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F

此 Matters 帳戶已停用,請勿加入。如有興趣閱讀我的文章,請前往: https://www.patreon.com/herrfung Medium 累積超過一百萬 claps 嘅廣東話作者。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系列、《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作者。

中環遊戲(56)

「人生有三碗麵最難食,人面、場面、情面。」 呢句嘢,喺中國嘅社交媒體上瘋傳咗好耐,據聞係青幫大亨杜月笙嘅說話。當然,後來有人考證過,證實係蕭若元編《歲月風雲之上海皇帝》嗰陣作出來嚟嘅對白,但就俾人當正真說話咁、直頭出晒語錄咁滯。

趴低𠼮契哥

「人生有三碗麵最難食,人面、場面、情面。」

呢句嘢,喺中國嘅社交媒體上瘋傳咗好耐,據聞係青幫大亨杜月笙嘅說話。當然,後來有人考證過,證實係蕭若元編《歲月風雲之上海皇帝》嗰陣作出來嚟嘅對白,但就俾人當正真說話咁、直頭出晒語錄咁滯。

雖然可能唔係出自杜月笙口中嘅說話,但唔代表佢冇道理。有冇人俾燒山呢句說話燈 Q 死咗就不得而知。

呢三碗「麵」,可以歸納為一件事:人生,其實係一場俾面派對。有面有偈傾、冇面寸步難行。講返轉頭,如果杜月笙唔係出嚟行古惑的話,以佢老人家食呢三碗麵嘅功力嚟做 PR 做 event management,一定賺個盤滿缽滿。所以話,做人唔一定要刀刀叉叉先搵到大茶飯嘅。

做公關,又何嘗唔係將自己嘅「人面」同「情面」出賣、為客戶換嚟一啲見得吓人嘅「場面」?

只不過,呢場「交換」,從來都唔係「等價」……


二月尾某日,或任何一日,really……

「唔該 Philip 吖!」

「我係,邊位?」

「你舊同學 Alan 呀!點呀你,好耐都唔見人喎!」

「喂 Alan!你個衰仔終於肯蒲頭喇!上次 Old Boy gathering 做乜唔出現先?好多舊同學問起你喎!」

「我都想出現㗎!忙吖嘛,嗰排有事去咗美國做嘢呀……」

「Globalman 咁話呀?!好世界啦你!最近喺邊度發財呀?仲喺嗰間上市 telcom 做緊?年年分 option 你就和味啦!一場同學,有內幕貼士記得單聲喎!」

「我點好世界都唔係你嗰皮啦,銀行 SVP!我冇做 telcom 好耐喇,近呢兩年都搞緊生意、run 緊間 PR firm……」

「哦!做埋老闆𠻹!即係撈得好掂咁話啦!幾時請食飯先?話時話,都好耐冇喺『福記』見過你喇喎,呢餐一定係你㗎喇!」

「福記又好、新記又好,飲茶灌水呢啲嘢,Philip 哥你開到聲,點話點好啦!喂,講少少正經嘢先:我最近幫日本 NTS Spa 搞緊個 anniversary event 呀,Philip 哥同阿嫂縱橫 ball 場咁多年,呢啲盛事又點會少得你伉儷兩位呀?下個月廿九日,有冇時間嚟捧吓舊同學場先?」

「NTS?你咁問就考起我喇!Schedule 呢啲嘢,我秘書同 PA 仲清楚過我,我有時都要問返佢哋、先知聽日要做啲乜、見啲乜人。一場同學,我都唔想托你手踭,但係去 ball 呢啲嘢,就算我而家應承咗你,一陣秘書 PA 見到唔係公事,佢哋可能又會幫我攝嘢落去。所以,話唔埋喎!到時嚟到就嚟,得唔得先?一場同學唔好詐型呀吓!」

「……」

放低電話後,我喺將 excel 表上面 Philip 嗰名隔籬打咗個問號,然後我再睇返表格第一欄嘅號碼:10,即係話,佢係我今日第十個電話,亦都係我第十個問號……

我啲做 sales 嘅朋友成日話,cold call 係好困難嘅嘢;我覺得,佢哋認為 cold call 難,只因佢哋冇乜點試過 warm call。大家覺得 cold call 難,係因為三九唔識七打俾人 sell 嘢,俾人 cut 線或者唔禮貌對待嘅比率高。但事實上,呢個只係銀仔嘅一面。

坦白講,俾人拒絕,其實唔係 cold call 嘅專利。你以為只有唔識嘅人先至會好無禮咁拒絕你?咁我祝你好運咯。喺香港地,識又好唔識又好,拒絕你嘅機會,其實一樣咁高。Cold call 俾人拒絕,你真係啃唔落啖氣的話,喺未響躲(公司名)嘅情況下,你都仲可以扱線甚至屌句粗口嚟消極反抗;warm call 俾朋友耍或者拒絕,除非你真係想絕交,否則就算你谷到春袋都脹埋,你都只可以嗗聲吞咗佢,甚至仲要唧起笑容幫對方打圓場。

最慘嘅係,cold call 人哋如果直接 say no 的話,起碼你都得個知字、知道「542 唔使預」。我呢班 warm call 舊同學,乜嘢理由都有,但係礙於舊同學點都要俾返幾分薄面我,冇任何一個可以話實俾我聽,佢拒絕我嘅邀請。「嚟到就嚟啦」、「我盡量啦」、「話唔實」之類,其實即係點撚樣?我預你好定唔預你好?我點樣報條數俾個客聽?

(唔好笑,我同 Winnie 結婚派帖 RSVP,都竟然有人夠膽死同我哋講「嗰日唔知得唔得閒喎。)

我今日成日,就係以咁樣嘅態度同罨耷(up dup)嘅心情,去「warm call」呢班舊同學。我呢班藍血舊同學,家陣真係要幾叻有幾叻。醫生律師建築師呢啲唔在講,好似 Philip 呢啲做咗銀行 SVP 坐埋 board 嘅有,喺政府做緊司局級助理或者政助又有,喺鬼佬投行如 Goldman Merrill 袋緊六七十個月糧嘅又有;講真,要我呢個住鰂魚涌大型屋苑嘅濕鳩中小企老闆去高攀人哋,自尊心受創係基本入場費……

哈佛醫學院有個研究講過,當一個人自尊心受創嗰陣,佢嘅自我形象會下降3至5%,為期72小時至終生不等。我今日俾人「拒絕」咗十次,即係話,我嘅自我形象,最叻都要打個七折、玩吓手得返正常嘅一半……

雖然話「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但我真心唔明,當初點解會揀 PR and Marketing 呢個專門令自尊心受創嘅行業。

我 call 到冇晒心機,於是行過隔籬房搵姐姐傾偈。

「癲婆,」我輕輕叫佢一聲。「忙唔忙、做緊乜?」

「咪同你一樣、喪打緊電話囉!」佢除低副老花眼鏡、放喺檯面。「不過我係 call 星同 celeb 啫……」

「你呢邊咩環境呀?」我問佢。「有冇星肯刮你?」

「有就梗係有㗎,老娘縱橫 ball 場數十載,仲未至於冇人理咁悲,不過推嘅多過刮咁解之嘛……」佢嘆咗口氣。「鬼咩,死 cheap 喱送得嗰三皮嘢禮物,仲要係 spa 代用券同用品呢啲咁唔等使嘅嘢,啲星採你都有味啦!」

香港 ball 場 event management 慣例,每次請名人名星出 event 往自己面上貼金,代價錢就係送返「適量」嘅禮物俾與會嘉賓以示「謝意」。2010 年呢啲「薄酬」嘅公價,大約港幣三萬至四萬蚊不等。香港地係個好現實嘅社會,就算等價交換,有啲「等價」會俾其他「等價」更平等,如:cash、或任何比較容易折現嘅禮物、即係珠寶手飾手錶之類。通常呢啲 event 要請人真係唔難,有時甚至有 celeb 為咗禮物而四出搲 invite 嘅情況出現。

老老實實,如果 RM(Richard Mille)送錶請人去 event 的話,我諗連曾蔭權爵士都會四出拉關係撲飛囉!大嗱嗱一百幾十萬一隻、名副其實錶你有冇,真係嫌錢腥咩!成百粒一隻錶,就算要踎幾碌,點都抵過搭吓私人飛機遊艇就踎幾碌囉。

然後就繼續等而下之,名牌、designer label 之類,都唔愁冇人捧場。再之後就係大牌嘅化妝品之類,或者嗰啲著名嘅減肥公司,有時候甚至某啲 FMCG 品牌都會「幾收得」,因為勝在量大,一出手就幾皮嘢嘅食品,就算自己食唔晒,要嚟派街坊都夠盞鬼。條隊一直排落去,好似 NTS 呢啲唔太國際化、又唔太備受大眾追捧嘅品牌,有時候就好難做人喇……

學某廢人左膠話齋,送都唔屌囉……

「係咁㗎啦,鬼叫我哋唔係天機、周美鳳呢啲咩!」我好無奈咁答佢。「如果係呢兩間,咁就算係 spa 嘢,佢哋都會搶住去……」

ball 場 event management 嘅第二個慣例,就係天機同周美鳳比任何其他 PR firm 都更「平等」。呢兩間嘢從來都唔會參與任何 sole pitch 以外嘅 pitch,即係你搵得佢就唔准搵第二間。另外,呢兩間嘢有一群名人名媛嘅「班底」,只會出席佢哋嘅 event,其他 firm 請佢哋就吊高嚟買,等你一係冇人去、肯去都舞馬騮咁玩你一輪玩謝你。

唔公平?打壓?反對一黨專政?還政於民?不如慳返啖氣、下世投胎搵主好人家、老豆老母係名人名媛仲實際。商場法則:弱肉強食、淘汰制。唔夠人玩就只有自己死埋一邊收皮。

「係呢……」我見佢冇乜反應,於是繼續問。「知唔知 Winnie 嗰邊搞成點?」

「你老婆嘅嘢,你自己唔會去問嘅咩?」佢明知我哋發生緊乜事,就偏要玩嘢。

「咁我選擇問你都得啫。」理虧,唯有靠惡。

「同我哋差唔多啦,好似有啲舊同學肯落疊……」Christine 輕輕奸笑咗一下。「你兩隻嘢細個讀書嗰陣,一定唔係萬人迷!送禮俾人、叫人去飲飲食食嘅 event,都俾啲舊同學係咁托手踭嘅?!當年唔肯同同學仔 share 《Yes!》睇呢?定係有咸帶唔肯幫人 dub?!」

Christine 唔知嘅係,喺我同 Winnie 嘅名校世界入面,我哋兩個,都唔係最多資源去討好同學仔、做大佬大家姐嘅人。名校嘅世界,同現實嘅世界,其實冇兩樣。所謂成功需父幹,你一係識投胎、有個俾你無限資源嘅老豆,一係就認命做細嘅、跟住啲有錢仔「大佬」、做隻稱職嘅跟尾狗。

白手興家、窮小子捱出頭,呢啲只不過係呃細路嘅神話故事。


週末,中環雪廠街 Maison Martin Margiela。

做咗一個星期、受咗一個星期氣,週末最好做乜?就係喪買發洩。

「今日想買啲乜呢?」我換返個放假「老公 tone」問 Winnie;公私分明嘛。

「唔知㗎,睇啱咪買囉!」佢亦都用「老婆 tone」答我。「你都一齊揀吖!我送俾你又點話!」

「既然馮太咁豪,咁我唔客氣喇!」我笑笑口行去揀衫。

「馮太,我專登 hold 起咗件 show piece 俾你試㗎!全香港得一件㗎咋!」Iris 滿面笑容咁同 Winnie 講;佢係我哋嘅御用 sales。「馮生我都留咗你要嘅大碼俾你揀,你可以揀完慢慢試。要唔要幫你叫嘢飲叫嘢食?」

喺香港,想要電影《Pretty Woman》裏面、Julia Roberts 喺比華利山 shopping 嘅體驗,其實冇想像中咁難。只要你喺呢啲名店,每季擺低五個位數字就得 — 老實講,cheap 咗喇。我老母喺 80 年代,要每季敗夠六位數先有貴賓室 private sale 㗎!畢竟 2010 年嘅經濟雖然走出谷底,但距離旺市仍然很遠。

「兩位慢慢試吖,我哋暫時鎖咗門,唔會有人騷擾你哋㗎!」Iris 講完後出咗去 fitting room 外面等我哋試衫。

我試咗大約半打衫,主要係恤衫;然後隨手揀咗三件,交咗俾 Iris。坦白講,我冇睇價錢,因為我知道呢個鋪裏面,應該冇我買唔起嘅嘢。(入珠寶店的話當然唔會做呢啲傻事。)

「Iris 呀,」Winnie 一邊照緊鏡、一邊問「臨時丫嬛」Iris。「我夠分入會未呀?上次你同我講過,仲差幾多分話?」

唯一同八十年代冇乜唔同嘅係:要喺呢啲名店入會、做個 official 會員,你仍然需要喺一段時間內,有六位數字嘅消費。之前我好不容易咁花咗一年時間,先儲得掂 Harvey Nichols 個 membership。

「等我幫你 check 吓先!」Iris 行咗去冇幾遠㩒電腦。

「你好恨入會咩?」我好奇問 Winnie。

「入咗會平時新貨都有九折嘛!」佢答我。「唔買唔買都買咗咁多咯,不入白不入。」我點頭。

「唔好意思呀馮太……」Iris 面有難色。「對上一次同你講完之後,有啲分過咗期……如果你想今日入會的話,應該仲差四萬幾蚊消費額……」

我哋雖然係鍾意買名牌,但都會量力而為,唔會擺大個頭買到爆晒廠。平均嚟講,每次買一兩件、每季大約買一兩萬左右,好啱心水嘅可能再買多啲。總之,我每季唔會買多過一套五位數嘅西裝。識買名牌一定分開儲住買,唔會一口氣喪買。

「四萬幾咋,」Winnie 笑咗一笑。「我要呢件 show piece、加埋呢啲,再加埋我老公嗰啲,夠四萬未?」

「哦,咁唔只四萬啦!」Iris 喜上眉梢。「我叫同事幫你攞落樓下 cashier 先!Macy 你上一上嚟吖。係呀馮太,上次幫你 hold 起嗰對忍者鞋,你仲有冇興趣?有嘅話我…………」

幾萬蚊衫,其實我冇乜特別感覺。不過,一向喜歡算過度過先買、有時甚至會叫 sales 幫佢 hold 起等 presale 先入手嘅 Winnie,今日突然咁大手筆咁豪爽,的確令我有啲側目。但我既諗唔到任何解釋、點解佢會係咁,同時亦都唔 care 嗰幾萬蚊嘅衫錢,所以亦冇深究落去。

好多年後,我再回憶返當年嘅境況,我先知道,Winnie 嘅購物狂表現,其實係壓力爆煲嘅癥狀之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