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床心語:擱淺在西伯利亞的臨床心理師
臨床心語:擱淺在西伯利亞的臨床心理師

痛苦是清醒的人才能擁有的享受🍷 痛楚無可避免,但人能選擇不為苦所困 臨床心理師 Clinical Psychologist 流派取向:榮格 x EFT|沙遊| 遊療 專攻議題: 創傷心理|非物質成癮|專注力培養 讓我們保持安靜,跟隨內心的指引, 神祕的命運知曉每一粒塵埃的一生, 讓我們講述我們的故事, 如一粒微塵。 - by Rūmī 封面攝影:Julissa Helmuth

關於高牆除了雞蛋和巨人還有什麼?

從築夢者逐漸變成守夢者,我時常提醒自己絕不要成為擋在青年人面前的高牆,但變了多少又有誰知道。

從築夢者逐漸變成守夢者,我時常提醒自己絕不要成為擋在青年人面前的高牆,但變了多少又有誰知道。像<<進擊的巨人>>中的石牆,裡頭全是活生生的巨人,祭司還提醒兵士們趕緊用布蓋好陽光,免得讓牆身裡沉睡的巨人醒了過來。

高牆盡心盡力的保護,在青年人的眼裡不過是擋著前路需被打破的頑石而已。有些高牆會裝上一扇門,讓雙方都有一絲希望的假象,但城門的開關其實早已佈滿鐵锈,誰都打開不了,嘗試的人僅會弄得滿手瘡痍。

有時高牆會說「要是我不在了,那誰去保護他們?」可是啊,牆就只是牆啊,狂風暴雨來臨時也是同樣的蝕骨刺心,小雨點的又根本用不著躲到高牆邊。

那麼高牆會疑惑地說「我是很重要的喔?千百來年守護著家園的都是我喔?」其實每位有聽說過長城的人都會明白為何它被稱文化遺產而不是防禦設施了。

守護珍重的東西是一份很好的心意,可作為現代年守夢者,到底怎樣才是合適的守護方式?而我們守護著的又到底是誰的夢?

幾年前一位中年人在市中心對著群眾訴著說自己的遺憾「係過去一直平心靜氣咁默默耕耘,三十年嚟交落既學費,就係知道左邊啲係搵笨、死路、同氹波鐘,到成為左一個老鬼的時候,已經甚麼力氣都用光了,只能用陪伴的形式留下來。」我希望自己或是我信任的人都活在過到人,過到自己的世界裡,勿讓自己的故事佈滿遺憾。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