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k
Beck

靜默地寫。

我應該是遇到瘋子了|職場回憶

(edited)

衝動的離職通常很大的機率又找到一樣環境的工作,有時候可能迎接更討厭的,真的會讓人遁入糟糕的情緒循環

猶記得,有一陣子找工作的心煩意亂,亂到無法排解的地步,沒有人可以訴說,一方面是因為,有些事情說多了,自己也會感到不好意思,因為到頭來還是明白,該面對的還是自己,所以最後寧可先好好自己冷靜沉澱,雖然說,當下的過程真的很難熬。


或許這就是人生,不可能都這麼地順利,不過倒也是有過幾次離職逃跑的經驗關係,最後演變成膽子越來越茁壯的狀態,最多就是去做兼職打工,反正怎麼樣都餓不死。


記得有次在轉換工作的旅程,有一份工作自己算是還蠻喜歡的,薪水福利來說都是不錯,也算是個蠻大型的企業公司組織,殊不知,遇到了讓人摸不著頭緒的主管,也是那一次,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啞巴吃黃蓮,以及同事被威嚴逼迫的關係,沒人願意站出來說出真正的原因。


雖然那一次對於剛踏入社會才一兩年的我,有點震撼,也是頭一次發現,原來這就是人性的另一種可能性


當下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無奈,但的確就是有出了點差錯,事實擺在眼前,而且我是新人(總覺得新人常常要蒙受不明之冤),所以我來承擔比較好,比起責怪跟考績來說,把我丟出來是最簡單也是對他人傷害最小的吧,我當時是這樣子想的,只是在將近有五六十位的辦公室內,當眾站著被數落的心情,實在是無力,因為,那時候的流程我只是依照資深同事照實操作,最後有問題了,矛頭都指向我。


做賊的喊抓賊,其實在一群盲目的人群中,的確蠻有用的,反正先說先贏,尤其步調快的產業,誰還有時間去抽絲剝繭,我們像是工廠裡面待宰的動物,丟上去不管電擊有沒有足夠,趕緊殺了就可以給交代了。


我就是被那位指導我的資深同事,直接在眾人之下指著說「都是我導致的」,本來想說些什麼為自己辯解的時候,主管又問了其他同事都沒有人發現嗎?只換來很安靜的瞬間,安靜到我覺得內心惡魔的子彈輕輕上膛了,因為操作當時,我還問過其中一個同事這樣的作法有沒有正確,請他再幫我確認過。


所以,世風日下,就算了,反正不要的最大,繼續瞎攪下去,哪一天真的變蝦餃。


人的直覺其實很準確,感覺不對就閃是最好的選擇,管它福利薪水什麼的,願意用心努力,錢都能賺到的,總比賺來一肚子怨苦的好


這一份工作其實做了一個月,最讓人受不了的還是這位莫名的女主管,不知道是什麼緣故,很喜歡約談。前一兩次我還不覺得有那裡奇怪,畢竟是新人,以為她可能想多照顧我的關係。


但漸漸地發現幾乎每一天都會被叫去約談,每一次都是一小時起跳,幾乎就是為了跟我說,她的豐功偉業以及她的學歷,還有她仍努力的進修,再用一種讓人不太舒服的態度,嚴格來說,是明顯的鄙視,只是我當時太年輕了也無知許多,只懂得要一切順從。


這樣每天下來也算是是種精神折磨,讓我變得極度不想起床上班,沒來由的害怕佔據了整個人,最嚴重的是下班後的路上,眼淚會莫名地掉下來。


也是因為這樣,我跟前公司的主管見了面聊了對於現狀很困惑,她才拍拍我的肩膀說,工作上其實多少都會遇到這樣的狀況喔,她曾經也有工作到很難過很難過,直到有一次,她坐在公車站等待公車的時候,眼淚突然地止不住的狂掉,但也是那一次,她更加知道她要的是什麼了。


永遠記得她說:

「我們都還是可以選擇的喔。」

「不用擔心,這只是一個很小的過程。」


聽了之後我才醒來,我怎麼被自己困住了呢。


最後一根稻草是,我在處理的文件需要送到會計部門,只因為會計部門的同事跟我打招呼稍微聊天問我做的還習不習慣,彼此的聊天不超過五分鐘,才過不久,我那位主管就把我叫進她辦公室,連環的斥責我跟警告我,上班不准聊天也不准跟其他部門同事聊非公事的事情,這一次大概花了三個小時我才離開她辦公室。


就是這樣,我終於受不了了,我隔天連通知都沒通知就不去上班了,一點都不內疚,反而覺得遼闊坦然,不負責任也無所謂了,連最後的薪水我都沒去要。


聽來很傻,朋友都叫我要去拿薪水,但我那時候的狀態已經爛到無法再去那個地方了,與其要面對那一些人,不如重新趕緊找新的工作,找到對的地方對我來說比較好,畢竟回去可能又要坐一整個下午的約談,實在無法消化。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