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本不是酒

波本不是酒,是一隻路過人間的貓。貓喜歡專注發呆和觀察人間,而一個恰好擅於發呆、愛貓如愛文字的人類,旁觀永遠微醺的人間,以文字留下貓步絮語。

隨筆|月亮照常升起

世界停電的夜晚,他們爬到屋頂,靜靜欣賞黑暗世界的驚喜。

上課前,在彼岸的她拍了一張教學大樓上的月亮給我;在此城的我下班回家時,拍了回家路上的同一個月亮給她。

某一年的八月十五夜,獨自一人在葡國低頭穿越無人的街道,於沒有光害的環境裡,我唯獨覺得刺眼的是月亮。而在澳門吃團圓飯的外婆、爸媽和妹妹擠在一個視訊鏡頭時,我已處於第二天的早晨了。看着初起的太陽,在到達葡國近一個月後,那一刻我才第一次感受到時差可以是黑夜與光明、冷月與暖陽的距離。我曾刻意忘記月亮,以為太陽才是唯一的光明與溫暖。

是在一個冬天的月圓夜,我第一次感覺到月亮的溫暖。與一個曾許諾帶我看夜景的人,站在澳門祐漢黃金商場的天台停車場。她想帶我看的夜景,是祐漢七棟樓群與夜裡漸趨安靜的車水馬龍。而除此以外,我看到的夜景是祐漢街市上的一輪明月,與我身旁的她。我們各拿着一瓶黑啤酒,在冬夜的天台聊天,聊腳下的社區,聊各自的過去,聊到月亮從此方到了彼方。她安靜地看着遠方時,同樣安靜地看着她的我,想起幾米《月亮忘記了》裡的一段話:「世界停電的夜晚,他們爬到屋頂,靜靜欣賞黑暗世界的驚喜。」

在另一個夜裡的雀仔園小巷中,我向她說起海明威的《太陽照常升起》,交換一些彼此曾在黑暗裡掙扎的痛苦,一些不相信也不期待太陽照常升起的明天。在踏入零點前的一分鐘,她舉起一瓶印着「黎明來臨前」的手工啤酒,在「明天」來臨前拍下一張照片。我看到有些東西,彷彿隨着照片,定格在今夜此刻。

那夜我們沒看到月亮,但在深夜小巷裡擁抱哭泣的彼此時,我們於黑夜裡看見對方。並且在後來漸漸知道,就算在太陽未能照常升起的日子,我們也能在永夜裡為此帶來溫柔美好的光亮。我們的月亮,照常升起。

(原文刊於2022.09.09澳門日報新園地_散策人間;2022.09.10增修。波本。)

(攝於祐漢黃金商場天台停車場_2022.09.09)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