得很不自在,偏頭說道:「以後你進到森林就不用戴護身石了,我們又不傷害你。」在這個唯一可以讓她落腳的地區,她不想被一個小首飾逼得無地自容。

羅拉以肘頂了頂菲蓮的手臂說:「艾理的意思是,歡迎你。」

菲蓮聞言緊盯艾理表情變化,渴望著艾理會同意羅拉所言。艾理見狀立刻不動了,在心中吶喊,誰要歡迎這種附加魔化效果,可怕的惡魔磁鐵?不要擅自美化她的話!她沒有!


飯局果然就在這種尷尬的狀態畫下句點。約翰又和艾莉亞聊了幾句,卡羅則是不發一語嚼著食物。

伊貝斯特是帶給惡魔不幸的家族、是驅魔界眼中的寶、是被人們唾棄,而皇族不願放手的錢袋。利用至今,皇族只要藉著契約就能在背地裡抽取利益,而藉由惡魔殘骸所得到的利潤肯定不低,儘管遭人鄙夷,因為伊貝斯特家族做的是皇族專賣生意,方能在諾鎮站得住腳。

卡羅滿腦都是這個剛收編的惡魔磁鐵徒弟,只要妥善利用她身上的驅魔石,那財源就會滾滾來!錢可以得到好東西,好東西可以換取更好的價錢,這就是所謂的錢滾錢!

有這樣的徒弟就是個金雞母,從皇家到平民,深入地下錢莊,順道抓些不法分子立功,絕妙的好點子!她要發財了!

菲蓮見卡羅撐著臉對自己擺出一副不自然的微笑,雖然不清楚卡羅是什麼意思,也回以一笑,裝作若無其事。她咬下最後一口三明治,嘴邊沾上蛋黃醬,轉頭想請羅拉身上取紙巾,而羅拉早已拿著紙巾往自己臉上擦拭。

菲蓮沒能理解為何羅拉手速如此了得,只來得及道謝。見菲蓮接過紙巾,羅拉又回復到平常面貌,似乎一切都沒發生過;而菲蓮對面的艾理驚詫地忘了吐氣,什麼都說不出口。

「我吃飽了,出去散步。」艾理起身,將椅子歸位,也把她認為不屬於自己的位置填了空。

羅拉轉頭和菲蓮互相交換眼神,她不安道:「媽媽,我去找艾理。」羅拉放下手中刀叉就要起身。

「我也去!」菲蓮附和道。

「慢著,你們上哪找?」艾莉亞問。

「希因河域,艾理一定會在那裡。」羅拉說。

「讓她一個人靜靜吧。」約翰說著起身出門,其他人覺得他應該是去找艾理了。

短暫沉默後,羅拉問:「媽媽,為什麼先前不告訴我艾理的身分?」她從前對艾理毫無真正的理解,但總要抓著她去玩,她反省自己是否太強硬了。

「那是對艾理和你的一種保護。在你們懂事前,知曉太多就會是不定時炸彈。」

「但是如果我們知情的話,艾理和菲蓮就不會⋯⋯」

艾莉亞問:「那你知道菲蓮的家世背景嗎?」她狠戾道:「要是知道那麼多事情的話,就不會出現誤會與紛爭了,真的了解事情的全樣就能解決問題嗎?」隨即停頓又說:「我們沒有那麼多能力可以去深入了解,所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媽媽——」羅拉還想再說一句,話被菲蓮以指輕扯衣袖的動作而打斷,「我絕不會就這麼袖手旁觀。」說完就拉著菲蓮離開飯桌。


「果然是女兒呢,」約翰從門外探頭進來揶揄道:「母女真的好像。」

艾莉亞嘆道:「真不想讓她再走我們以前的路啊,果然沒走過不知痛。」


「孩子會自己看著辦吧,親愛的。」隨著一張隱身符在空中燒成灰燼,兩人熟悉的靛色身影顯現出來,那頭艾莉亞最熟悉的金髮飄盪在空中,喜滋滋望著他的妻子。


既然回來了就早說啊,一點消息都沒有——艾莉亞瞪著她的丈夫,默默不吭聲去接過丈夫帶回來的「伴手禮」。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FRAW 第十節 拜師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