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iiyou

愛國主義的由來

翻開華人世界的文字,妳會發現,撲面就是一種味道。無論什麽事情,都會以國界來分類,以華人種族為重點。哪怕是體育、娛樂等內容。對於華人來說,無論任何事情,置於國家民族的概念之下才是最具意義的。

為什麽會這樣,我們不得不從源頭來思考一下這個問題。根本還在於國的概念,大家眾說紛紜。現代社會,已經不好意思說這是王的世界,於是這個概念就變了。有說國是一個地域內所有人、物、文化等等的綜合體;也有說國的主體是人,一個人群的集合,等等等等。但國的前提,毫無疑問是條一界線,這條界線規定了國的地域範圍,然後才是範圍內的人和物。今天的國界線,不過是歴史的延續。

那麽我們接著思考一下,國的界線是怎麽來的。歴史發展,國的界線也時常變化,這種變化又是如何實現的?時間我們推前數仟年,起初假設沒有國,人模仿動物群居來抵抗自然,這個沒辦法,原因是單個的人太弱小。於是形成了部落形式。然後又模仿動物族群選出領袖,呃,忘了,人就是動物的一種,這樣,有首領的部落形成了。成員依附於部落獻出自由來交換安全,首領意誌就成了部落的行動導嚮。再後,由於人在智力上沒有天敵,迅速站到了食物鏈的最頂端。而欲望沒有止境,沒有天敵的部落開始在同類之間擴張,部落間的相互吞併開始了,其中,首領意誌仍是其主要因素。吞併結果是部落不斷合併,隨之出現了抵禦外部落侵襲的城墻出現了,這是城市。再然後城市繼續升級,成了國。整個過程中,首領的權力一層層放大,最後首領成了國王。

人是有智慧的動物,單純靠武力併不能讓族群內的人們歸附於國的統治,於是國王不約而同的開始從思想上對人進行教化,古今中外莫不如此。教化的內容無非是要忠於國王。也就是說在王權時代,地球的通則是要忠於國王。都忠於國王了,那國王幹些什麽呢?無數國王以開疆擴土為己任,連綿不斷的戰爭就開始了。勝了的,功成名就,名垂青史。國界一擴再擴;敗了的國破家也亡。不勝不敗的,桌子上鋪好紙,商量著劃出國界。這個拉鋸的過程持續了幾仟年。各個國家的界線也就這樣不停的變化了幾仟年,有的消失,有的出現,有的擴了縮,有的縮了再擴,單一民族的變成了多民族,或者是多民族的變成了沒民族,都不過是國王戰爭的一個結果。直到地域政治的本質被識破,整個地球的國界佈局才算基本穩定了下來。最後我們發現,從頭至尾這場國界遊戲都是國王的棋局,妳勝我敗,我勝妳敗,或者暫時下和。國界的形成原來和國中的居民併無多大關繫,他們不過是國王手中的棋子,國界戰爭中的炮灰。

再舉個簡單的例子,妳一個人,想玩點花的,就到了無主海島,建房子招勞工,然後宣佈建國了。一旦這個事實被承認,妳的國家就產生了。若是在聯合國能登記一下,妳的國家概念就有了全新的解釋。這樣的故事,在地球上併不少見。

這個巨大的騙局直到二十世紀才徹底被識破,此時地域政治已經被邊緣化,大多數國王的權力已經被限制。但仍還有為數不少的國家,特別是歴史悠久的,其愛國主義這個思想卻由於其文化的滯後性和強大的歴史慣性而佔據著小半個地球。盡管已經有無數思想家把這個意識歸於病態,但多數統治者還是出於其目的而阻止對它的否定。它的迷惑性就在於,今天的國,已經上升到了一個地域內的所有群體,作為一個居民,妳不愛的話就是政治不正確;或者改頭換面說,國的主體是人,愛國就是愛人,有的人更直接,愛國就是愛自己;再有人說,愛國不是教唆的,而是自發的情感;等等等等。哪怕是最現代的國家,也由於人群素質的不均衡量而徹底摒棄這個理念,更勿論那些還處於中世紀的。值得欣慰的是,還是有很多人是不愛國的,比如蘇格蘭脫英公投,有將近一半人的人投的是贊成票。這才是具有現代意識徹底拋棄地域概念的公民。當然,也不是說其他的人就是保守分子,或許他們是其它方面原因的考量,不要對號入座就是。對於世界而言,國界現在還是不得不存在的東西。原因就在於對國的概念,多數人還沒有進化到現代。隨著文明的發展,究會消失的,歐盟就是一個良好的現代開端。

作為一個華人,對於中國的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的理解,感觸會更深一些。中國文化最重要的思想成分就是家國天下。產生這種根基的信仰基礎,是孝義。中國儒家是以孝義治天下。孝這個東西,幾乎是人類獨裁世界最偉大的思想發明。這也是宗教,動因是基於自然屬性的自我崇拜。它讓人的自然性也就是動物性主宰了人的精神性和社會性,併且是絕對化的不可辨證的。為親族意識打造了最牢不可破的基石。而權力意識不過是親族意識的挪用。過去,我常用宗族社會來形容中國。整個國家不過是用權力層級為骨架的宗族社會。帝王是族長。文化最大的特徵是,次序第一,道理第二。這下就可以理解祖國爺爺祖國媽媽滿天飛是為什麽了。國本身就已經夠迷惑了,加了祖,徹底讓人摸不清東西南北了。本身就夠虛的一詞,還把血緣關繫加進去,沒有點思考還真分不出它錯在哪裏。

其實,想厘清併不難,從小在一地長大,所有的記憶都留在這裏,因而對成長地的感情是無比深厚,這裏沒有其它什麽因素,只是個人感情和記憶完整的需要,缺了這一段妳不是失憶就是白癡。但這個成長地不過是一城一池,甚至妳這段記憶和這片地域的好壞都沒有關繫,它再糟也是妳精神和情感完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後,野心者對妳的這份感情動了心思,把妳的一城一池偷換了他的疆域,於是,祖國出現了。雖然祖國內的人妳認識的人不到仟萬分之一,妳到過的地方也不到萬分之一,但是妳還是死心塌地的愛著那條國界,如果再整天神聖偉大的灌給妳聽,妳隨時獻身的沖動都有了。究其所有,不過是個概念偷換。愛家鄉,不反對,畢竟是真感情,併且不可或缺。但愛祖國,這是真扯了,扯到了國境線,前面說過的,這條線和一點關繫都沒有的,而即便是愛家鄉,環境惡劣時遷地而居,也是明智之選,勿論國了。比如,一九九九年,海參巍被一份協定劃給了俄羅斯,數十萬華人被匆匆趕了回來,在鬆花江邊上,堆滿了他們捨不得丟棄又無處安放的物資,另一部分中國人,則是被遷往了俄的內陸,主要是西伯利亞。他們應該對國有了新的理解,一日之間,他們的國就改變了。我不知道他們會如何解決這個思想難題。

只要孝這種信仰不被重新認識,中國畸形的人際倫理就不可能正常,中國的權力意識就永遠不會消失。愛國主義也不會。但孝這種宗教,是強大的自信宗教,其他宗教的他信,幾乎無法與之競爭,因而妄想用宗教來改變,可能性微乎其微。那麽,打破王權意識與國家的意識的出路在哪裏,現在真還是個未知數。

但有個事實,歴史上幾乎所有的戰爭都是以愛國的名義發起的,而當無恥進行到最後,愛國主義也會是最後一塊遮羞佈,這塊佈後面會醞釀世間最惡毒的東西。這是不得不警示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