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启蒙者与他们的时代

恒道不知

谢谢概述了一段我不了解的情况。

中文圈内启蒙的作用从社会的结构上看,很难产生效用。

而没有组织化(哪怕是松散的组织化)实践和大浪淘沙的过程,参与者就没有落地行动的能力,并以此为脱颖而出的基准。这种情况下,只剩下务虚可做。务虚方面可进行对比的直接指标只有影响力。而脱离实践的人群中获得影响力的方式不是通过实践证明结果,而是通过让足够多的人点赞。

当今,从世界到海内外华人都已进入巨变期,并非如青春将近谢幕的这一代人们感受到的无力感和衰老感,而是万事待兴。整个世界(包括资本主义)都进入了未有解决方案的时代。正是华人需要自保、自立、自强,并为世界演化助力的时代。

85后、90后的精英们需要从个体生活中抽出一点点时间观察一下社会。华人和中国的演化需要后来者,而每一代后来者都是其后后来者的垫脚石,只有这样,才能让华人和中国走得稳、走得好、走得远,并由此为世界的演化助力。

激情、现实、妥协、共赢都不是割裂独存的,而是一个都不能少。

资本能上共识桌嘛?民众能上共识桌嘛?意识、思考、行动、迭代,任何的缺失,共识桌都上不去。各群体各自缺了多少,一目了然。结果更是显而易见。

共识桌上的位子不可能是天上掉下来的。等和笃信天上掉位子的不就是等、靠、要的人渡我嘛?不自渡,何渡?不自渡,可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